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国的老外

(《怪老头儿》续《漫游奇境》第二十六章 )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特特老板同意我和怪老头儿帮他售货,肯定也是出于商业头脑。你想啊,那么两个巨人往他的货摊子前头一站,多么显眼哪!

可是我很快就发现;那些来来往往的小人儿并没拿我们当回事。他们停下脚步,主要是为观看那只叫骂不休的山膏。有几个小人儿还跟我打听它的价钱。为了讲话方便,我要常常蹲下来。

也难怪小人儿们不注意我们。在逛这个大集市的人群中,有不少跟我们高矮差不多的。特特老板称他们为“老外”,并且嘱咐我们,凡“老外”买东西,一律把他告诉我们的定价提高三倍。他还解释说:

“他们钱多!”

那些老外还都比我们俩样子奇怪。例如,有一条腿蹦着走的‘一臂国’人,有胸上有个透明窟窿的‘贯胸国’人。在家的时候,怪老头儿有一次跟我谈起贯胸口,说他们那儿当官的出门,两个卫兵用大竹扛子从他胸口穿过去,一抬,就算坐轿子了。可是我见的这人没坐“轿子”,大概他也是个小贩子,还不具备坐轿的资格。这儿还有一个比胸前带透明窟窿的更有意思的人——

那是个比我高出足有一头、穿着蓑衣的家伙。他好奇地盯着山膏看了会子,问我说:

“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回答说:“山膏。您听它骂人骂得多花哨,买一个回去养着吧!听烦了,还可以杀了吃肉。”

说话的时候我仔细打量他,才发现他肩上披的并不是蓑衣,而是并拢着的一双大翅膀。和蚕女的蝉翼不同,他的翅膀十分厚实,披满棕色的羽毛。

“您……也会飞?”我忍不住问他。

“那么说,你会飞?”他认真地看了看我,多半是想知道我是怎么飞的。我连忙说:

“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也像蚕女一样……”

“哦,你是说她们。刚才我还看见两个,往远处飞呢……”

我担心他的大嗓门儿会让特特老板听见,扭头看时,特特老板正跟一个小人儿尖声地讨价还价,非常投入。

“她们不行!”长着大翅膀的顾客说,“上台表演个舞蹈什么的还差不多。我们‘羽民国’的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就为这个,我刚才还差点儿惹出一场麻烦!”

我问他:“刚才怎么啦?”

他说:“嗐,我来的路上一高兴,就冲上了足有三百里的高空。正飞着,也不知什么东西,‘啪’地抽到我的翅膀上,疼得我一连翻了三个跟头,这才稳住。我往上看,一匹飞马拉着辆大车,赶车的两个小子正凶巴巴地盯着我……”

我说:“是不是一个牛头,一个蛇身子?”

他问:“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搭过那辆飞车,让他们从天上扔下来了!”

他说:“简直可恶!用鞭子抽了人,还要逞威风,他们让我‘赶紧滚下去’,说,不然就把我的羽毛拔光。我跟他们讲理,说这天空鸟儿都可以飞,人怎么就不能飞?牛头那家伙说:‘鸟儿有飞这么高的吗?这儿离天宫就三万六千里了,你跑到这儿来,是不是要刺杀天帝陛下?’我说:‘我没事儿的刺他干什么呀!’蛇身子那家伙不由分说,又抽了我一鞭子。离那么远,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够着的!我瞧着事情不妙,赶紧俯冲下来了。没敢讲别的,就讲了一句‘让你们的天帝陛下见鬼去吧!’……”

“您就落到这儿了?”

“不是‘落’到这儿,我就为到玲珑国来。明天我儿子过生日,我想给他买件礼物。你们这个叽叽喳喳叫的东西,卖多少钱?”

“我算算啊——定价七十八颗大钻,一倍是一百五十六,两倍是三百一十二,噢,您要买,得给六百二十四颗大钻!”

“怎么那么贵?”

    “贵还是小事。这东西整天骂人,小孩子养这么个东西,都学坏了。我劝您别买!”

“哦?”那个羽民国人打量我一下,“你是君子国来的吧?”

“什么‘君子国’?天下真有个君子国呀?”

