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桥

(选自《杜利特医生非洲历险记》第七章)

[美]休·洛夫廷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厄敏特鲁德王后一辈子没见过她的丈夫像那天夜里那样可怕。他气得咬牙切齿。他把每一个人都叫做傻瓜。他向王宫的猫扔牙刷。他穿着睡袍到处跑,叫醒整个军队,派他们到森林里去捉医生。接着他让他所有的仆人也去——还有他那些厨子,他那些园丁,他的理发师,蹦波王子的老师。连穿着一双太紧的鞋子跳舞跳累了的王后也给派去帮那些土兵搜索。

    这时候,医生和他那些动物正穿过森林,飞快地朝猴子国跑。

    小猪腿短,它很快就跑累了,医生只好抱着它走,可又有箱子又有手提包,这真不好办。

    乔利金基国王本以为他的军队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因为医生人地生疏,不认识路。可是他错了,因为猴子奇奇认识森林里所有的小路——甚至比国王那些人更加熟悉。它把医

生和他那些宠物带到森林最稠密的地方,这地方还从来没有人到过,它让大家躲在高耸的岩石之间的一棵空心大树里面。

    “我们最好在这里躲一躲,”奇奇说,“等那些土兵回去睡觉时再出来,然后我们就能去猴子国了。

    因此他们在那里待了整整一夜。

    他们不断听到国王的人在周围森林里搜索和说话的声音。可是他们十分安全,因为除了奇奇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藏身的那个地方——连其他猴子也不知道。

    最后,等到阳光开始透过头顶上浓密的树叶照下来,他们听到厄敏特鲁德王后用非常疲倦的声音说,再找下去也没有用,还是回去睡会儿觉吧!

    那些士兵一走光,奇奇就把医生和他那些动物从这藏身地方带出来,他们又动身朝猴子国走。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他们常常累得都要走不动了——特别是小猪嘎布嘎布。可是它一哭,他们就给它喝椰子汁,这是它非常爱喝的。

    他们吃的喝的东西多得是,因为奇奇和波利尼西亚知道森林里长的各种各样的水果和蔬菜,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像枣子、无花果、花生、生姜和山药等等。他们习惯用野橘子汁加上从树洞蜜蜂窝弄到的蜂蜜,调出他们的柠檬水来。不管大家要什么,奇奇和波利尼西亚似乎总能给他们弄到——或者大致上做到。有一天,它们县至给医生弄到了一点儿烟草,这时他带着的烟草抽光了,正好又想抽烟。

    夜里他们睡在棕榈叶子盖的棚子里,躺在厚厚的柔软的干树叶床上。过了一阵,一天走那么多路他们也习惯了,不觉得太累,甚至非常欣赏这种旅行生活。

    但当夜色降临,可以停下来休息休息时,他们还是感到高兴的。这时候医生用树枝生起小火堆,大家吃过晚餐,围坐在一起,听波利尼西亚唱大海的歌,或者听奇奇讲森林里的故事。

    奇奇讲的许多故事都非常有趣。在杜利特医生开始为猴子写历史书以前,猴子虽然没有历史书,可它们却记得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并日用讲故事的方式讲给它们的孩子们听。奇奇讲了许多它祖母曾讲给它听的事情——讲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还在挪亚方舟和大洪水以前的故事,讲人类还穿熊皮,任在石洞里,因为从未见过火,不会把肉烧熟而吃生肉的故事。它跟他们讲大猛犸,讲一列火车那么长的蜥蜴,这些蜥蜴当时在山上来来去去,啃树梢上的叶子。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等到它讲完,他们才发现火堆早已熄灭,只好在周围奔忙一通,捡来树枝重新把火生起来。

    再说国王的军队回去报告国王,说他们找不到医生,国王又把他们派出来,要他们捉不到医生就待在森林里不要回去。因此,在医生和他那些动物一路朝猴子国走,自以为十分安全的这一段时间,国王的军队一直在追踪着他们。如果奇奇料到这件事,它很可能又把大家藏起来。可是它没有料到。

    有一天,奇奇爬上一块很高的岩石,望过林中的树梢,它下来告诉大家,说他们离猴子国已经很近,很快就要到了。

    就在当天傍晚,一点儿不假,他们看到了奇奇的堂兄弟和许多别的猴子。这些猴子还没有得病,坐在沼泽地边那些树上眺望着井等着他们。当这些猴子看到大名鼎鼎的医生当真到来时,它们欢声雷动,挥舞着树叶,从树枝上跳下来迎接他。

    它们帮忙拿医生的包包和箱子以及所有的东西。有些个子大的甚至抬起累坏了的嘎布嘎布。这时候有两只猴子跑在前面,要去告诉生病的猴子,说大医生终于来了。

    可是国王那些人还在跟踪,他们已经听到猴引门的欢呼声,终于知道医生在那里,赶紧来捉他。

    抱着小猎嘎布嘎布的那只大猴子慢慢地走在后面,它看到了军队的队长悄悄地在树木间穿过。于是它急忙追上医生,叫他快跑。

    这一来,他们全都用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快跑,国王派来的那些追踪他们的人也跑了起来,那名队长跑得最卖力。

    这时候,医生被他自己的药品包绊了一下,跌倒在泥地上,队长想,他这一回十拿九稳能把医生逮住了。

    可是这名队长尽管他头发非常短,耳朵却特别长。当他跳上前去要抓住医生的时候,两只耳朵被一棵树紧紧挂住了,整个军队只好停下来帮他的忙。

    医生趁此机会站起身子,大伙儿又跑了起来,一个劲儿地跑啊跑啊。这时候奇奇叫道:“没事了,我们现在没多少路要跑了!”

    可在进入猴子国之前,他们来到一座很陡的悬崖峭壁,下面是一条湍急的河。乔利金基王国到此为止了,河的另一边就是猴子国。

    小狗汪汪看着那座很陡很陡的峭壁说:“天啊!我们怎么过去呢?

    “噢,天啊!”小猎嘎布嘎布也说,“国王的人现在已经很近了,看他们,我怕我们又要给抓回监牢里去了。”它开始哭了。

    可是抱着它的大猴子把它放在地上,向其他猴子大叫:“伙伴们——一座桥!快:搭一座桥!我们只有一分钟做这件事。他们已经放开了队长的耳朵,他像只鹿一样奔来了。快一

点儿!一座桥!一座桥!

    医生开始奇怪,它们用什么东西来架桥呢,于是朝四下里看,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藏着木板。

    可等到他回过头来再朝峭壁上一望,只见一座桥已经给他架好,横过那条河——是一只活猴子一只活猴子连接而成的!原来在他转过身去的时候,那些猴子——真是快得像闪电——已经你抓住我的手,我抓住你的脚,用自己的身体架成了这样一座桥。

    那只大猴子对医生叫道:“走过去!走过去……你们大家……赶快!

    嘎布嘎布真的有点儿害怕:河上的桥这么窄,而且高得令人头晕眼花。可它还是平平安安地过去了,其他动物也一样。

    约翰·杜利特最后一个过桥。他刚到对岸,国王那些人已经奔到河边的悬崖上。

    于是他们只好晃着拳头怒吼。因为他们看出来,他们已经来迟了。医生和他所有的动物已经平安抵达猴子国,桥也一下子全拉到他那一边去了。

    这时候奇奇转脸对医生说:“有许多大探险家和白胡子博物学家兽经花掉漫长的、许多个星期的时间躲在森林里,就为了等着看猴子玩儿这种把戏。可我们以前从来设有让一个外来人看到过。看到这样一座有名的猴子桥的,你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