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喜也报忧

(选自《幽默水浒》)

周锐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轰天雷凌振是个火药专家,神炮手。不打仗的时候,他会忙着为各种喜庆活动制作烟花炮仗。 

    王英和扈三娘离了一百次婚,现在又要结婚了。王英高兴地对扈三娘说:“咱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王英去找凌振,“帮我们做一个歌颂爱情的烟花,结婚那天要用的。”

    凌振说:“没问题。”

    歌颂爱情的烟花很快做好了,凌振把烟花交给王英,“拿去放吧,包你们满意。”

    举行婚礼的夜晚,王英点燃了烟花,只见一个心形的火团射上天空,一颗大的心又变成许多小的心。众人无不拍手欢呼。

    凌振向大家解释:“那些小的心,就是提醒大家‘小心’,一不小心就会离婚。”

    王英和扈三娘对凌振说:“你做的烟花效果不错,谢谢你。”

    凌振想得很周到,“我给你们多准备了一些,你们常常结婚,用得着的。”

    圣手书生萧让经常参加各种书法大赛。这次梁山探子又从京城带回好消息,“萧先生荣获一等奖!”

    “应该庆祝一下。”萧让满面春风地去找凌振,“请帮我做个烟花,要体现我的书法艺术。”

    凌振仍是那样来者不拒,“没问题!”

    体现书法艺术的烟花做好了,它像一支粗粗短短的毛笔。

    “毛笔烟花”开始发射,射出四朵焰火,第一朵是“替”,第二朵是“天”,接下来是“行”和“道”,完全是萧让的笔迹。

    园艺家张青老是在试验各种新奇品种。  

    他曾经培育成功梅花萝卜,白白的萝卜上长出了美丽的梅花图案。

    棚架上的一条条丝瓜在风中摆动,发出丁玲当啷的声音。丝瓜里悬着小球,这是不能吃只能听的铃铛丝瓜。

    张青园里的灯笼辣椒看起来很普通,可这种辣椒晚上会发光,真的成了一个个小灯笼。

    张青对凌振说:“我最近又试验成功一个新品种------

    凌振说:“我知道,你也想庆祝一下。没问题啦!”

    张青的新品种叫“杨柳石榴”。凌振说:“就用我的新品种来庆祝你的新品种吧。”

    张青和众人看见,射上天的烟花变成许多条柳丝倒挂下来,柳丝上结着石榴。张青说:“真棒!”接着他们又看见,柳丝上的石榴都爆开了,千万颗石榴子儿珍珠般地向四周洒落……

    病大虫薛永也兴冲冲跑来了。凌振心里嘀咕:“这老病号会有什么喜事?”

    “我,咳咳咳!……”薛永气喘咳嗽得说不出话来。

    凌振给薛永倒一杯水,“慢慢说,我知道你有气管炎……

薛永病多,上诊所的次数多于上厕所。山寨的医生安道全很感谢薛永为他提供各种实践机会,他指着厚厚的医书对薛永说:“除了妇科病,书上有的病你差不多都得过了。”

“书上没有的病我就不能得吗?我今天头发疼!”薛永的头发在发抖。

“这倒是没听说过……

薛永的邻居每天听见薛永打算盘的声音,以为他在算狗肉帐,其实他是在结算他那些形形色色毛病的进出情况。“今天得病7种,除病5种,原库存19种,共计……

    薛永高兴地对凌振说:“今天我的库存毛病只剩一种了,所以我想----咳咳,庆祝庆祝!”

    凌振说:“我给你做个药罐子烟花吧。”

    这烟花射上夜空,是个药罐子形状。然后------乒!乓!炸得粉粉碎。

    凌振对薛永说:“药罐子碎掉了,祝你健康快乐。”

“十分感谢!”

    军师吴用来给凌振提建议:“凌师傅,你做的烟花确实出色,不过你不能总是报喜不报忧啊。”

吴用微笑着走开了。凌振有些发愁地自言自语:“军师说得对,可怎样报喜又报忧呢?”   

“别发愁,我来帮你。”

“谁在说话?”凌振东张西望不见人影。

鼓上蚤时迁无声无息地从梁上跳了下来,他老爱这样神出鬼没的。

时迁以前总是偷坏人的东西,但上山以后很少遇到坏人了。他想:“要是偷好人的东西,我就成了坏人啦。”

    到了手实在痒得难受的时候,他不得不偷。虽然事后他都会把东西还给失主,但总要造成不愉快。

    时迁对凌振说:“以后我手痒的时候就来告诉你,你就马上‘报忧’。”

凌振说:“行。”

    一到时迁手痒的时候,凌振就放三只手烟花。嗤溜!嗤溜!嗤溜!射出三朵焰火,每一朵焰火是一只手。

刚被时迁偷过的卢俊义,紧紧抓住挂在腰间的玉麒麟,一边警告别人:“大家要当心了!”   