“怎么会没有?我常去那儿买东西。他们卖东西就像你这样子,总要告诉你这东西还有什么毛病。要是不适合你用,就劝你不要买。不像这地方,这么好,那么好,胡吹一气!”

“那您为什么不到君子国去买呢?”

“没了,一家店铺也找不着了。讲君子风度,也得看跟谁呀!跟这儿的人行吗?别瞧人小,心眼儿多着呢,一见君子国的人客气,就到那儿找便宜去了。好比一件东西值一斗米,君子国的人就要价半斗。买东西的人说:‘别开玩笑,你赔死啦!一斗半吧!’卖东西的人说:‘一斗半太多,我可不赚那黑心钱。这么着吧,八升卖给你!’买东西的人又加价,最后一斗成交。玲珑国的人可倒好,人家要价半斗,他们给人家二升。君子国的人客气,‘二升就二升’!这下子,小崽子们倾巢出动,一车一车地往回运。君子国的店铺赔惨啦,最后连裤子都卖了!”

我瞥了远处的特特老板一眼。这小子的货物,不知有多少是君子国弄来的呢!羽人又说:

“这儿的东西倒是真多,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我上回给儿子买了只猫,才拇指大小,我儿子喜欢得不得了,可惜后来一不小心,被老鼠吃了。我不买这东西,回头买个巴掌大的小毛驴给他。别看小,那玩意儿照样会大喊大叫,还会尥蹶子,也许老鼠不敢吃。”

难道这个小人国的动物也都小?这么想着,我一转脸恰好瞧见人群里有个骑马的小人儿。他那匹白马也不过30厘米高,看上去非常可爱。要是有钱,我一定买一匹带回去,也让顾欣、徐晓东他们开开眼!

羽人向我扬扬手说:“好啦,你忙着!我先到一臂国瞧瞧有没有合适的礼物。那儿的人也有君子之风。”

说着,他双脚一跺,展开两个大翅膀,竟凌空而起。怪老头儿走过来,仰头看着天空说:

“怎么样,我领你来的这地方不赖吧?”

见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我说:

“敢情是您领我来的呀?我还当咱们是让人家咬昏了弄到这儿来的呢!”

“没区别!”怪老头儿满不在乎地说,“不是我领你钻小胡同,咱们会碰上特特老板吗?不是特特老板把咱们咬昏,咱们能到这儿吗?”

他说话的时候朝特特老板那边望望,突然怔住。我顺他的眼光看过去,见特特老板坐在一架梯子顶端,正同一个跟我们高矮差不多的“老外”窃窃私语(我现在才知道搬出的那几个梯子是做什么用的)。

那“老外”是个女的,头发漆黑,面容端正,体态丰满。她一边听特特老板讲话,一边用眼睛瞄着我们。

“他们好像在议论咱们。”我说。

“没错儿!鬼鬼祟祟的,准没好事儿……”

“别往那边儿瞧,那女的过来了!”

那位女顾客用服装模特儿的姿势,扭扭搭搭走到我们面前,停下来。她脸上满是笑意,歪头看着我,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看得我心里发毛。我求援地看看特特老板,他却坐在梯子顶端不动,只把脸扭向别处,假装没看见。我结结巴巴地对这位女顾客说:

“您这是……您想买点儿什么?”

她只是向我露露雪白的牙齿。为摆脱尴尬的处境,我迈出两步,指着货架子说:

“您瞧这只三条腿的蛤蟆怎么样?那个水盆子里的是飞鱼,吃下一条去,打多响的雷您也不会害怕!”

女顾客没看三条腿的蛤蟆,倒转身去看怪老头儿。

怪老头儿慌不迭地躲闪,搓着两只手说:

“我没什好看的,没什么好看的,您还是看他!”

女顾客却笑吟吟地对他说:

“张开嘴,让我瞧瞧牙口!”

怪老头儿叫起来:“真想买啊?那也不用看牙嘛,我又不是骡子!”

