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和刘姥姥

(选自《幽默红楼》)

周锐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大观园学校原来的校工是焦大。

这位焦老伯刚来时还是挺受学生们欢迎的,因为他会讲战争故事,他说他曾经立下天大的功劳。

“我跟府上的老太爷上阵打仗的时候,比你们大不了多少,而且发育不良,瘦小得像只猴子。”焦大这样开始他的故事。

“那,”贾宝玉问,“你们的敌人不全是像瘦猴子的吧?”

“不是,有的像牛,有的像熊。”

“你打得过人家吗?”

“打不过。”

薛蟠就问焦大:“你不是说你立过天大的功劳吗?”

“这不假呀。”

“可是你打不过人家,怎样取胜呢?”

“我跟着老太爷一共打过三次仗,三次都是败仗,没打过胜仗。”

“没打过胜仗,哪里来的功劳呢?”大家弄不懂了。

焦大说:“败仗打得越大,功劳越大。第三次打了大败仗,遍地都是死人。有的没了胳膊,有的没了腿。张三死了以后变成了李四。”

大家更不懂了,“张三怎么会变成李四呢?”

焦大说:“张三的脑袋被砍掉了,李四的脑袋‘轱辘轱辘’滚过来,一下子粘在张三的脖子上了……

女生们立刻尖叫起来,林黛玉差点吓昏过去。

校长贾雨村走过来,他警告焦大:“你这故事少儿不宜,别往下讲了!”

焦大瞪了校长一眼,很不情愿地闭了嘴。

校长走后,宝玉仍旧缠着焦大,“你还没说明白,为什么‘败仗打得越大,功劳越大’?”

“是我把老太爷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我是不是立了大功?”焦大拍着胸脯,喷着唾沫。“没有我焦大,就没有贾家的荣华富贵,子子孙孙——包括你宝二爷。没有子孙,就用不着办这学校。不办学校,也就不需要校长啦。”焦大看见贾雨村又遛达过来了,就故意提高嗓门说给他听。

“焦老头儿,”薛蟠拍拍焦大,“这么说,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呢。”

焦大得意了,“哼,我当年吃过的苦你们谁想得到?逃命路上饿了三天,我偷来一个鸭蛋,自己不吃,让老太爷吃……

贾雨村提醒焦大:“偷盗是犯罪,别教坏孩子。”

焦大毫不理会,继续说道:“弄到半碗水,让老太爷喝,我自己喝马尿。”

女生们说:“好恶心!”

贾校长又嘟哝:“马上要开饭了,你别影响大家的食欲。”

“你算老几?”焦大火了,“什么样的杂种王八羔子就想教训焦大太爷我?”

“太不文明,太不文明……”校长惹不起这位贾家的功臣,只好堵着耳朵躲得远远的。

从此,校长再也不敢干涉焦大给学生们讲故事了。

 

“宝二爷,林姑娘,”焦大又来招呼听众,“要听故事的快过来!”

呼啦一下子又围起一大堆。

焦大开始讲故事了:“我跟府上的老太爷上阵打仗的时候,比你们大不了多少……

宝玉诧异道:“怎么还讲这一段?”

薛蟠说:“他大概只会讲这段。”

薛蟠就又拍拍焦大,“老前辈,你歇歇,我帮你说吧。”

“你都知道吗?”

“知道,知道。你那时候发育不良,发僵了……

探春说:“像只猴子。”

史湘云说:“后来你偷了老乡一个鸡蛋。”

小弟弟贾兰纠正湘云,“是鸭蛋。”

宝玉的保镖茗烟接下去,“你们渴得没水喝,只好喝马尿。”

捣蛋鬼贾环再作一点发展,“马也很渴,它舍不得把尿给你们喝,它就自己喝自己的尿。”

“好恶心!”女生们又大叫……

 

这以后,没人再愿听焦大讲故事了。

焦大好无聊,只好以酒浇愁。焦大喝醉的时候最快乐,这时候他可以看到所有他想看到的人,比如那位去世多年的老太爷。他向老太爷叙述喝马尿的故事,老太爷很耐心地听着,不会嫌他罗嗦,不会嫌他恶心。

喝醉的时候还可以不用看到那些他不想看到的人,比如那位贾雨村校长。贾校长明明站在他面前,他就是看不见。

“焦大,”校长吩咐他,“课桌椅坏了不少,你得修理修理。”

焦大说:“张三的脑袋被砍掉了。张三,你可是个好人啊。”

校长提醒焦大:“别让稻香村的鸡鸭跑进学校里来,弄得鸡屎遍地。”

焦大说:“李四也挺够哥们。李四,你死得太早了。”

贾校长气得七窍生烟,但他此时在焦大面前不是什么校长,而只是一团空气。

上课、下课必须按时敲钟,这也归校工管。可是,如果该敲钟的时候偏偏敲钟人喝醉了,那就乱了套了。

学校的钟声应该不紧不慢,节奏均匀,可是有一次醉汉焦大敲起了乱钟。乱钟是火警信号。于是四处的人们赶来救火,他们端着盆,提着桶……

人们发现根本没有火灾,大家议论着:

“没有火,我们不是白跑一趟了?”

“我们拿来的水不是没有用了?”

