打猎的故事

(节选自《吹牛大王历险记》

(德)戈·毕尔格 于·屈佩尔 亨·屈佩尔

曹乃云 肖声

 


 

主页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眼睛里冒出的火星    用猪油逮野鸭

    通条穿起来的鹧鸪    钉在树上的狐狸

    瞎眼的母野猪    活捉公野猪

    头上长着樱桃树的鹿    打火石相撞炸大熊

    一拳打进狼的肚子里    疯了的外衣

    像刚才那种有趣的场合,只要有机会,就可以碰到,真是不胜枚举,我就不一一去讲了,因为我还想给你们讲一些内容各异的打猎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更稀奇,更有趣。先生们,你们不难想象,我向来就善于同那些精明强干的家伙打交道,而他们也懂得利用开阔的林区,无拘无束地活动。我到林区打猎,不仅是丰富多彩的消遣,而且每次我都特别幸运,总是满载而归,这至今还引起我愉快的回忆。

    一天早晨,我在卧室的窗口,发现不远的大池塘上游着一群野鸭子。我立即从墙角里,一把抓起猎枪,冲下楼梯。在匆忙中,我一不小心,脸撞在门柱上。撞得好厉害啊,我的眼睛里冒出了一大串火星儿。但这也没能拦住我。我很快跑到池塘边。当我举枪瞄准,刚想开枪时,我懊恼地发现,刚才猛烈的一撞,使打火石从枪机里弹掉了。怎么办呢?时间可不能耽误啊。幸好我突然想到刚才眼睛冒火星儿的事。于是我打开点火盘的盖子,端起枪对准野鸭子,同时握紧拳头用力朝自己的眼睛打了一下。这猛烈的一拳又打出了许多火星儿,点着了火药,枪响了。这一枪击中了五对鸭子,四只红颈鸟和一对水鸡。是啊,急中生智,是果敢行为的灵魂。士兵和海员常常靠此幸免于难,猎人打到猎物不仅要归功于运气好,更要归功于急中生智。

    有一次,我打猎经过湖边。湖面上游着十几只鸭子,但它们分散在四处,此时我一枪只能打到一只;而更倒霉的是,枪里只有最后一颗子弹了。要是能把它们全逮住就好了,因为第二天我要宴请一大帮朋友和熟人。忽然我想起在我带的干粮里还剩有一小块猪油,放在猎物袋里。于是,我把一根很长的牵狗绳拆成四股,一根根接了起来,绳子长了四倍,然后在绳子的一端系上猪油。这时我藏到岸边的芦苇丛里,抛出了诱饵。我高兴地看到离得最近的那只鸭子迅速地游了过来,把它吞了下去。其余的鸭子全跟着第一只鸭子游了过来。因为绳子上的猪油滑溜溜的,所以很快就经过鸭肠子,从鸭屁股后面滑了出来。紧接着,它又被第二只鸭子吞下了,又从鸭屁股后面滑了出来。没有几分钟,猪油在所有鸭子的肠子里漫游了一次而没有被从绳子上扯掉。就这样,所有的鸭子像珍珠似地穿在绳子上了。别提我心里有多高兴了,我把鸭子拖上了岸,把绳子在肩上、身上绕了几圈,就上路回家了。离家还有好长一段路,这么多鸭子压在身上重得要命。我倒有点后悔,鸭子逮得过多了。这时突然发生了一件对我有利的怪事,起初我着实吃了一惊。原来鸭子都还活着,一开始它们是吓懵了,等恢复过来,便开始用力拍打翅膀飞了起来,把我带到空中。要是换了一个人,就不知如何是好了。只有我才能急中生智,把不利化为有利。我用外套的下摆当作舵,驾驶着这串鸭子朝我的家飞去。一会儿就到了我家房子的上空,现在就看我怎样完好无损地着陆了。我一只一只地扭断了鸭子的脖子,慢慢地降落了,正好掉进自家厨房的烟囱里。幸好炉灶里没有生火,我从灶门里出来时,我的厨子惊得目瞪口呆。

    类似的一件急中生智的事是逮一群鹧鸪。有一次,我外出试用一枝新猎枪,我带的子弹不多,偏偏在子弹都用光了的时候,从我的脚下,扑楞一声,跳出一群鹧鸪。我顿时想,一定要给晚餐添几只美味的鹧鸪。这种愿望促使我急中生智。先生们,我担保,我这方法,你们在紧急的情况下也可以用一用。这时,我看到那群鹧鸪落到了地上,便敏捷地把枪装好了,装的可不是子弹,而是枪通条,’我已经很麻利地把它的上端削得尖尖的。然后我走到鹧鸪跟前,它们一只接一只飞了起来,我马上扣动了扳机。我高兴地看到,通条连穿七只鹧鸪,它们连做梦也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串在一起了。通条慢慢地落在不远的地方。——正如俗话所说,万事只要动脑筋,想办法。

