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的斗牛

(选自《杜利特医生航海记》第三部第八章)

[美]休·洛夫廷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对于绿山镇来说是个重大曰子,所有的街道都悬挂着旗子,到处能看到一群群衣着鲜艳的人向斗牛场走去。

    医生提出挑战的消息已经传遍全镇,使岛民们更加起劲了。光是一个外国人胆敢向伟大的佩皮托·德·马拉加挑战这个念头就够刺激的……顶死他也是活该!

    医生从恩里克先生那里借来了一套斗牛士服装,他穿上后看上去十分华丽和了不起,虽然蹦波和我好容易才让那件背心前面合在一起,即使这样,纽扣还是迸得飞向四面八方。

  当我们从港口步行到达斗牛场时,一群群孩子跟在我们后面嘲笑医生的胖,叫道:“胡安·哈格波克,胖斗牛士!”这句西班牙文的意思就是:“约翰·杜利特,胖斗牛士!”

    医生说在斗牛开始之前,他想看看那些牛,于是有人马上把我们带到牛栏。在高高的栏杆后面,有六头大黑公牛在狂野地瞪瞪地绕圈子。

    医生匆匆忙忙地说了几个字井打手势,告诉这些牛他要做什么,并对它们在表演中要做的事仔细清楚地做了指点。当这些可怜的牛听说这里有可能停止斗牛时,它们简直太高兴了,答应完全照医生吩咐它们的去做。

    当然,带我们进去的那个人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他看到医生打手势和用牛的声音说话,以为这个英国胖子发疯了。

    医生从牛栏来到斗牛士更衣室,蹦波和我带着波利尼西亚去斗牛场,并在露天剧场里找位子坐下。

    这真是个非常壮观的场面。这里坐着几千位女土和先生,全都穿着最漂亮的服装,每一个人看上去都非常快活。

    开始时,恩里克先生站起来向大家解释,说第一个节目是英国医生和佩皮托·德·马拉加两人比试。他告诉人们,如果医生赢了他答应了做什么。不过人们似乎并不认为医生会赢,只是响起一阵雷鸣般的哄笑声。    当佩皮托进场后,人们欢呼着,女士们抛吻,男人们拍

手,挥舞他们的帽子。

    很快,斗牛场另一边的大门被打开,一头公牛冲出来,接着门重新被关上。斗牛土马上变得非常警惕起来。他挥动手中的红斗篷,牛向他直奔而来。佩皮托利索地向旁边一闪,人们欢声雷动。

    这样的把戏重复了好几次。可是我注意到,每次佩皮托一陷入困境,似乎真有被牛顶着的危险,他那一直在他附近的助手就挥动另一条红色斗篷,把牛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这一来牛就去追那助手,佩皮托就安全脱险了。这位助手一把牛引开,自己就跑到一堵大围墙后面躲起来,以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些斗牛士显然把这些事全都先安排好了,我觉得他们只要不绊倒不摔跤,他们就不会从那愚蠢可怜的牛那里遇到大的危险。

    这种把戏玩了大概十分钟,我看见斗牛士更衣室的小门开了,医生信步走到斗牛场里来。他那穿天蓝色丝绒背心的胖身子一出现,观众哈哈大笑起来,有些人笑得前仰后台。

约翰·杜利特,就是他们叫的胡安·哈格波克,走到斗牛场中央,隆重地先向包厢中的女土们鞠躬,后向那牛鞠躬,接着他又向佩皮托鞠躬。在他向佩皮托的助手鞠躬的时候,牛从后面向他冲过来。

    “小心!小心!牛来了!你会被它顶死的!”观众狂叫着。

    可是医生仍然很平静地把躬鞠完。然后他转过身去,双臂交叉在胸前,气势汹汹地皱起眉头用眼睛紧紧盯着那头冲过来的牛。

    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了:那头牛奔跑的速度开始慢起来,好像害怕医生那板着的脸和皱着的眉头。那牛很快就停止了跑动,医生举起一个指头向它摆了摆,它就开始发抖,后来,那牛夹起尾巴转身跑开了。

    观众们倒吸了一口气。医生开始跟着牛跑,他们两个绕着斗牛场跑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累得气喘吁吁。观众中开始响起嗡嗡的说话声,都在议论斗牛场上从未见过的新鲜事,不是人从牛那里逃开,而是牛从人那里逃开。当他们跑到第十圈时,“胡安·哈格波克”——那位英国斗牛士用他最快的速度,冲上去一把抓住了牛的尾巴。

    接着医生把这头现在已胆小如鼠的牛牵到斗牛场中央,让它做各种把戏:用后腿直立,用前腿倒立,跳舞,蹦蹦跳,打滚儿。最后他让牛跪下,他爬上它的背,在牛角上玩前手翻腾越和其他杂技表演。

