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蟠当班长

(选自《幽默红楼》)

周锐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薛蟠大惊小怪地跑来,嚷嚷着:“你们都把耳朵竖起来,有最新消息呢。”

茗烟问:“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薛蟠说,“要重新选班长了。如果选出了新班长,就是好消息。如果旧班长换不掉,就是坏消息。”

旧班长由探春担任,她对男生很凶,尤其是对薛蟠这样的捣乱分子。

探春最厉害的一招就是记名字。她看见谁站到课桌上演说,记名字。看见谁钻到课桌下捉迷藏,记名字。谁在贾老师背后连名带姓地说贾代儒怎样怎样,记名字。谁跟她说话不用“报告班长”开头,记名字。

而且她记名字时神气十足,像审贼一样:

“薛蟠,你又犯错误了!你要老老实实的,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姓名?”

“姓薛,叫薛蟠,外号‘呆霸王’。”

“没问你外号!性别?”

“男性。”

“第几次犯错误了?”

“记不清了。”

“不记清楚犯了几次错误,这就是个错误!”

这次重选班长,薛蟠就盼着有人将探春取而代之。

“哪怕选林黛玉当班长也比探春好,”薛蟠说,“林妹妹要是来管我,我吹口气也就把她吹跑了!”

“可是林妹妹孤僻惯了,她不会参加竞选的。”宝玉说。

“那,宝玉,你来当班长吧。”

“林妹妹会说我‘官迷’的。”

 

探春已在为争取连任拉选票了。

她先找兄弟贾环,“环哥儿,咱们是亲姐弟,你一定会投姐姐一票吧?”

“不高兴!”贾环没好气地说,“你当班长我从来没捞到好处,你会铁面无私,我今天也要铁面无私了。”

“那你是不肯选我啦?”

“我要大义灭亲。”

探春有办法治贾环。她说:“你不选我,我就不当这个班长啦,我选宝玉当班长。”

贾环急了,“你明明知道,宝玉是我的死对头,眼中钉!”

探春故意叹口气,“我不当班长了,总要有人当班长的呀。”

“那,”贾环只好钻进探春的圈套,“我还是选你算了。”

探春知道黛玉不愿意当官的,但她还是找到黛玉,“林妹妹,你长得这样好看,我一定要选你当班长。”

黛玉杏眼圆睁,感到惊讶,“当班长跟长得好看不好看有什么关系?”

探春装糊涂,“没有关系呀?”

“当然没关系!”

“那当班长跟什么有关系?”

“当班长首先得精明能干,像你这样的。”黛玉说。

探春高兴了,“那你觉得我适合当班长,一定会投我一票了?”

“我会投你票的。”

“一言为定!你要是不选我的话,我就选你,不管长得好看跟当班长有没有关系。”

“千万别这样,我保证选你就是了。”

黛玉与探春击掌为誓。

探春又去找薛蟠。

“薛蟠呀,”探春一见薛蟠就习惯地露出凶相,她像孙悟空那样用力把脸抹了几抹,这才将凶相弄得柔和一些。“薛蟠呀,又要选班长了,你该做好准备了。”

薛蟠见探春有求于他,顿时神气起来。“你是谁呀?姓名?”

“贾探春。”

“性别?”

“女。”

“哈哈!”薛蟠总算报了一箭之仇。他问探春:“我要是选你当班长,你打算怎样报答我?”

探春说:“我没钱买礼物送你,这样吧,你雇辆车来,把以前我没收你的那些玩具全都运回去吧。”

“真的?那要谢谢你了。”

“不过,”探春立刻声色俱厉地警告薛蟠,“下次你再敢把玩具带到自修课上来玩,被我没收了,那可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还啦。”

“那,”薛蟠想了想,“我还是不选你吧。不但我不选,还要鼓动大家一起把你拉下台。你太凶了,我吃不消你。”

 

薛蟠去问史湘云:“你还在用美人增白浆吧?”

湘云说:“用是在用,但太贵了,有点用不起了。”

薛蟠说:“到我家药店去买吧,只要你不选探春,我可以打九折卖给你。”

“才九折?”

“那就八折?”

湘云含笑摇头。

“七折?六折?五折?四折?三折?二折?一折?”

湘云还是摇头。

薛蟠一咬牙,“只要你不投探春的票,我白送你一瓶美人增白浆!”

湘云就问薛蟠:“你不让我投探春的票,要我投谁的票呢?”

“你该投谁?”薛蟠发了愣,“我还没想好呢。”

 

宝钗遇见宝玉,宝玉问宝钗:“宝姐姐,班长要换届了,拉票竞选好热闹,你打算选谁呢?”

“你猜不到的,”宝钗笑道,“我想选我哥。”

“选薛蟠?!你不是开玩笑吧?”

宝钗便对宝玉解释了一番,使宝玉也拥护让薛蟠当班长。

这时他俩听见校门口传来声声驴叫,不知怎么回事,赶紧跑去看。

原来是薛蟠赶来一辆驴车,车上装着从薛家药店运来的美人增白浆。

觉得自己不够白的女同学把薛蟠和驴车团团围住。

薛蟠高举一瓶美人增白浆,大叫:“把探春拉下台,免费让你白!”

有个女同学不放心,她打开增白浆的瓶盖看了看,闻了闻,问薛蟠:“我怎么知道这瓶里装的是不是普通的浆糊?”

