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头脑”和“不高兴”

任 溶 溶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中外童话名家

    我有个邻居,今年十二岁,叫做“没头脑”。

    他名字叫没头脑,人可有头有脑。头还挺大的,眼耳口鼻,哪样不少。他读书也聪明,绝不能没脑子。大家叫他没头脑,因为他记什么都打个折扣,缺点零头。

    这孩子常上我家串门。玩了半天,走了。我把门刚给关上,蓬蓬蓬,外面敲门了。我开门一看,原来是没头脑。“对不起,我书包给忘了。”他一边脱帽子手套,一边进屋子找书包。他找到书包,走了。我把门刚给关上,蓬蓬蓬,外面又敲门了。我开门一看,还是没头脑。“对不起,我帽子给忘了。”

他进屋找到帽子,走了。我把门刚给关上,蓬蓬蓬,外面又敲门了。这回我把门打开,也不看是谁,就把一副手套塞出去:”没头脑,你的,拿去!”我进屋子一看,那不是他的书包吗?多半他回来找帽子,又把书包给丢下了。

    他过十二岁生日那天,我捧了一大包东西上他家。没头脑打开一看:“嗐,叔叔,您怎么送我那么多东西呀?妈,你看,叔叔送我铅笔、本子——连名字都给我写上了——皮球、手套、手绢、《罗文应的故事》…叔故,这顶帽子我可戴不下……”没头脑一面翻一面嚷,他妈妈就说了:“那你还不快谢”我说:“不用谢了,都是他自己的。”他妈妈听了不由得直叹气,冲着他说:“瞧你这个没头脑,大起来可怎么大事情啊,唉,大起来可怎么得了!”

    没头脑就是这么个没头脑。

    有一天晚上,他家“戒严”了。怎么呐?没头脑坐下做功课,练习本怎么也找不着。桌子的一个大抽屉、四个小抽屉都给拉了出来,里面的东西倒得到处都是。弟弟妹妹一看不

妙,马上蹑手蹑脚躲到屋子外面。四岁的小胖子站在屋子门口,看见有人来就摆手,叫他不要响。弟弟妹妹都知道,哥哥一找不着东西,准得拿他们出气:

    “我的本子,八成你们给拿走了!

    “你们吵个没完,我头都给闹昏了,本子也不知搁哪儿去了!”

    “走开走开,别碍手碍脚的!”

    一下子,桌子上、床上、地上都是翻出来的东西。大前天半天没找到的橡皮,翻出来了。前天半天没找到的毛笔,翻出来了。昨天半天没找到的笔盒,翻出来了。今天早晨半天没找到的算盘,翻出来了。就没找到现在等着用的练习本。没头脑这份累呀!他在椅子上坐下来,唉,屁股上是什么呀?他一摸,屁股口袋里不正是练习本吗!没头脑松了口气,就想做功课。可是课本呢?它刚才还在桌子上,这会儿满桌子都是书,往哪儿去找哇?没头脑一下泄了气,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直发呆。

    正在这时候,妈妈回来了。“妈妈!”弟弟妹妹象大阴天看见了太阳,欢天喜地地扑过去。妈妈走进屋子一看:“唉,没头脑,又是这么回事!也不知哪天我回来能看到屋子里整整齐齐的!”妈妈一面收拾东西,一面直叨唠:“瞧你这个没头脑,大起来怎么做大事情啊,唉,大起来怎么得了!

  这几句话没头脑听都听烦了。他撅起了嘴,嘟囔着说:“这是小事情,算得了什么,才不在乎呐!大起来做大事情,那可是另外一回事!”他一不高兴,功课也不做了,就上床去睡觉。

    没头脑躺在床上,心里说:“这点小事,也犯得着嘀咕个没完!哼,瞧我大起来好好做几件大事情给你们看看。可是我哪天才能长大起来呢?等不及了!等不及了!”

    没头脑正在想心事,只听见窗外有人叫他:“没头脑,快出来,有好玩儿的!出来,快点!

    没头脑竖起耳朵一听,是他的要好同学“不高兴”。他连忙起来打开窗子,只见不高兴上气不接下气,说:“快走,碰上仙人了!”没头脑正在生妈妈的气,二话不说,跳出窗子,跟了不高兴就跑。

    这个不高兴怎么叫不高兴呢?也有个道理。他有那么个怪脾气,一件事情,大伙儿谈得好好的,他偏来个“不高兴”,这也不高兴,那也不高兴。大伙儿要上东,他不高兴上东,要上西;大伙儿上西了,他又不高兴上西,要上东。这么个’人,谁还高兴跟他玩呐!可你不高兴跟他玩,他可是不高兴你不高兴跟他玩,换句话说,就是他偏高兴跟你玩。真把人是小事,跟大起来做正经事情一点儿没关系。我真想变个大人,做件大事情让大家瞧瞧。”

    仙人说:“好哇,这好办,我就让你变个大人。可每个人都得干一门活,你爱干哪门呢?