时迁没有可乘之机了,也就没什么不愉快了。“嘻嘻!”他对卢俊义笑一笑。卢俊义一边继续抓紧玉麒麟,一边也对时迁笑一笑,“嘻嘻!”

    这天,薛永又来找凌振,他捂着肚子,面容痛苦。“我吃了不卫生的东西,肚子疼……

凌振说:“你应该找安医生才对呀。”

“为了大家的肚子不跟我一样,我还是应该先来找你。”薛永说,“我吃了曹正卖给我的病猪肉。”

凌振问:“你肯定那是病猪肉?”

“久病成良医,我的肚子不会骗我。”

“嗯,事关曹家肉店的声誉,不能不慎重些……

    凌振找来时迁,“你不是手痒吗?现在有个好机会……

    时迁就去曹家肉店,悄悄割了一小块肉。然后送到安医生那儿化验。

    安道全用一个装胡椒粉的小瓶在可疑的肉上洒了药粉……不一会儿那肉变得乌黑。“果然是病猪肉!”

    凌振立刻做了病猪号炮。这炮弹飞得高高,爆炸的声音挺怪的,“噜----!”

    病大虫薛永向大家宣传:“只要听见空中猪叫,就别去曹正那儿买猪肉。”

    要是空中传来“哞----!”这就是病牛号炮了。

    时迁每天要去肉铺取肉化验,也算有用武之地了。只是弄得曹正老是提心吊胆的。

    给肉铺报了几次“忧”后,操刀鬼再不敢做鬼事,大家可以放心买肉了。这天曹正来对凌振说:“朱富的酒店老是掺水,也该给他报报忧。”

    凌振寻思着:“也要找个行家去监督……

    凌振去找圣水将军单廷圭,“只要和水有关,单将军是最有办法的了。”

    单廷圭一口答应:“没问题,瞧我的。”

    单廷圭手拿一把折扇,立刻前往朱富的酒店。

    专门打探消息的旱地忽律朱贵,听到风声赶紧去给朱富报信,“兄弟,你要有个准备……

    于是,一见单廷圭到来,笑面虎朱富便满面堆笑:“单将军,请到雅座,上等好酒包您挑不出毛病。”

    “我不喝酒,随便转转……”单廷圭“哗”地打开折扇,一边扇着,一边朝店堂里走。朱富紧张地跟在后面,他看见圣水将军的扇子上画着一个圆圆的太阳。

    单廷圭走到大酒缸旁停了下来,他对朱富说:“你这酒里掺了水。”

    朱富大惊,“你怎么知道?!”

“我这是阴阳测水扇。”单廷圭指着他的扇子说。朱富发现扇子上那个圆圆的太阳已经变成了弯弯的月亮!“水分太多,扇子上的太阳就会变成月亮。”

朱富目瞪口呆。

凌振便又做了警告号炮,让大家别去喝掺水的酒。点着了火,刚要去点炮捻子,朱富慌忙跑来,“别放炮,我再不掺水了!”

凌振说:“好吧,给你一次机会。”

梁山兽医紫髯伯皇甫端,兼任梁山环保协会会长,他也来向凌振求助。“救救珍稀动物七不像……

凌振不明白,“什么是七不像?”

皇甫端精通各种动物语言,只听他发出一阵怪叫,一头怪模怪样的动物跑来了。

这动物长着象鼻,牛角,兔耳,长颈鹿的脖子,骆驼背,马腿,老虎尾巴。凌振惊叹:“稀奇稀奇真稀奇!”

    “可是解氏兄弟正在拼命追捕它,”皇甫端说,“七不像快要绝种了。”

凌振让皇甫端当翻译,“叫它把脖子低下来。”

七不像听了皇甫端的翻译,乖乖地低下它那长颈鹿的脖子,凌振便在那对牛角上安装号炮发射架……

这以后,一遇见两头蛇解珍和双尾蝎解宝,七不像立即发射求救号炮。

好汉们急急忙忙从四面八方赶过来……不一会儿,被捉住的不是七不像,而是那两个要捉七不像的猎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