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

(选自《杜利特医生航海记》第五部第九章)

[美]休·洛夫廷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们被一阵音乐声吵醒,中午时分明晃晃的阳光从我们的门外射进来,门外好像有乐队在演奏。

    我们爬起来朝外看,发现我们的房子已被波普西佩泰尔人团团围任。我们已经习惯了随时有很多好奇和崇拜的印第安人登门的情况,可是现在的情形却完全不同。这一大群人穿上了他们最好的衣服,闪亮的珠子、鲜艳的羽毛和华丽的毛毯使这场面缤纷多彩,每一个人的情绪都很好,又唱歌又弹奏乐器——大部分是彩色木笛或者皮鼓。

    我们找到了波利尼西亚——我们睡觉时它已从巴格贾格德拉格那儿飞了回来——正蹲在我们房子的门柱上看着这热闹场面。我们问它这样的场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选举结果刚刚揭晓,”它说,“新酋长的名字中午时公布了。”

    “新酋长是谁呢?”医生问道。

    “是你。”波利尼西亚平静地说。

    “我!”医生喘了口气,“哎呀,这是怎么搞的!

    “是的,”它说,“就是你——而且他们给你改了姓。他们认为杜利特这个姓对于一个做了那么多好事的人来说是不准确也不够尊敬的。因此你现在被他们称为约翰·想得多。你喜欢这新名字吗?

    “可我不想当酋长。”医生很烦躁地说。

    “你现在要辞掉这个职位恐怕已经十分困难了,”它说,“除非你愿意坐上他们的一条摇摇晃晃的小划子重新被放回到大海上去。你要知道,你不仅被选为波普西佩泰尔部落的酋长,而且你还是一个国王——整个蛛猴岛的国王。巴格贾格德拉格人急于要你统治他们,并派了探子和信使先你而来。当他们知道你昨夜已经被选为波普西佩泰尔部落的酋长时,他们痛感失望。巴格贾格德拉格人宁愿放弃自己的独立也不愿意失去你。他们坚持把自己的领土和波普西佩泰尔人的领土合并在一起,以便把你立为两个部落的国王,因此你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噢,天啊!”医生呻吟着说。“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这样热情!该死,我不要做国王!

    “我想,医生,”我说,“你应该感到十分自豪和高兴才对。我希望我有机会也成为国王呢。”

    “唉,我知道这件事很不错,”他悲哀地扯掉他的靴子,“不过麻烦也就在这里,当你负不起这个责任时,你觉得该推掉时就坚决推掉。我有很多自己的工作要做。自从登上这个岛以来,我简直没有一点儿时间能花在博物学上,我一直在做另一个人的事。而现在他们还让我继续这样下去!唉,我一旦被立为波普西佩泰尔人的国王,我就做不成一个有用的博物学家了,将只会忙于别的事了。到那时候,我只能是一个……呃……呃……只能是一个国王。”

    “不过,这也不错啊!”蹦波说,“我的父亲就是个国王,有一百二十个妻子。”

    “那更是糟透了,”医生说,“糟一百二十倍。我有我的工作要做,我不想当国王。”

    “瞧,”波利尼西亚说,“领导人来宣布你的当选了。快起来穿上靴子,扎好靴带吧。”

    门前的人群一下子向两旁散开,让出一条长长的通道,我们看见一群人正从这通道向我们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相貌堂堂的老印第安人,脸上的皱纹密布,双手捧着一顶木制王冠,尽管是木头的,却是一顶非常漂亮和华贵的王冠。王冠上刻着花,涂着美丽的色彩,前面有两根漂亮的蓝色羽毛一颤一颤的。老人后面跟着八个强壮的印第安人,抬着一副滑竿儿。这是一种下部和前后有长把手可以抬起来的椅子。

    那老人单膝跪下,头几乎触到地面,跟这会儿正站在门口扣好领子打上领带的医生说话。

    “伟大的人啊,”他说,“我们带来波普西佩泰尔人民的心声。你功高盖世,你心地善良,你的智慧比海还要深广。我们的酋长已经去世,人们呼唤一位伟大的领袖。我们原来的敌人——巴格贾格德拉格人,在你的教导下已经成为我们的兄弟和好朋友,他们也渴望在你阳光般的微笑中得到湿暖。请看吧,我给你带来了波普西佩泰尔神圣的王冠,自从这个岛分裂之后,人们不再在一位君主统治之下,这个王冠就再也没有国王戴过啊!仁慈的人啊,我们受这块土地上所有人的共同委托,将要在‘回音岩’举行最隆重的仪式,立你为我们的国王——整个漂流土地的最尊贵国王。”