    不高兴想了半天,这门活不高兴,那门活不高兴,最后他想起来了,有一回他在联欢会上跟大家一起合唱,唱得好好的,不高兴忽然不高兴唱得那么快,于是一个人慢悠悠地唱起来,弄得这个合唱怪腔怪调的还不说,大伙儿一个曲子唱完了,他才唱了三分之一,大家只好听他独唱,唱完那剩下的三分之二。打那回起,大家不敢请他表演节目了,他想演戏,大家都朝他拱拱手,不让他演。这会儿不高兴想起这个,心里那份不高兴啊,他就马上拿定主意当个演员,好好于他一下,出这口气。

    仙人口中念念有词,正要说“变”,不高兴一把拦住他。仙人说:“怎么,又不高兴啦?”不高兴说:“不!!我有个好朋友,老挨批评,也让他高兴高兴吧!”他的好朋友是谁?就是没头脑。于是没头脑和不高兴急忙跑来了。没头脑说大起来要做个建筑工程师。

    仙人说:“我可急着要上天啦。我现在把你们变成大入,在原来地方等你们一个月,你们不来我就走了,切记切记!”说着他念了几声咒语,一说“变”,只见不高兴和没头脑两人象竹笋一样,呼地一下子高了起来。他们两人,于是一个成了演员,一个成了建筑工程师。

    却说没头脑成了建筑工程师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想到给小朋友们建筑一座少年宫,让全市少年儿童能同时在里面过节日,过星期日。他画了个图样,是座三百层的大房子,大厅有万把个,有剧场,有运动场。有游艺场,有图书馆……总而言之,应有尽有。

    房子就照着他那个图样盖起来了。

    过了两天,没头脑收到请帖,是少年官请他看戏。他到少年宫去,一路上只见两旁人山人海,热闹非常,跟大游行差不多。一个个小孩身上背个行军袋,脚下穿着运动鞋,还有些孩子抬着篷帐、汽油炉、锅子、水桶、被子、毯子、褥子。还有些孩子扛着小担架、医药箱。这些人全都朝着一个方向走。没头脑心想,这些孩子多半上哪儿露营去吧,也不多问,就管自己上少年宫去。

    走不多久,没头脑抬头一看,不远就是他亲自设计的少年宫。这座大楼高不见顶,半腰里云彩缭绕。它不但高,而且大,每一层有汽车、电车行驶。这不是一座房子,象一座一层层的城。没头脑心里说:“怎么样,这件大事情做得不赖吧?

    没头脑走到少年宫门口,刚想进去,守门的同志把他一把拦住,问他进去干什么。没头脑拿出请帖:“我是来看戏的。”守门的同志说:“对不起,您这样去看戏,怕戏没看成,人倒饿死了。你看别人去看戏,都得带吃的睡的东西呐。”没头脑听了这话,这才看到他以为是去露营的人都是进少年宫来的。没头脑摸不着头脑,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忙把请帖拿出来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请你在21日到达少年官门口,出发到少年宫225楼去看216日演出的戏。一路上不供膳宿,粮食寝具都请自备。

        看戏要带粮食寝具,这倒新鲜。没头脑忙问是什么道理,守门的同志说:“说来真是抱歉。这房子虽有三百层高,可是只有楼梯,没有电梯,上去只好一步步走。剧场在二百二十五楼,算下来上去得走半个月,加上看完了戏下来走半个月,前后就是一个月了,你不带吃的东西,那不要饿死吗?”守门的同志看见没头脑呆住了,心想他没有吃的睡的东

西,急坏了,就安慰他说:“不要紧,我给你开一张条子,一路上会照顾你吃的睡的。”

    没头脑直到这会儿没开口,他是没法儿开口。电梯给忘了!设计图样的时候怎么不好好想想呢?

    这时候有几个学生走过:“我这回考试门门功课得满分,让我到少年宫来看一场戏。寒假一共休息一个月,正好来得及。”

    没头脑硬着头皮,接过守门同志的条子,悄悄跟着大伙儿进少年官。这少年宫里真个是富丽堂皇,就少一样:电梯!