女顾客并没坚持,又绕到怪老头儿背后去看。怪老头儿神情紧张地转过身去,告诉女顾客:

“后边没什么特别的,一样难看!也许后脑勺儿上有几根头发——到我这岁数儿就这样,头发光是长在后脑勺儿上……”

女顾客又向他露露牙齿,很温和地说:

“我叫蓉蓉,今年三十二岁,属兔的,职业是在一家服装公司当推销员,未婚。我的业余爱好是音乐和美术。在动人的旋律中,我感到世界是那样美好!我还喜欢绘画,并且把绝大部分的业余时间用在室外写生上。幽美的大自然景色不仅为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绘画素材,还陶冶了我的性情……”

怪老头儿趁她换气的功夫急忙插嘴说:

“这跟我没关系!”

女顾客只管说下去:“朋友们都说我有艺术气质,很强的事业心,但是实际上我是贤妻良母型的……”

怪老头儿打断她:“这更不沾边儿!您是不是要买什么东西?买什么您尽管说话,随便看看也成,再高了我也爬上去给您拿!”

女顾客说:“那就更好了!我也是很能吃苦耐劳的。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母亲就培养我的劳动习惯。我总是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怪老头头急得抓耳挠腮,终于忍不住冲到梯子那儿去,一把揪住特特老板的衣领,把他提起来:

“你到底搞了什么鬼?老实交代!”

特特老板在半空里挣扎着说:“有话好讲,有话好讲,您先放下我!”

怪老头儿把他提到鼻子前头,使劲瞪着他:

“说了再放!讲实话,你是不是把我给卖了?”

特特老板徒劳地双手抓挠、两腿蹬着空气:“我讲了实话您别生气……没说准卖谁,就说两个里头挑一个。我没想到……没想到她看中您了!”

“你怎么不守信用?咱们不是讲好不卖了,我们给你干活吗?”

“我是为您好!干活儿……多累!招到‘女儿国’当……当新郎官多美!物以稀为贵,在别处您不值钱,到女儿国,您就成宝贝啦!我会把您的大……大烟斗还给您!”

“把我卖到‘女儿国’去了!”怪老头儿暴跳如雷,“你觉得我不敢摔死你,是不是?”

女儿国的这位顾客连忙走上来劝解:

“您别生气,他说的是真话!您到我家去,绝不会受委屈的。瞧您瘦得多可怜!到我家去,我准把您养得胖胖的。朋友们都说,我的烹调技术是第一流的……”

怪老头儿说:“闪开,这儿没你的事!”

女顾客温柔地说:“怎么会没我的事呀?我已经付了款,您现在是我的啦!我可不愿意我的丈夫变成一个杀人犯……”

怪老头儿恶狠狠地瞪着特特老板说:

“把钱还给人家!现在我数‘一二三’,数到‘三’你还不还,我就往地上掼你!一 ——二 ——”

特特老板尖声叫:“您听我说!您听我说!”

怪老头儿真急了,我怕他真要摔人,抢上去说:

“您揪着不放,他怎么还?”

怪老头儿说:“让他先答应!”

特特老板说:“我答应没用!我们这儿有规定:凡卖出去的东西,一概不退、不换。外宾买东西虽然照顾,允许退、换,可总得人家自己要求才成。到底这位小姐想不想退换,您得跟她商量!”

怪老头儿忿忿地把特特老板随手一丢,转身面向女顾客,换成笑脸说:

“您听见老板说了吧?外宾买东西,可以退货!”

女儿国的顾客微笑点头:“我听见了。”

怪老头儿关切地说:“这个唯利是图的小老板,准要了您一大笔钱吧?”

“是啊!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积蓄了十年的钱,一下子都给了他。”

“真是个冤大头!您是不是觉得他宰人,敲了您的竹杠?”

“那倒没有。我攒钱,就是为的这个呀!您是无价宝,钱再多些也值得!”

怪老头儿满脸失望,可他显然还想周旋一番。他说:

“你们那儿连老头子都值钱?”

女顾客说:“越老才越值钱呢!我们那儿找得着一岁的男孩子,两岁的也有些,三岁的就很难找了。生下来的男孩子都养不大,一满三岁就全死了。”

“一个男人没有,女孩子也没法儿生啊!”

“我们那儿有个温泉,叫‘黄池’。女孩子到20岁,就可以到黄池里去洗澡,洗澡以后会怀孕。”

“倒省下结婚的开销了!我们那儿结个婚,少说也得花上三万五万的,要是没房子,买两室一厅的一套公寓更不得了!娶个媳妇,非攒上十年八年的钱不可,这跟买一个也差不多啦。不过话说回来:谁也不会花钱去买个糟老头子,像我这样儿的,在我们那儿连五毛钱都没人要!”

