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夜叉美容院

(选自《幽默水浒》)

周锐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母夜叉孙二娘的快活林大酒店经营得还算可以。但客人多了,消息也多,有人告诉孙二娘:“如今大家注重形象了,开美容院能挣大钱呢。”

    “真的?”孙二娘心动了。

    孙二娘立刻将酒店作了改造,在墙上多装些镜子,并购进最新的美容设备。她自己呢,

交了学费去上美容培训班。

    孙二娘坐在一群女学员中,听一个胖女人讲课。

“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眉毛是什么呢?”胖老师问大家。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回答不出来。

老师挺生气,没人回答就得她自己说了,可她也不知道眉毛是什么。“别管它是什么吧,只要会做就行了。现在我来示范操作,哪位学员来当顾客?”

所有的手都举了起来,这可是免费美容的好机会。

一位娇小的学员被选中了。

    老师说:“再来一位助手,要力气大些的。

    “我来!”孙二娘自告奋勇。

    “给你工具。”老师将一个很像猪毛钳子的东西交给孙二娘,于是那娇小的学员比猪还惨了,因为猪在被拔毛时已经很安静了,而那学员在孙二娘手下把嗓子都叫哑了。

    “救命------!”

    就这样,孙二娘主动积极地帮老师当助手,很快学到了全套本领,高高兴兴捧着这所“赛西施美容学校”的结业证书回家了。

    鞭炮震天,母夜叉美容院立即开业。

    可是,尽管搞了八折酬宾,不见一个顾客上门。

    孙二娘远远看见矮矮胖胖的顾大嫂,拼命招呼:“顾大嫂,来吧,你是最需要美容的呀。”   

顾大嫂撇撇嘴,“孙二娘,你自己的尊容没有改变,谁肯来花冤枉钱?”

孙二娘去照镜子,她店里的镜子多,可照来照去还是一张夜叉脸。她叹口气,也许顾大嫂说得对。

这时又见白面郎君郑天寿从门前路过,孙二娘高兴起来,“帅哥呀,你来得正好!”

郑天寿摸摸自己的光滑脸蛋,“我可不需要什么美容。”

    “不是要你当顾客。”孙二娘解释说,“你能把自己保养得又白又嫩,来我这儿做技师,肯定受欢迎!”

    孙二娘舍得高薪聘请,于是郑帅哥正式挂牌上岗。

    店门外的大幅广告牌上画着郑天寿月亮般皎洁的面容,上写:

                特聘美容专家为您奉献郑氏增白秘方

    一些行人在看热闹。黑旋风李逵也挤进人群。一看招牌,“美容院?和我没关系!”李逵转身要走。

    “站住!”郑天寿高声宣布:“我有本事把你这黑旋风变成白旋风。”

    李逵不相信,“咱们打赌怎么样?”

    “睹就赌!”郑天寿回头喊道:“老板娘,拿个木桶来。”

    孙二娘拿来木桶,郑天寿便往桶里倒进他的郑氏白粉,再加水搅啊搅,搅拌成泥状。

    然后郑天寿对李逵说:“把衣服脱了。”

    李逵脱去衣服,露出一身毛茸茸的黑肉。郑天寿就操起一把泥抹子,往李逵身上抹白泥。

    旁观者窃窃私语,“这就叫美容?”“像泥水匠砌墙。”

    可惜这郑氏白粉不适应李逵的黑肉,一边抹着,一边簌簌地往下掉......

    李逵好高兴,向郑天寿伸手大叫:“你输了,拿钱来!”

    孙二娘满脸晦气地提出两串铜钱,一边嘟囔,“唉,还没赚钱,先输钱!”

    但此时郑天寿已经成竹在胸,他对笑眯了眼的李逵说:“今天给你铜钱,明天还要给你银子呢。”

    李逵走后,孙二娘正要发火,郑天寿不慌不忙说出一番话来,又使孙二娘露出笑容......