“也有用的,”其中的聪明人想出好主意,“我们可以用这水使乱敲钟的醉汉清醒过来。”

大家就将端着、提着的水献给焦大。

被浇得透湿的焦大醒来了。他清清楚楚地看见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老太爷,也不是张三和李四,而是校长贾雨村。

贾校长向焦大宣布“上面的”决定:“你得挪个地方了。”

“要调动我?”

“调你去田庄上,在那儿不用你敲钟,也不用你修课桌椅。看在老太爷的面上,还派个半大小子整天跟着你。”

“跟着我干什么?”

“听你讲那个喝马尿的故事呀。”

 

焦大从大观园消失了。学校不能没有校工,于是让刘姥姥来代替焦大。同时照顾了刘姥姥的外孙板儿,乡下孩子得以进入这个贵族学校读书。

但刘姥姥上班第一天就不争气。

那天贾代儒老先生正给大家上古董课,讲皇帝的圣旨,唐朝的的圣旨和宋朝的圣旨有什么区别。

呆霸王薛蟠嚷起来:“我知道,圣旨都一样的,太监捧在手里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戏里都是这样演的。”

贾环补充说:“圣旨的最后一句是‘钦此’。比如皇帝要送给贾老师一套房子,就会说,‘念贾代儒教书有功,赐给市中心豪宅一座,钦此。’”

贾老先生受宠若惊,说:“皇上还该赐给我一辆马车和一个车夫,因为这里离市中心很远的……”说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太贪心了,他现在要做的是努力把书教好,这才有可能引起皇上的注意,才会有以后的豪宅和马车什么的。于是他提醒学生们(也提醒自己)把心思收回到课本上来。

课本是枯燥的,贾老先生的讲授是乏味的。

大家就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就盼着早点下课。但下课钟声就是不敲响。

元朝的圣旨也讲完了。

明朝的圣旨也快讲完了。

“怎么还不下课?”宝玉对保镖茗烟嘀咕道。

贾老先生却毫不在意,只要钟不响,尽管往下讲。

这时大家都注意到有一种声音开始侵入,这声音挺雄壮,有韧性,有节奏,且音量越来越大。

茗烟溜出教室,在门房找到了声音的起源。

新上任的校工刘姥姥在打呼噜。

茗烟瞧了刘姥姥一会儿,便开始敲起钟来。

钟声把学生们释放出教室,他们围住刚被钟声惊醒的刘姥姥。

贾环没好气地挖苦刘姥姥:“刘姥姥,今天您没打钟,倒被钟打了您了!”

刘姥姥满面惭愧,连连道歉。

贾校长的脸色很难看,“刘姥姥,按照校规,您是要受罚的。”

宝玉说:“就罚刘姥姥讲个故事吧。”刘姥姥编的那个红袄白裙女孩儿雪下抽柴的鬼故事,曾迷得宝玉真派茗烟跑去寻访。

刘姥姥拍手赞成:“罚得好,罚得好。我就再讲个烛花姑娘的故事吧。”

大家便兴致勃勃地等着刘姥姥开讲。

“那是我小时候,一天夜里,我点着蜡烛做针线。”刘姥姥说道。“忽然‘啪’的一声,爆出一朵烛花,烛花里闪出——”

“我知道,”薛蟠说,“烛花里闪出一颗人头!”

“说得多恐怖,”薛宝钗不满意哥哥的粗鲁,“应该说,闪出一张人脸。”

“一张女孩儿的花一样的脸。”宝玉多情地想像着。

“不对,”刘姥姥笑道,“不是一张脸,因为我没看见嘴巴,鼻子,耳朵。”

黛玉问:“那,您只看见一双眼睛?”

“是一双眼睫毛,”刘姥姥说,“一双长长的眼睫毛,对着我眨巴一下,又一下。”

“啊——”大家发出惊叹。

宝玉不明白,“为什么只有睫毛没有眼睛呢?”

刘姥姥说:“是那精灵还在修炼,刚刚只修成眼睫毛。”

“后来呢?”黛玉又怕又想听。

“后来,眼睫毛不眨巴了,不见了,蜡烛一下子垮下来,蜡烛油向四面流,在桌上流成十根手指头。我就用自己的手指头去摸那十根手指头。”

“您敢摸?!”

“老人们说,摸了烛花姑娘的手指头,做起针线活儿心灵手巧。”

“啊——”大家又一次惊叹。

 

刘姥姥的故事比焦大的故事精彩多了。而且刘姥姥的故事永远不会重复,今天讲烛花姑娘,明天讲板凳将军,后天又会讲锅盖老太婆……

因此,大家喜欢刘姥姥经常在应该打钟的时候打呼噜,这样就可以罚她了,罚她讲故事。

但贾校长说:“老是耽误下课怎么行,恐怕只能像对焦大一样,也请刘姥姥卷铺盖了。”

宝玉对校长说:“可以不耽误下课的。”

“怎么?”

“我们发现,每次一到该下课的时候,刘姥姥就开始打呼噜了。她的呼噜打得很响,一点也不比打钟的声音轻。”

“你是说,可以用打呼噜来代替打钟?”

“这多好哇,又不耽误下课,又可以罚刘姥姥讲故事。”

贾雨村摸着胡子想了想,如果赶走刘姥姥,学生们听不到故事了,就会找他闹,要他讲故事。他肚子里只有一个故事,还是从焦大那里贩来的,大家已经不要听了……

“好吧!”贾校长只好同意了宝二爷的建议。

从此以后,一到听课听得没劲的时候,大家不再盼着钟声,而是盼着刘姥姥的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