这时候孩子们上楼,一个个精神百倍,有说有笑,嘻嘻哈哈,你追我赶。第一天是这样,第二天也还好,第三天就差劲了,第四天大家不唱歌也不跑了,悄没声儿地走着,到了第五天第六天……大家都垂头丧气,怨起工程师来了:“这么高的房子,连个电梯都没有!”“一定是给忘了!“没头脑!”“这工程师准是从小就没头脑,长大了做大事情还那样!”没头脑一旁听了,不吱一声,心里实在的惭愧。

    没头脑跟着大家上楼,一天不停,走了十五天,总算来到了剧场。剧场外面的衣帽间、休息室堆满了被子、毯子、锅子、炉子以及粮食。假定说每个人出发时带三十斤粮食,走了半个月,还剩十来斤,那么五六千人来看戏,单粮食就有十万斤,这儿象个粮仓了。

    没头脑来到剧场,一看节目单,你说是谁在演出?原来是他的老朋友不高兴。这次演的戏是《武松打虎》。大家一定知道,《武松打虎》是古典文学名著《水浒传》里的一段故事,讲的是好汉武松喝了酒过景阳冈,遇到老虎,抡起拳头,三拳两拳就把它给打死了。不高兴演的就是这只老虎。大家不要以为演老虎简单,才不简单呐。老虎得演得猛,演得不猛,就显不出武松的本事。老虎可是个重要脚色。

    这时候,剧场里锣鼓康康康康敲了起来。天鹅绒幕布拉开,台上一片阴森森的夜间景色。一个醉醺醺的人歪歪倒倒地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棍棒。这人就是武松。霎时之间只听见呼的一声,武松猛地一惊,酒也醒了几分,只见树木面扑出一条吊睛白额虎,这猛虎就是不高兴。他向武松扑来,跳得高,窜得快,观众起劲得拼命拍手。武松迎头给它一棒,棒断了,就赤手空拳跟他打。锣声康康康康敲个不停,武松、老虎厮打个不住,一来一往,足足打了两三个钟头,武松呼噜呼噜直喘气,老虎还是精神赳赳。武松轻轻跟老虎说:“够了够了,你得倒下来装死了!”老虎回答说:“不高兴!”康康康康,又打下去,足足打了四五个钟头,武松拳头都举不起来了,央求老虎快点躺下来,老虎还是说:“不高兴!”康康康康,又打下去,足足打了十几个钟头,武松动都不能动了,恳求老虎马上躺下来,老虎只是蹦过来跳过去,一个劲儿说:“不高兴不高兴!”武松打虎打了半日半夜,还是不分胜负,剧场只好宣布暂时休息,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场分解。

    到了第二天,幕才拉开,养好了精神的老虎凶猛地跳出来,武松懒洋洋地跟在后面,两个一打,又是十几个钟头,武松求过老虎多少回,请他死了算了,无奈老虎斩钉截铁回答他:“不高兴!”“不高兴!”“不高兴!”最后又只好休息。

    第三天,第四天…没完没了地打下去,也不知是武松打虎还是虎打武松,武松怎么也打不死老虎,老虎怎么也“不高兴”死。台上这么一天天往下打,台下的观众可就着急了:

    “再打下去可不行了,粮食不够了!”   

    “再打下去可不行了,学校要开学了!”

    “再打下去可不行了,妈妈要坐飞机来找我了!”

    连观众都求起老虎来了:“帮帮忙,倒下来死了吧!”可是老虎就是“不高兴”死,生龙活虎地蹦过来,跳过去。还喊:“不高兴!就是不高兴!”

    没头脑越看情形越不对,觉得不高兴的毛病跟自己的毛病一样,都给大家带来害处。正当台上武松给老虎逼得没办法,都快讨饶了,而老虎还在张牙舞爪,神气活现的时候,没头脑冲到台上去,一把抓住老虎的尾巴,也不管老虎狂吼大叫,死不高兴走,就把他倒拖下台,奔到剧场门口,骑上楼梯把手,呼呼地直往下滑,用一分钟十五米的速度,转过来转过去,转过去转过来,七转八转,一天就滑到了楼下。到了少年宫门口,坐上汽车,来到仙人的地方。

    这时候,仙人算算一个月的期限已满,正要上天,没头脑倒拖着不高兴赶来,连忙求他说:“谢谢您,把我们变回去吧,变得跟原来那么小,让我们从头来过,得从小养成好的习惯呐!

    一转眼,没头脑他们就缩成原来的样子,一点也没大,一点也没小。他们回到家里,累得倒头就睡。仙人也就回到天上,从此以后,咱们就再看不到仙人了。

    第二天没头脑一觉醒来,把浑身上下看了个够,就象没出过什么事一样嘛。他上学前上我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说你这是做梦。他说不管是不是梦,“从小养成好习惯总是对的,幸亏仙人把他们重新交回来,要是仙人走了,还不知道怎么得了呐!临了他把帽子、手套、围巾、书包都检查过,不少了,才走。我很高兴,决定不再叫他没头脑了,随手关上了门。可是蓬蓬蓬,门响起来了,我一楞,怎么,没头脑还是没头脑?我开门一看,果然是他。他说:“叔叔,对不起,我有一样东西送回来给您,是您上回忘了在我家的。”说着,他递给我一支钢笔,就飞也似地走了。

    我就用他送回来给我的这支钢笔,记下了他的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