    原来的广告牌上,把“黑”字换掉“白”字,就成了“特聘美容专家为您奉献郑氏增黑秘方”。

    孙二娘照着郑天寿的主意,指着广告牌对众宣传:“现在开始流行健康美了,越黑越美......”

    她真的捧给李逵一盘银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黑模特了。”

    有道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李逵每天就到美容院门前上班。他只穿一条三角裤,一会儿正面、一会儿侧面地为行人们表演各种健美动作。

行人甲和行人乙讨论着:

“这是美吗?”

    “既然时兴,咱就不能落后。”

    行人乙勇敢地走进店门,但他立刻吓了一大跳,他看见一个比李逵黑得多的黑人。“你是谁?!”

    “我是郑天寿。我改名了,以后你们叫我‘黑面郎君’吧。”

    说完,郑天寿拿起大刷子,从桶里蘸了墨汁一样的东西,没头没脑地刷到顾客的脸上身上。

    过不了多久,梁山地区已是黑人成群。大街上黑男人和黑女人带着黑孩子。

    一次,一位梁山居民去京城走亲戚,她的姐姐住在那儿。

    姐姐一见妹妹,不由大惊失色:“你怎么黑成这样?!”

    妹妹说:“不是流行健康美吗?”

    “这种美太前卫了,我们现在还没法接受!”

    京城可是一切流行的源头,这消息传回梁山,大家都不愿做“黑人”了。

孙二娘不得不辞退了郑天寿。“等到你的‘健康美’不太前卫时,我再请你来。”

孙二娘暗自思忖:“为了掌握真正的潮流,我必须亲自去京城考察一下......”

    她来到京城,走在繁华拥挤的十里街上,注意地打量行人们。

    “好像京城的人也没什么特别......”

    孙二娘正在失望地自语,泼皮牛三上前搭讪:“这位太太需要什么服务?要换外币吗?”

    孙二娘本不想理睬流里流气的牛三的,但她注意到牛三的手臂上刺着一个牛头。

    她指着牛头问牛三:“京城在时兴纹身吗?”

    牛三说:“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先要付信息费。”

    拿到信息费,牛三开始吹牛:“你算找对人了,我牛三领导京城时尚潮流不是一天两天了......”

    回山的路上,孙二娘已经拿定了主意。“可以去请史进,他可是纹身专家......”

    无论酷暑寒冬,九纹龙史进坚持赤膊,他一向靠展览身上的九条龙满足虚荣心,可是参观者越来越少了,使他信心受挫。

    是孙二娘给史进吹来了春风,“史兄弟,你大显身手的机会到了!......”

    广告画换了史进的赤膊形象,写着------

        特聘美容专家为您奉献纹身绝艺

    听说京城流行纹身,美容院再次顾客盈门。

    插翅虎雷横要求:“希望能把我的诨号形象化。”

    史进一口答应,“没问题!”

    雷横的背上转眼便有飞虎展翅。

    史进又向两头蛇解珍建议:“我知道你喜欢蛇,刺在脸上不是更显眼些?”

    “行,拜托了。”

接着给九尾龟陶宗旺刺了乌龟,给旱地忽律朱贵刺了鳄鱼(忽律就是鳄鱼)......

    很快,梁山的居民们全赶了时髦。走在路上,他们互相指点着脸上身上的各种动物,互相开着玩笑。

    不久,住在京城的那位姐姐去梁山看妹妹。

马车停下,掀开车帘,见行人个个都有纹身,她被吓得魂飞魄散,“怎么满街都是牛三那样的流氓?”

她来不及去看妹妹,吩咐马车赶紧掉头......

    寨主宋江急匆匆来到美容院。

    孙二娘热情接待:“大哥光临,我给你对折优惠!”

    宋江的神色却十分严肃,“为保护梁山的旅游业,我下令取缔纹身!”

    这一来,众人便都来要求洗去纹身。史进慌了,“我没有这个本事......

    孙二娘只得又贴出启事------

              重金招聘能洗去纹身之专门人才

                          母夜叉美容院

    “这下吃大亏了!”孙二娘后悔莫及,“早知道不该丢掉老本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