佩皮托和他的助手一败涂地,此时观众已经把他们都给忘记了。他们站在离我不远的围墙旁边,在嘀咕着什么,妒忌得脸都发青了。

    最后医生转向恩里克先生的座位,鞠着躬大声说:“这头牛不行了,它被吓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请把它牵走吧。”

    “请问先生你希望再要一头新的牛吗?”恩里克先生问道。

    “不,”医生说,“我要五头新的牛,我希望它们同时出场,谢谢。”

    医生的回答让全场再次惊呼起来,他们看惯了斗牛土一次躲避一头牛,可五头牛!……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佩皮托跳上前,叫恩里克先生千万不要答应,说这是违反斗牛规则的。(“哈!”波利尼西亚对着我的耳朵格格直笑,“这多么像医生的航海术:他打破所有的航海规则,可他照样能到达目的地。只要他们让他这样做,他会让观众们看到他们无论出多少钱也看不到的精彩表演。”)为此斗牛场里开始了大辩论。半数人似乎站在佩皮托一边,半数人站在医生一边。最后医生转向佩皮托,再次庄重地向他鞠了一个躬,弄得背心上最后的一颗纽扣也掉了。

    “好吧,如果这位先生害怕了……”医生带着温和的微笑

“害怕!”佩皮托尖叫着说,“我天不怕地不怕,我是西班牙最伟大的斗牛士,我这只右手曾经杀死了九百五十七头公牛。”

    “那么好吧,”医生说,“让我们看看你是不是能再杀死五头。请把那些牛放进来!”他喊道:“佩皮托·德·马拉加天不怕地不怕。”

    当牛栏沉重的门被打开后,整个宽大的斗牛场出现了一阵可怕的寂静。接着五头大公牛咆哮着冲进场内来。

    “装出凶恶的样子,”我听见医生用牛的话叫它们。“不要散开,合在一起,准备好一起猛冲。先冲佩皮托,那个穿紫色衣服的。看在上帝的分上,不要顶死他,只要把他赶出场就行了。现在开始,一起来,去冲他!

    五头牛纷纷低下它们的头,排成一行,像一队骑兵,对准可怜的佩皮托直冲而去。

    那西班牙汉子起初还拼了命地想充勇敢的硬汉,可一看那对准他直奔而来的五双尖角,他真害怕了,连嘴唇都吓得发白了。他急忙朝围墙那边跑去,很快便不见了。

    “现在你们去冲另一个,”医生大声说。转眼间那威武的助手也跑设影了。斗牛场上只剩下“胡安·哈格波克”——那胖斗牛士和五头横冲直撞的公牛。

    斗牛场接下来的内容更为好看。首先,五头牛全都愤怒地绕着场地走着,用它们的犄角顶那围墙,用蹄子跺那沙地,似乎要找什么东西来顶。接着是每一头牛轮流装做第一次看见医生时的样子,怒吼一声,低下它们那叫人看了就心惊胆战的尖角,像箭一样飞奔过斗牛场,像是要把医生挑上天。

    真是又恐怖又刺激,连我这个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人,看到它们横冲直撞的样子,也为医生的生命安全捏着把汗。我屏住了气。在最后关头,当那些牛的尖角离医生穿的那件天蓝色背心只有两英寸的地方时,只见医生利落地跳到一旁,大公牛丝毫没有伤到他,就冲了过去,仅仅相差一点点的距离。

    接着五头公牛开始一起对付医生,它们把他团团包围起来,向他挥动它们的尖角,向他如雷般地怒吼。我不知道医生还能不能逃生。有好几分钟,他那圆滚滚的身体在不时抬起的牛头、跺着的牛蹄和摆动着的牛尾中看不见了。这正如波利尼西亚所预言的,这是一场空前的盛大的斗牛表演。

    突然观众中有一位女士歇斯底里地向恩里克先生尖叫:“停止这场斗牛!停止这场斗牛!他太勇敢了,他不应该被杀死,他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斗牛土,让他活着!停止这场斗牛!

    我们很快就看见医生了,他已经把那群集结在一起的牛们分开。接着他开始抓它们的角,他一头接一头地抓,把它们的头猛一扭,让它们都平躺在沙地上。五头大公牛的表演真是棒极了,比马戏团的那些经过训练的动物强多了。大公牛们躺在医生把它们摔倒的地方直喘粗气,个个筋疲力尽,它们被彻底打败了。

    最后约翰·杜利特向女士们鞠了一躬,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雪茄烟点着,信步走出斗牛场。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0年3月第一版  责任编辑王公惠、王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