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采珍珠的人

(选自《杜利特医生的邮局》第四部第四章)

[美]休·洛夫廷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早晨,医生起来简单地吃了点儿东西(在这穷得要命的地方不可能有一顿好好的早饭),就向尼安姆一尼安姆酋长打听上哈马坦岩去的路。酋长告诉他要在大海上大约划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那里。

    医生想,最好能有一只海鸟来带路,于是呷呷就找来一只鹬鸟,因为它正好在海滩上闲逛,没什么事。这鸟说它对那地方很熟悉,能给约翰·杜利特当向导是它的荣幸。于是医生和汪汪、呷呷、嘎布嘎布、小白鼠一起上了小划子,动身到哈马坦岩去。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他们享受着划船的乐趣——嘎布嘎布虽然不止一次差点儿把小划子弄翻,却依旧探身去抓经过的海藻,因为它发现鹬鸟爱吃它们。最后,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让它在小划子上躺下来,这样它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大约十一点钟,一群岩石小岛就出现了,他们的向导说,这就是哈马坦岩。来到这里,非洲大陆在他们身后已完全消失。这些岩石小岛像是千千万万只不同海鸟的家。当小划子靠近小岛时,海鸥、燕鸥、鲱鸟、信天翁、鸬鹚、小种海雀、海燕、野鸭,甚至野鹅都出来了,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人。当它们知道这个小胖子并非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约翰·杜利特本人时,马上传话回去给岩石里的海鸟,很快小划子上面的天空就被厚厚的一层翅膀所遮挡。海鸟们欢迎他来到它们家的叫声是那么真心实意,吵得你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不难看出,这些海鸟为什么把这个地方选做自己的家。因为这些岩石小岛都半沉在水中,岩石周围的海浪不时猛烈地冲击着、咆哮着,所以没有船只能来这里惊动这些鸟的安静生活。说实在的,即使乘着能在浅水中行驶的很轻的小划子,医生还是很难靠岸。可是欢迎他的那些海鸟引导着他巧妙地绕到最大的那个岛后面。那里有一个深水海湾,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小港口。医生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岛能留下来归可怜的酋长所有,因为没有一个国王认为它们有什么价值,它们既难以到达,又没有多少泥土可以种庄稼,到处光秃秃,无法挡风,贫瘠荒凉,一点儿都不吸引酋长的敌人。因此,许多年来,它们就一直归尼安姆一尼安姆酋长所有——虽然他们自己也难得到这里来。可是到头来,哈马坦岩将证明它比这个部落失去的所有土地都有价值得多。

    “噢!我认为这是个糟透了的地方,”离开小划子时嘎布嘎布说,“除了海浪和岩石,什么东西也没有。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呀,医生?

    “我想采点儿珍珠,”约翰·杜利特说,“不过我首先必须去看琵鹭,把这挂号包裹交还给它。呷呷,你能去给我把它找来吗?这周围有几百万只海鸟,我自己简直不知道怎么去

找。”

    “好的,”呷呷说,“不过我需要一点儿时间。这里有好多个岛,琵鹭又多的是,我得打听打听,看看是哪一只把珍珠寄给你了。”

    于是呷呷去调查这件事。起先,成群成群好奇的鸟一直跟着医生,他到哪里它们就跟着到哪里。等到它们对他的到来不再感到新鲜时,就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呷呷找了一通之后,回来告诉医生说,那琵鹭住在一个比较小的岛上。

    医生又回到他的小划子上,划向呷呷指给他看的那个小岛。那只琵鹭正在海边等着医生,并为没有亲自去欢迎他表示歉意,因为附近有海鹰,它不敢离开它的两个孩子。两个矮胖的小家伙和它在一起,它们现在只能走路还不能飞。医生打开包裹,把宝贵的玩具交给它们。两只小琵琶高兴得呱呱叫着,开始在平坦的岩石上用粉红色的珍珠当弹子玩儿。

    “你有两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呀!”医生对琵鹭妈妈说,“我很高兴它们能重新得到自己的玩具,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玩具丢失的。”

    “对,两个孩子很爱这些小石子,”那琵鹭说,“那么,你能告诉我它们究竟是什么吗?正像我在信中问你的,我是在一只牡蛎里面找到它们的。”

    “它们是珍珠,”医生说,“值很多钱,城市的太太小姐们都把它们戴在脖子上。”

    “噢,真的吗?”琵鹭说,“乡下的太太小姐为什么不戴呢?

    “这我倒不清楚,”医生说,“不过我猜想是因为它们太贵重了。这些珍珠,卖掉一颗就能买一座花园楼房。”

    “那么我把它们送给你好吗?”琵鹭问道,“我可以弄点儿别的东西给孩子们玩儿,这没有问题的。”

    “噢,不,”医生说,“谢谢你,我已经有花园楼房了。”

    “对是对,医生,”呷呷插嘴说,“你用卖珍珠的钱不一定再去买一座花园楼房,你要知道,可在别的事情上它可用得着啊!

    “琵鹭宝宝需要它们,”约翰·杜利特说,“我为什么要从它们手里拿走呢?

