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里之龙

(选自《杜利特医生非洲历险记》第十五章)

[美]休·洛夫廷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要不是那只小猪在吃岛上潮湿的甘蔗时得了感冒,本来一切都会很太平,结果出了这么档子事:在他们不发出一点儿声音拉起了铁锚,正要小心翼翼地把船开出港口的时候,嘎布嘎布忽然打了一个喷嚏,太响了!另一条船上的海盗马上冲上甲板,看看这响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一见医生正要逃走,马上把那另一条船开到港口拦住,不让医生离开海港进入大海。

    这些坏人的头目(他自称为巴巴里之龙)向医生挥舞着拳头,大叫声隔着海水传来:“哈!!你被捉到了,我的好朋友!你想坐我的船逃走,啊?可你不是一名能够胜过我巴巴里之龙的够格水手。我要你那只鸭子……还要那头猪。我们今天晚上可以吃到猪排和烤鸭了。你要我放你回家,就必须让你的亲友给我送来一大箱金子。”

    可怜的嘎布嘎布开始哭鼻子,呷呷准备飞走逃命。可是猫头鹰吐吐对医生咬目朵说:“让他一直讲下去不要住口,医生。对他好声好气的。我们那条旧船马上就要沉了。老鼠它们说过,到明天晚上它就要待在海底了——那些老鼠从来是不会错的。要对他好声好气,直到船在他脚下沉下去。让他一直讲个不停。”

    “什么,要到明天晚上?”医生说,“好吧,我尽力而为……让我想想看——我来讲些什么呢?

    “噢,让他们来吧,”汪汪说,“我们能打败那些肮脏的无赖。他们只有六个,让他们来吧!我真想到家以后告诉隔壁那只牧羊犬,说我打败了一个真正的海盗。让他们来吧,我们能打败他们!

    “可是他们有枪有剑,”医生说,“不,这不行,我必须和他说话……你看,巴巴里之龙……”

    可没等医生把话说下去,那些海盗已经开始把船靠近,彼此哈哈奸笑着说:“看谁能第一个抓住那只猎。”

    可怜的嘎布嘎布吓得要死,“你推我拉”在船桅杆上开始磨砺它的尖角准备战斗,汪汪又蹦又跳,用狗的语言汪汪地咒骂巴巴里之龙。

    可是很快,那些海盗似乎就出什么事情了。他们止住了笑,也不再开玩笑;他们看上去不知所措,像是有什么事情让他们不自在。

    海盗头子低头看他的脚,忽然大叫:“雷鸣电闪!伙计们,船在漏水!

    接着其他海盗往船舷外面看,看到船当真在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沉。其中一个对头子说:“不过这破船要是下沉,我们应该看到老鼠离开它啊!

汪汪在另一条船上朝这边叫:“你们这些大笨蛋,船上再也没有老鼠可以离开了!它们两个钟头以前就走掉了!你们‘哈,哈’吧,‘我的好朋友’!

    不过这些人根本听不懂它的话。

    那条船的船头很快就开始往下沉,越沉越快——宣到整条船看上去几乎是头朝下竖立起来;海盗们得悬吊在栏杆上、桅杆上、缆索上和一切能让他们不滑下去的东西上。这时候海水咆哮着汹涌而来,冲进所有的舱门和窗户。最后船—宣沉到海底,发出可怕的咕噜咕噜声,剩下六个人在海湾的深水里上下漂动。

    他们有人朝岛上游,有人打算游到医生那条船上。可是汪汪一直对着他们汪汪叫,他们不敢擎上船舷。

    忽然之间,他们全都异常恐怖地大叫:“鲨鱼!鲨鱼来了!趁它们还没吃我们,让我们上船吧!救命啊!救命啊!鲨鱼来了!鲨鱼来了!

    这时候医生看到,整个海湾满是巨大鲨鱼的背,它们在水里游得很快。

    一条大鲨鱼游近大船,从水里伸出它的鼻子,对医生说:“你是著名的兽医约翰·杜利特吗?

    “是的,”杜利特医生说,“那是我的名字。”

    “那太好了,”这鲨鱼说,“我们知道这些海盗是坏人——特别是那个自称巴巴里之龙的。如果他们冒犯你,我们很乐意噢你把他们吃掉,然后你就太平无事,不受搅扰了。”

    “谢谢你,”医生说,“真是太善解人意了。不过我想没有必要吃掉他们,只要在我通知你们之前不让他们任何一个到岸就行——只要让他们在水里游来游去,好吗?请你让巴巴

里之龙游到这里来,我好和他说话。”

    那条鲨鱼就过去把这海盗头子赶到医生这儿来。

    “听我说,阿龙,”约翰。杜利特靠着船舷说,“你是个非常坏的人,我知道你杀过许多人。这些好鲨鱼刚才提议为了保护我而把你吃掉——这实在是件好事,因为这一来四海就可以摆脱掉你。不过你如果答应照我告诉你的话做,我可以让你不死。”

    “我必须做些什么呢?”那海盗头子问道,低下头斜眼看着那条大鲨鱼,它正在闻他泡在水底下的腿。

    “你必须不再杀人,”医生说,“你必须停止抢劫。你必须再不弄沉一条船。你必须从此洗手不当海盗。”

    “那我当什么呢?”巴巴里之龙问道,“我怎么过活呢?

    “你和你所有的人必须到这个岛上种鸟食,”医生回答说,“你们必须为金丝雀种鸟食。”

    巴巴里之龙脸都气青了。“种鸟食?”他倒胃口似的呻吟说,“我不能当一名水手吗?

    “不能,”医生说,“你不能当水手。你当水手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把许多结实的船和好人送到了海底。在你的余生,你必须当一个和平的农民。鲨鱼在等着,不要再浪费它的时间了。你自己拿主意吧!

    “雷鸣电闪!”巴巴里之龙嘟哝一声,“鸟食!”这时候他又低头朝水里看,看到那条大鲨鱼在闻他的另一条腿。

    “好吧,”他难过地说,“我们当农民。”

    “还要记住,”医生说,“如果你不遵守诺言,如果你又重新杀人抢劫,我会知道的,因为金丝雀会告诉我,错不了,我一定会有办法惩罚你。我虽然驾船不及你,可鸟、兽、鱼是我的朋友,我用不着怕一个海盗头子,哪怕他自称什么巴巴里之龙。现在走吧,做个好农民,平平静静地过曰子吧。”

    医生于是转向大鲨鱼,向它挥挥手说:“好了,放他们安全地游到岛上去吧!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0年3月第一版  责任编辑王公惠、王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