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先生怎样替猪太太抓耗子

(选自《小猪唏哩呼噜·小猪和蛇》之三)

孙幼军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猪太太家的耗子洞里,住着两只大耗子。

这一天晚上,两只大耗子回到洞里,耗子老二说:

“呀,我的红皮球不见了!”

耗子老大说:“红皮球怎么是你的?那是我的!”

耗子老二说:“明明是我抱进洞里来的嘛!”

耗子老大说:“要不是我叼着你的尾巴,把你拖进洞里来,你抱着大皮球怎么走路?”

耗子老二一想,反正红皮球也没了,用不着再争吵。他就说:

“行啊,红皮球归你啦!”

耗子老大这才想起,红皮球已经不见了。他恨恨地说:

“红皮球一定是猪太太趁咱们不在家的时候偷走的。今天夜里,咱们还去咬她的耳朵!”

耗子老二说:“对!这回干脆咬下来,用盐腌了,留着冬天吃!”

耗子老大说:“耳朵是我的!因为是我想出来去咬她的耳朵。”

耗子老二不服气:“可是你没想出来咬掉,也没想出来用盐腌!”

耗子老大说:“要不是我想出来去咬,你能想出来用盐腌吗?”

耗子老二想了想说:“没关系,猪太大有两只耳朵。这回都咬下来,你一只,我一只!”

耗子老大说:“我要大的!”

耗子老二一想,两只耳朵都是猪太太的,还有什么大小?他就很大方地说:

“行,你先挑,剩下的那一只归我!”

 

猪太太不知道两只大耗子正在盘算她的耳朵。不过,白天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刚好把孩子们用过的摇篮从木板棚里搬出来,刷洗干净。猪太太说:

“真怪,怎么大耗子不咬我的孩子们,也不咬我的先生,单咬我?一定是因为我的耳朵最大、最肥!这回我把摇篮吊得高高的,睡在里边,看大耗子还怎么咬!”

猪太太一下子就生十二个宝宝,所以那个摇篮很大。她把很大的摇篮挂在天花板上,好高好高。

这天晚上,她正好爬到摇篮里去睡。

 

两只大耗子半夜里跑出来,一看,咦,怎么猪太太不见了?

他们听见头顶上也打呼噜,抬头看,原来猪太太吊在半空中,睡得正香。

耗子老大挠挠头说:“真糟糕,耳朵怎么那么高?”

耗子老二说:“咱们爬到天花板上,再顺着绳子滑到摇篮里去!”

他们俩爬到天花板上。耗子老大说:

“咱们把绳子咬断,先摔她一家伙,看她以后还敢给咱们找麻烦!”

耗子老二说:“对,摔得她以后再也不敢睡摇篮。我们以后咬她的鼻子和脚丫子也方便啦!”

两只耗子就咬绳子:“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绳子断了,猪太太从半空中摔到地上,“砰!”

“哎哟,屁股疼死啦!”

两只大耗子一见猪太太的样子,开心得不得了。他们哈哈笑着跑回洞里。

猪太太挣扎着爬起来,冲着洞口大叫:

“该死的耗子,走着瞧吧!”

耗子老大在洞里喊:

“瞧我们明天晚上怎么摔你!”

耗子老二哈哈笑:

“还要把你的耳朵咬下来下酒!”

    猪太太吓得不敢再讲话。猪先生安慰太太说:

“不要怕,我有办法!”

 

猪先生买了两条鱼,提在手里去看猫先生。猪先生说:

“对不起,我太太遇到一点儿麻烦,想请先生帮帮忙!”

接着,他把两只大耗子的事情说了。猫先生说:

“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猫先生跑到猪太太家去。耗子老大告诉耗子老二:

“猫来了!”

耗子老二从洞口探出头去,笑嘻嘻地对猫先生说:

“哟,这不是猫先生吗?老没见啦,您这一阵子够忙的吧?”

猫先生猛地一扑,可是耗子老二早把头缩回去了。他在洞里说:

“您进来坐坐,别客气!我这儿有热茶招待。”

猫先生搬来一把椅子,在洞口外坐下,不慌不忙地说:

“你小子别神气!我进不去,你也出不来。我在外头有吃有喝,你们在里头可得饿肚子。我就不信你们一辈子不出来!”

他又告诉猪太太:

“我不能离开工作岗位,就麻烦您替我准备一下午餐吧!我跟猪先生是好朋友,您也别拿我当客人,简单一点儿,有四菜一汤就可以啦!”

他又告诉猪太太,四个菜是红烧鲤鱼、清蒸螃蟹、葱爆海参和油焖大虾。猪太太小心地说:

“守在这儿,怕是没用处……他们后头还有个洞口,通着牛太太的屋子……”

猫先生说:“他们怎么知道我是守在这儿,还是守在牛太太家?等他们饿极了,一跑出来,我就把他们逮住!”

猪太太见他这么有把握,连忙提了篮子上街买菜。

可是一直等到天黑,猫先生已经吃完第二顿“四菜一汤”,耗子还是没出来。猫先生小声告诉猪太太:

“我得回家睡觉去了。您放心,这两个家伙当是我藏在什么地方,今天夜里肯定不敢出来。明天我还来守着,您还是别客气,四菜一汤就够了!”

猪太太很不好意思地说:

    “这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我们还没缴……明天能不能改成两菜一汤?”

猫先生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就两菜一汤!我早就跟您说,不要客气嘛!”

接着,他忽然一拍脑袋:

“哎哟,对了,我想起来啦!我太太让我明天陪着她去买衣服,我不能来了。唉,您看我这记性,真没办法!”

 

夜里,两只大耗子跑出来。

他们因为猪太太请猫先生来对付他们,都很生气,下决心把猪太太的耳朵咬下来。没想到刚一下嘴,猪太太就没命地号叫起来,叫得那么响,连两只大耗子都吓昏了头,以为咬上了一颗地雷,慌忙逃回洞里去。

第二天,猪太太两片大耳朵上贴满了橡皮膏,一大清早儿就忙着翻箱倒柜。她想找出值钱的东西,都卖掉,好给猫先生买大虾、海参,凑四菜一汤。

小猪唏哩呼噜知道妈妈想干什么。他打算借这个机会跟花花见见面。

自从花花弄脏了猪太太的衣服,猪太太就认定花花是“野孩子”、“小坏蛋”,不许儿子去找花花。花花呢,因为闯了祸,也不敢登门来找唏哩呼噜。

唏哩呼噜知道花花能钻进耗子洞,也不怕耗子,可是他不知道花花能不能打得过那两只好凶好凶的大耗子。不过他太想跟花花玩了,就对妈妈说:

“我去找花花吧,花花不怕耗子!”

猪妈妈说:“找谁?找那个小坏蛋?你别给我添乱啦!”

唏哩呼噜说:“花花能钻进耗子洞,还说过‘咬耗子’。”

猪太太有些动心了:“耗子洞他倒是真能钻进去,可是……他说过‘咬耗子’?”

唏哩呼噜点头:“说过。我去找他来,好吗?”

就算是再弄脏十件衣服,能咬上耗子一口,也值得!猪太太喊叫说:

“好,让他来!让他使劲咬那两只该死的耗子!把他们的耳朵都咬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