薛蟠就将增白浆倒了一点在手掌里,然后啪地拍在那头驴的脸上。

驴脸开始变黄,变蓝,变紫,变咖啡,最后刷的一下变白了,黑黑的驴脸上出现一个白手印。

女同学们鼓掌欢呼,把手伸得长长的向薛蟠索取增白浆。

这时薛宝钗登上驴车,喊起口号:“风水轮流转!”

大家跟着喊:“风水轮流转!”

“这回选薛蟠!”

“这回选薛蟠!”

“等等,怎么回事?”薛蟠慌了,“我不愿让探春当班长,并不是我自己想当班长呀。”

宝玉就说:“为什么你不能当班长呢?”

从来没有人说过薛蟠能当班长。薛蟠害怕当班长。

薛蟠说:“你们别选我!不选我当班长的人,我送他两瓶增白浆!”

宝玉和宝钗就鼓动大家继续喊口号,使薛蟠的信心一点一点膨胀起来。

 

贾老师主持选举。

全班21人参加选举。之所以全班是21人就为了对付选举,如果是20人,选成1010就不好办了。

贾老师宣布选举规则:“我念候选人名字,念到你想选的那个,你就举起你的一只手。不要举脚,举脚的视为废票无效,明白吗?”

大家应道:“明白!”

“候选人是卫冕者贾探春和挑战者薛蟠。现在,同意探春连任的举手。”

一只手,两只手,三只手……一共举起十只手,包括探春自己的手。

那么,如果剩下的十一个人都选薛蟠的话,薛蟠将以1110挑战成功。

“现在,”贾老师说,“同意薛蟠的举手。”

一只手,两只手,三只手……一共举起十二只手。

贾老师想了想,不应该有这么多手的。他重新数一遍:一只手,两只手,三只手……他发现薛蟠自己举起了两只手。

贾老师对薛蟠说:“请你放下一只手,左手也行,右手也行,反正得放下一只。”

薛蟠说:“我不放下,左手也不放下,右手也不放下。”

贾老师说:“两只手是不能算两票的,不但不能算两票,连一票也不算,是废票。”

薛蟠说:“废票就废票。”

原来,在最后关头,薛蟠动摇了信心,给自己投了废票。

这样,1010,探春和薛蟠打平了,必须再战第二回合。

在休战阶段,宝玉和宝钗分别去找探春和薛蟠做工作。

宝玉对探春说:“当班长就像鸭子在火上烤,你让薛蟠到火上烤一回,他以后就不会烤你了。”

探春便想像自己是只鸭子,在火上烤是什么感觉,不在火上烤是什么感觉……

宝钗对薛蟠说:“当班长就像烤鸭子,你不到火上烤一回,怎么能证明自己是适合做烤鸭的材料呢?”

薛蟠挠挠头,“我一定要证明吗?”……

第二轮选举中,探春没再选自己,薛蟠没再给自己投废票。

薛蟠当上了“烤鸭”。

 

第二天上课前,薛蟠去请教贾老师,班长该做些什么。

贾老师说:“班长该做什么呢?别人叫你‘班长’时,你就答应一声‘哎’。”

“这个我会。”薛蟠问:“还有什么?”

“还有,要让别人觉得你像个班长。比如上课的时候,你最好在平时张嘴的时候闭嘴,在平时闭嘴的时候张嘴。”

照薛蟠的习惯,老师说话时他也说话,老师不说话时他也不说。为了像个班长,他努力改变说话的习惯。

下了课,贾老师对薛蟠说:“以后我不需要买你家的咙宝了。”

过去,课堂秩序被薛蟠弄得热火朝天,贾老师经常会把喉咙喊哑了,薛蟠就向老师推荐他家药店的“金嗓子咙宝”。今天一堂课下来,贾老师的喉咙居然没哑。

要上自修课了,贾老师给了薛蟠一个本子。

“薛班长,”贾老师说,“谁在自修课说不该说的,做不该做的,就把他的名字记下来。”

“好的。”

校工刘姥姥将上课钟敲响以前,班长薛蟠分别找了几个不大安分的同学。

他找了宝玉的保镖茗烟。“ming烟,你这个‘ming’是竹字头还是草字头?”

“是草字头。”茗烟觉得奇怪,“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做点准备。”薛蟠说,“免得等会儿把你们的名字写错了。”

自修课已经过去一半了,全班安安静静的,谁也没说不该说的,谁也没做不该做的。

薛蟠有点着急了。那个本子滴墨未沾,一个名字也没记上,以前探春当班长时从来不会这样。

薛蟠就来想办法。

他朝着茗烟做鬼脸。这个鬼脸很难做的,把鼻子和嘴巴上下换了位置。只要茗烟也回敬一个鬼脸,薛蟠就把他的名字记下来。

但茗烟看都不看薛蟠一眼。茗烟的神情一本正经,薛蟠别想找他的错处。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薛蟠写了个字条——

 

              探春学妹:

                  你我好比冤枉鸟,比翼双肥在人间。

                                               茗烟

 

他把字条揉成团,瞄准探春扔了过去。

纸团正中探春的后脑。

只要探春拾起纸团,打开一看,立刻会大骂茗烟。茗烟不是省油的灯,岂能平白受辱,一定反唇相讥。这样班长的本子上就不会一片空白了,这样一竿子可以钓上两条鱼。

但被纸团砸到的探春毫无反应。是故意不反应,看你怎么办。

 

下课后,薛蟠将那个本子交给贾老师。

贾老师问:“记了几个名字?”

薛蟠嘟囔道:“大家都很乖……

“一个都没记?”

“记了一个!”

贾老师打开本子,见上面记着“薛蟠”。

“班长真不好当……贾老师,什么时候再重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