    还有一次,在俄国一片景色宜人的树林里,我碰到一只黑狐,它的皮漂亮极了。我想,要是用枪弹把它珍贵的毛皮打个洞,那未免太可惜了。这时那狐狸先生正好紧靠在一棵树下。我马上从枪筒里卸下子弹,装上一很大木钉,开了一枪。这一枪,打得很巧妙,把它的尾巴紧紧钉在树上了。我不慌不忙地走到狐狸跟前,掏出猎刀,在它的脸上划个十字口,然后举起鞭子狠狠地抽它,它的身子乖乖儿从漂亮的皮里窜了出来。看来这是一件真正的趣事和空前的奇迹。

    巧遇和幸运往往会弥补过失。我不久经历的一件事就是很好的例子。那次,我走进密林深处,看见一头小野猪,后面跟着一头大的母野猪。我放了一枪,可是没打中。小野猪独自飞快地跑掉了,大野猪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好像脚底生了根似的。我很奇怪,走近一看才明白,原来那只大野猪是瞎子,它嘴里咬着小野猪的一小段尾巴,只有这样它才能被小野猪领着向前走。我的子弹正好在小野猪和大野猪的中间飞过,把小野猪的尾巴打断了,大野猪还一直咬着那截尾巴。小野猪逃走了,大野猪失去了向导无法往前走,它就站住了。我抓起那段小尾巴,把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大野猪牵着回家,它服服贴贴地跟我走,我简直不用花力气。

    母野猪往往是可怕的,公野猪更要凶残、危险得多。有一次,我在树林里碰到一头公野猪,偏偏我既无进攻、又无自卫的准备。它像疯了似地一头向我冲来,我一闪身躲到一棵树后,才幸免于难。可它翘起的尖牙却深深地戳到树干里去了,不能马上拔出来,一时也无法再冲击。“哈哈!”我心里说,“看我马上来收拾你!”我拿起一块石头,把它卷起的尖牙完全敲进树干里,它的牙就像铆钉似的被紧紧铆住了,这下它再也无法逃脱。它只好乖乖儿地在原地等着。我从就近的村子里找来了手推车和绳子,把它活生生地捆住,完好无损地运回了家。这件事我干得真出色。

    先生们,毫无疑问,你们一定听到过关于猎人守护神圣休伯特的故事,也一定听到过不少关于一头犄角间长有神圣十字架的壮丽的鹿在森林里与他相遇的故事。每年圣休伯特节,我都要和欢乐的人群一起,向他献上我的祭品。虽然我也成百上千次见过这头鹿,但那是在教堂里和绣在休伯特骑座星标上的,因此我以一个正直猎人的荣誉和良心起誓,我不敢肯定,过去是否有过这种长有十字架的鹿,今天是否还有。我宁可给你们讲一个我亲眼所见的鹿的故事。有一次,我的子弹都打光了,这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碰见了一只世上最雄壮、最美丽的鹿。它那么安详地看着我,好像知道我的子弹袋已经空了似的。我立即把火药装进枪里,还放上一把樱桃核,果肉已被我飞快地吃掉了。枪响了,樱桃核击中了它两角之间的额头。这一枪虽然打得它头昏脑胀,但它晃了几下脑袋,就逃走了。一两年后,我又到那片树林里去打猎。我看见林子里走出一只雄壮而美丽的鹿,两只犄角间长了一棵枝叶繁茂的樱桃树,有十英尺那么高。我马上想起上次打了一枪樱桃核的事,自然认为这头鹿是我早该猎取的财产了,于是我一枪把它打倒在地。就这样,我只放一枪,既吃到了烤鹿肉,又吃到了甜丝丝的樱桃,因为那棵树上结满了熟透的樱桃。我一辈子还没吃过这么鲜美的樱桃呢。现在也许有人会说,是不是某个神圣的打猎迷,比如一个爱好打猎的修道院院长或者主教,以另一种方法开了一枪,在休伯特的那只鹿的两角间安了个十字架?这样说,是因为这些先生向来就是由于为鹿额上安十字架而出名的,直到今天部分人还是如此。再说,一个正直的猎人碰到艰难险阻,甚至性命不保的情况也并不少见,必要时,他宁可采取一切办法试一试,也不让有利的时机失掉。我有好几次处在这种境地。

    我举个下面的实例,你们听了会有什么想法呢?