    那些善良的印第安人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约翰·杜利特可能会拒绝。至于可怜的医生,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这样难受。实际上这也是我惟一一次看到他极其厌烦的样子。

    “啊,天啊!”我听到他喃喃地说,并拼命地东张西望,似乎想要逃走。“我怎么办呢?……你们谁看见过我把领扣放在  哪儿了吗?……没有领扣我怎么系上这衣领呢?这是个什么日子啊!……也许它滚到床底下去了吧,蹦波……我以为他们会给我一两天时间好好考虑一下。谁听说过把一个人从睡梦中叫醒,还没等他洗脸,就告诉他他要当国王的?……你们没有一个能找到它吗?也许你站在它上面了,蹦波,动动你的脚吧。”

    “噢,别管你的领扣了,”波利尼西亚说,“不戴衣领也能被加冕当国王,他们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一样。”

    “我告诉你,我不要被加冕,”医生喊道,“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被加冕。我来跟他们讲,也许他们会同意的。”

    他向门外的印第安人转过身去。

    “我的朋友们,”他说,“我不配接受你们给我的这个崇高荣誉,我没有当国王的这种本事。在你们这些勇敢的人们中间一定能找到许多更加适合领导你们的人。对于你们给我的这种荣幸、这种信任,我表示衷心感谢。不过我请求你们不要让我来承担我不可能胜任的任务。”

    老人把医生的话大声重复给后面的人听,那些人都坚决地摇着头,坚决不接受。老人重新向医生转过身来。

    “我们选中的就是你,”他说,“他们谁都不要,只要你。”医生那张尴尬的脸忽然闪过希望之光。

    “我去看长箭,”他悄悄地对我说,“也许他有办法解我的围。”

    医生请几位领导人原谅他走开一下,他就让他们站在门口等着,自己急忙朝长箭的房子走去。我也跟着他一起走。

    我们找到了身材魁梧的长箭,他正躺在家门外的草床上,观看这热闹的场面。

    “长箭,”医生赶紧用老鹰的语言和他交谈,好让旁边的人听不懂。“我处在可怕的危难中,特来求你帮忙。这些人要立我为国王。万一这样的事降临到我头上,我想要从事的所有的伟大工作肯定要完蛋,因为还有谁比一个国王更不自由的呢?我求你和他们谈谈,劝劝他们那充满好意的善心,他们的愿望是不明智的。”

    长箭用胳膊撑起身体。

“噢,好心的人,”他说(在和医生说话的时候,这似乎成了习惯的称呼),“你第一次向我提出希望我却不能完成,这实在让我难过。天啊!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些人死心塌地要留下你做国王,如果我干涉,他们会把我驱逐出境,到头来还是要给你加冕。你必须得当国王,哪怕是当一会儿工夫。我们一定会把国务安排得能让你有时间去研究大自然的秘密。以后我们也许能想个什么办法让你摆脱王冠的负担,不过目前你必须当国王。他们是一个顽固的部落,他们有他们的想法。你别无选择。”

    医生难过地从长箭的病床前转过身来,看见门外还站着那位老人,皱巴巴的双手依然捧着那顶王冠,供国王坐的滑竿儿等在他旁边。抬滑竿儿的人非常恭敬地请医生坐上去。

    可怜的医生再一次孤助无望地东张西望想要逃走,有一阵儿我以为他就要撒腿逃跑了。可是他周围的人实在太多太密,谁都冲不出去。在附近的一支由哨子和皮鼓组成的乐队忽然奏起了庄严的进行曲,医生转向长箭最后一次以恳求的目光向他求救。可长箭只是摇摇头,也像抬滑竿儿的人那样指着等在旁边的滑竿儿。

    最后,约翰·杜利特几乎是眼泪汪汪地慢慢走进滑竿儿里去。当他被几个膀大腰圆的人抬起来时,我听见他仍在有气无力地嘟囔着说:“真烦死了!我不要当国王!

    “再见了!”长箭在他的床上大声喊道,“愿好运常伴你的王位!

    “他来了!他来了!”人群发出一阵嗡嗡声,“让开!让开!到‘回音岩’去!”

    当抬滑竿儿的队伍离开村子时,我们周围的人群也开始急急忙忙朝山上走,他们要到举行加冕典礼的大剧场去抢好座位。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0年3月第一版  责任编辑王公惠、王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