“老的知道体贴人。”

“哎哟,这您可错了!我这人越老越不体贴人。老伴儿在世的时候,我顿顿饭都得喝二两,还没等她上桌子呢,我早把菜吃个精光,一口都不给她留!”

“老的脾气好。”

“又错了!我这人脾气坏着呢,还专门爱打老婆,往死里打!都打死仨啦,不信你问他!”

怪老头儿一指我。我赶紧说:

“没错儿!临出来的时候还打死一个呢!”

怪老头儿说:“对。那总共就是四个了。”

女儿国来的顾客柔声说:“我愿意做第五个……”

怪老头儿说:“还不光是揍人,我还整天叼着个大烟斗,就是特特老板藏起来的那个——是有一个吧,特特老板?”

特特老板说:“是有一个!”

怪老头儿说:“瞧瞧,不骗你!我从早到晚抽那个大烟斗,一袋接一袋,弄得满屋子都是烟。那烟呛死人,你天天吸冷烟儿,准得肺癌!”

“我喜欢闻烟味儿。自己家里有个男人仰在沙发上吸烟斗,会增添不少生活情趣,使小窝儿里充满温馨……”

“我常好几个月不洗脚,还臭袜子到处扔!”

“我每天给你洗,让你变得干干净净的。”

“我这人是头号懒蛋,什么家务活儿都不干!”

“我勤快。没有一个懒丈夫,怎么显得出一个勤快的妻子?”

“我……我……”

怪老头儿好像再讲不出什么。他终于失去耐性,大发脾气:

“反正我不要你,你马上退货!”

那一位却仍旧温和地说:“可是我要你,我不会要求退货的。”

 

怪老头儿一着急,使出了他的的绝招儿。他朝自己的脑门子“啪”地一拍,突然间,他的鼻子蠕动着向前延伸,同时变得通红。两个眼珠子直往外冒出,像粘在脸上的两个雪白的乒乓球,那张脸同时变成蓝色的,坑坑洼洼,满是疙瘩。他的耳朵也朝上翘起来,越变越长。最吓人的是他的嘴巴裂成个血盆,还伸出一条足有半尺长的红舌头!

整个儿一个妖怪!连我都吓得情不自禁地叫一声,倒退了两步。没料到那位女儿国的公民却怡然自得地瞧着他,微笑说:

“你这样子真好玩儿!”

“好玩儿?”那个妖怪好像要哭。这么一来,他的鬼脸就更难看了,“你说好玩儿?”

“真地很好玩儿!到了这地方,我见着不少奇形怪状的人,可没有一个这么花花绿绿的。回到家,你天天变给我看,好吗?”

“不好!”那妖怪冲着她怪吼一声,接着长臂一伸,捏住特特老板的脖子,把他提起来:

“还给她钱,不然我一口咬下你脑袋来!”

这话绝不是吹牛,那张血盆大口完全可以塞进特特老板的脑袋。

“我……还!还!”特特老板勉强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来。

“我不要嘛!”女儿国的公民还在欣赏着妖怪,“威风凛凛,像个天神,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呢!”

妖怪被迫更改要求:“还给我烟斗!”

仍然是喉咙里挤出的声音 :“好……好……放……下我!”

被扔在地上的特特老板马上向摊床后头走。妖怪要跟去,女顾客却扯住他胳膊:

“你别走!”

接着,她又一笑说:“放心,他不敢溜的。”

特特老板很快就回来了,肩上扛着怪老头儿的大烟斗,像扛着一门炮。

“你一定把钱还给人家,不然我保证回来咬下你的脑袋!”妖怪抓起大烟斗,凶巴巴地对特特老板说。

紧接着,他又转向我,一把抓住我胳膊。

他的烟斗起了作用——我还没闹清怎么回事,眼前已经一片漆黑,就像有只大坛子突然把我严严实实地扣住,不仅眼前一丝光线没有,耳边闹市的喧嚣也顿时消失。

等到周围亮起来时,我们俩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