    有一次,我在波兰的一个森林里打猎。天黑了,子弹和火药都用完了。我走回家去,这时,一头可怕的熊,张着血盆大口胡我扑来,想把我一口吞下。我急急忙忙地掏遍厂所有的口袋,也没找到子弹和火药,只找到两块打火石,这是为应付紧急情况随身携带的。我使出浑身力气把一块打火石扔进大熊张开的嘴巴里,打火石从它的喉咙里掉了下去。显然这块打火石使熊感到极不舒服,迫使它朝左转过身去,这下我可以把另一块打火石扔进它的肛门了。扔得妙极了,打火石不仅进去了,而且在熊肚里同第一块打火石猛烈相撞,打出火来,轰隆一声,把熊炸成了碎块。有人说,第一块打火石使用得巧妙,尤其是它同第二块打火石相撞

时更妙,这就可以把像熊一样粗暴的学者和哲学家炸上天。——虽然我这次安然脱险,但我不想再次使用这种小玩意儿,也不想在没有其他防卫武器时同一头熊打架。

    然而,不知为什么,每当我赤手空拳的时候,那些最凶猛、最可怕的野兽就来攻击我,好像它们本能地觉察出我丧失抵抗能力似的。有一次,我刚从枪上拧下了打火石,准备把它磨尖一点,突然一只大熊吼叫着朝我扑来。我只能急匆匆地爬到一棵树上,准备自卫。可是不幸得很,在往上爬时,我的刀掉了下去,这把刀我正需要呢,这下我没东西可以用来旋紧螺栓顶住打火石了,也就没法开枪了。这螺栓本来就很难旋动。在树下,那只熊随时会爬上来伤害我,我不得不设法对付。像以前试过的那样,把眼睛打出火星儿来,这种办法,我可不想再试了,因为这会给我造成其他的麻烦,上次用后引起眼睛剧烈的疼痛,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失呢。我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下面那把插在雪地里的刀。然而热切的巴望没有使事情有丝毫的好转。终于我想出了一个主意,一个绝妙的主意。人在极度害怕时,总有大量小便,于是我对准刀撒了一泡,正好撒在刀柄上。那头可怕的熊,刚好也小了便。由于天很冷,滴水成冰,小便马上结成了冰凌,顷刻间在刀的上方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冰凌,一直伸到树上最低的枝条那儿。我随即抓住朝上竖起的冰凌,毫不费力地,但极其小心地把刀提了上来。我用刀旋紧螺栓,把打火石牢牢顶住,这时候熊先生已经爬在树干上了,“老实说,”我心里想道,“人也得像熊那样聪明,切莫错失良机。”这位熊先生终于接受了我衷心献给的霰弹礼物,永远忘记爬树的本领了。

    还有一次,一只可怕的狼出人意料地朝我扑来,离得那么近,我只能本能地挥起拳头,砸进它张开的嘴里。为安全起见,我拼命地把拳头往里塞,手臂全伸进去了,一直到肩膀。但是现在该怎么办呢?我不能说这种形势对我很有利。你们只要想一想,我是面对面地同一只恶狼在搏斗啊!恶狼瞪着我,凶光毕露。从它那一闪一闪发光的眼睛里,我清楚地看出,只要我把手臂一抽出来,它就会猛扑上来,把我撕成碎块。在这紧要关头,我抓住它的肚肠子,像翻手套似的,把它翻了个里朝外,然后把它扔在地上就回去了。

    这种小恶作剧我要是不在一条疯狗身上重演就好了。就在上面那件事发生后不久,在圣彼得堡的一条狭窄的小路上,一条疯狗在后面紧紧迫我。“拼命地跑吧!”我心里想。为了跑得轻快些,我脱掉了外衣,向疯狗扔去,自己飞快地跑到了家里。回家后,我叫仆人把我的外衣捡回来,挂进我的衣帽间。第二天早上,我被约翰惊慌的喊声吵醒了。“上帝啊,男爵先生,您的外衣疯了!”我急忙跳下床,跑到衣帽间,发现我所有的衣服都被扯得乱七八糟,撕成了碎片。我的仆人说得一点儿也不错,我的外衣疯了。我亲眼看见它扑向一件漂亮的新礼服,残忍地把它抖碎扯烂。

 

[译者]曹乃云,1945年生。华东师范大学德语专业教授。196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曾数次留学德国,就读于洪堡大学、歌德学院和卡尔斯鲁厄师范大学等学校。主要著作有:《旅德日常生活会话及指南》、《外国象征典故辞典》、《希腊古典神话》、《月夜——艾兴多夫诗选》、《圣诞节探源》、《祝你圣诞快乐》、《吹牛大王历险记》、《德意志童话》、《北欧童话》、《梦中的家园——一个瑞士妇女看上海》、《希腊神话英雄》、《豪夫童话全集》、《天使沉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