    “它们打粉红色的油灰球不是同样挺好吗?”呷呷说。

    “那种球是有毒的,”医生说,“琵鹭宝宝们非常喜欢珍珠的美,就让它们留着吧。不过,”他又对琵鹭妈妈说,“如果你能告诉我什么地方还能找到这种珍珠,我将很高兴。”

    “我也不知道,”琵鹭说,“我甚至不知道这些珍珠怎么会在我吃的牡蛎里面。”

    “珍珠总是在牡蛎里面的,它们就是在那里形成的,”医生说,“不过它们的数量很少,我最感兴趣的恰恰就是这一点儿——珍珠形成的有关知识。据说最初是一粒沙子偶然落到

了贝壳里,后来慢慢就形成了珍珠。我知道你们习惯吃牡蛎,希望能告诉我一点儿这方面的情况。”

    “我恐怕不能,”琵鹭说,“对你说实话吧,我是从别的鸟留在这儿的岩石上的一堆牡蛎当中弄到那几个的。我想那些鸟儿吃饱后就走了,还剩下不少。我们再到那堆牡蛎中去找找看,说不定它们里面还会有珍珠。”

于是他们来到这小岛的另一边,开始把那些牡蛎——打开。可是他们一颗珍珠也没有找到。

    “你知道这里的什么地方是牡蛎繁殖地吗?”医生问。

    “就在这个岛和相邻的那个岛之间,”琵鹭说,“我自己不捉牡蛎,因为我不善于潜到深水里。不过我见过别的海鸟在那地方捉牡蛎——正好在这两个小岛中间。”

   “我和它一起到那里去看看,医生,”呷呷说,“让我也来捉捉看。虽然我不是一只正规的潜水鸭子,但是我可以潜到相当深的地方,也许能给你弄到几颗珍珠。”

    于是呷呷和琵鹭就到那个地方去捉牡蛎了。

    过了大约一个半小时,这位忠实的管家就捉了好几个牡蛎,把它们拿到岛上来给医生看。医生和他那些宠物觉得撬牡蛎是件很有趣的事,因为他们不知道在里面能找到什么。可是他们在贝壳里面除了看到肥的或瘦的牡蛎肉外,什么也没有找到。

    “我很想自己潜下去看看,”医生说,“只要水不太深,我小时候在游泳池里潜水去捡六便士硬币时很拿手。”

    于是他脱下衣服,上了小划子,和宠物们一起划到牡蛎繁殖地。他一直潜到清澈的水底,汪汪和嘎布嘎布非常有兴趣地看着他。

    可是他上来时却像海豚一样直吹气,连一个牡蛎也没有捉到,得到的只是一嘴的海藻。

   “看看我能做些什么!”汪汪说,又一个采珍珠的跳出了小划子。

    这时候嘎布嘎布浑身也来了劲儿,趁别人还没阻止它,它就已经跳了下去。这小猎跳下去的是那么快,又那么笔直,所以它的鼻子一下子插到了海底的泥里。医生的那口气还没

缓过来,只好跟着跳下去救它。动物们这会儿已经都兴奋到了极点,要不是嘎布嘎布出了事,让小白鼠改变了主意,说不定连它也要跳下去呢。

    汪汪还是捉上来几个小牡蛎,可是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想我们都是些蹩脚的采珍珠人,”约翰·杜利特说,“当然,这里可能根本就没有珍珠。”

    “不,我还是不死心,”呷呷说,“繁殖地大得很,我肯定这里有许多珍珠。我想再到海鸟们那里去问问,打听一下是哪只琵鹭捉到长有珍珠的牡蛎的。能捉到那么一大堆牡蛎的鸟一定是个潜水能手。”

    因此,在医生穿衣服和嘎布嘎布清洗耳朵的时候,呷呷就到几个岛上去打听了。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它带回一只黑鸭子似的鸟,鸟的头上有一簇毛。

    “医生,这是鸬鹚,”它说,“是它捉到那堆牡蛎的。”

    “啊,”约翰·杜利特很高兴,“也许我们现在能找到什么了。你能告诉我吗,”他问那鸬鹚,“你是怎样弄到那些珍珠的?

    “珍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鸬鹚说。

    于是呷呷去向琵鹭的孩子们借来了它们玩的珍珠给鸬鹚看。

    “噢,这些东西啊,”鸬鹚说,“这些东西生长在坏牡蛎里,我捉牡蛎的时候从来不捉这一种,只是偶尔失误时才捉上来——我可不高兴去打开它们。”

    “可你怎样分辨牡蛎的好坏呢?”医生问道。

    “靠闻啊,”鸬鹚说,“里面有这些东西的闻上去不新鲜。我对我吃的牡蛎是极其讲究的。”

    “你是说到了水底下,靠闻你就能知道里面有没有珍珠,是吗?

    “当然。任何一只鸬鹚都能够做到。”

    “太好了,医生,”呷呷说,“目的达到了。现在你能弄到你需要的珍珠啦。”

    “可这些牡蛎繁殖地不是我的。”约翰·杜利特说。

    “噢,天啊!”鸭子叹了口气,“为自己设置这么多障碍怎么能发财呢?我弄不懂,它们是谁的呢?

“自然是尼安姆一尼安姆酋长和他部落里的人的,他们拥有哈马坦岩。对不起,”医生转向那鸬鹚问道:“能劳驾你弄到几个这种牡蛎给我看看吗?

    “非常高兴为你效劳。”那鸬鹚说。

    它说着就飞到牡蛎繁殖地去,像块石子那样一下子钻到了海水里。转眼间它已经带着三个牡蛎回来——两个在它的脚上,一个在它的嘴里。动物们屏着气围着看医生把它们撬开。第一个牡蛎里面是一颗灰色的小珍珠,第二个里面是一颗中等大小的粉红色珍珠,第三个里面是两颗黑色的大珍珠。

    “哎呀,多么漂亮啊!”嘎布嘎布咕哝着说。

    “珍珠在猪面前。”小白鼠格格笑着,“嘻嘻!

    “你太没有教养了!”猪抬起它的鼻子哼哼着说,“小姐在先生们面前;猪在珍珠面前!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0年3月第一版  责任编辑王公惠、王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