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达拉小公主讲了自己的经历;杰姆突然对她感到生气了

(选自《小纽扣杰姆和火车司机卢卡斯》之二十三)

[德]恩德 著    裴胜利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事情发生在暑假里,”莉茜这样开始叙述道,“按照惯例,我每年暑假都可以到海滩上去游玩。我爸爸甚至还同意我邀请七个小朋友一同去玩,好让我不觉得枯燥。后来,和我们一起去的还有另外三个专门照顾我们的老宫女。

    “于是,我们大家一起在海滩边一座十分漂亮的天蓝色的小城堡里住下了。城堡建在金色的沙滩上,门前就是哗哗的海水。

    “宫女每天都对我们说,只可以在城堡附近玩耍,不能跑远了,千万不能发生什么意外。起先我还听话,一直呆在她们可唤得应的地方;可是,宫女们每天老是重复这样的话,尽管我们是很听话的孩子,但这时我的反抗精神觉醒了。遗憾的是,我这个极端的反抗精神是十分可怕的。总而言之,有一天,我跑远了,自说自话地沿着海滩溜达起来。过了一会儿,我从远处可以清楚地看到,宫女和小朋友们开始找我了。可是我没有理她们,而是躲进了草丛中。又过了一会儿,我看到,我的伙伴们和宫女们从离我很近的地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呼唤我的名字;看上去她们都很着急,非常害怕。可是,我坐在躲藏的地方一声不吭。又过了一会儿,这些寻找我的人又回来了;我听见她们在说:她可能朝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这么一点时间她不可能走远。我听她们这样说,不由得幸灾乐祸地偷偷笑了起来。当她们走远后,我便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继续沿着海滩往前走,离那座城堡越来越远。我一边采集着漂亮的贝壳,把它们放入围裙中,一边轻轻地。唱着一支歌,以此来消磨时间;歌词是我自己临时编的,我唱道:

    “我独自漫步在海边,

    啊,多么美好,多么高兴。

    我是小公主莉茜,

    我想怎样就怎样,

    他们永远休想找到我!

    “不过,我绞尽脑汁想了好长时间,对其中的一句怎么也找不到押韵的词。正当我这么一边走一边唱着时,我突然发现,此时我眼前已经不再是平展展的海滩,而是一片磷峋的岩石了,这些岩石从海水中拔地而起,而且都是直上直下的。我觉得情况不太妙,可是我心里仍不想认输。不过,这时我没再继续往前走。突然,我发现在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船,它正在飞快地朝我这方向驶来,而且就在我站着的地方前停下来了。这是艘上面有着血红的船帆,帆上用黑色的颜料涂着一个巨大的‘13’的帆船。”

    说到这里,莉茜不由得打了个寒噤,接着沉默了片刻。

    “现在变得有趣起来了!”卢卡斯嗡嗡地说道,一边同杰姆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说下去!

    “那船就停在我前面一点的海滩上,”小公主接着说,看来她仍心有余悸,脸色也发白了。“我非常吃惊,像扎了根似的站在那儿。再说,那艘船非常大,面朝我的船体比那些耸立着的岩石还要高出一大截。这时,一个个子高大的人从船上跳了下来,并朝我走过来;这人看上去可怕得难以描述。他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这项帽子非常奇怪,上面画着一个死人骷髅头和两根交叉的骨头;上面穿一件花里胡哨的茄克衫,下面穿着一条宽大的马裤,脚上穿着一双高高的翻口靴子。另外,在他那腰带上插着好几把匕首、短刀以及手枪。他那只很大的鹰钩鼻子下面长着一撮长长的黑胡子,这胡子一直垂到腰带间。他那两只耳朵上挂着一对很大的金耳环;眼睛很小,互相靠得很近,它们好像是永远斜着的。当他看到我时,大声叫道:‘嘿,小姑娘!这个猎物真是棒极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粗,很低沉;我刚想从那儿跑开,可是他一把抓住了我的小辫子,一边哈哈大笑起来。这时,我看到了他的牙齿,那副牙齿又大又黄,简直同马的牙齿一样。他说:‘你这个小丫头,来得正是时候!’我—边大喊大叫,一边挣扎,可是这时周围当然没有能够帮助我的人。这个家伙把我举起来,然后把我——嗖!——朝船上扔了过去。当我在空中飞的时候,我心里还在想:‘要是我不跑出来……’后面的‘多好啊’三个字还没来得及想全——因为差不多就是在这同一时刻,便被船甲板上另一个人接住了;这个人同我第一眼看到的那个人一模—样,从长相到穿着打扮简直毫无两样。可是,这还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当我被放在甲板上站直了,我可以四下打量时,才发现船上还有一帮子互相之间没有一点点两样、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人。

    “这些海盗一上来就把我塞进了一只鸟笼。这是一种很大的鸟笼,它被—只粗钩子钩着挂在桅杆上。

    “这下我先前那种勇气一下子全消了,我拼命地哭,我的围裙也被泪水打湿了;我求这些人放了我。

    “可是,这些家伙根本就不理我,一点儿也不可怜我。那艘船飞快行驶起来,海摊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四周除了—望无际的大海,什么也没有。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傍晚时分,一个家伙来了,他从鸟笼的栏杆间塞给我一块干面包;还往笼子里递进来一小罐水。可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饿,根本就没碰那块面包;只是抿了一点点水,因为我被火热的太阳照着,而且眼泪都哭干了,现在变得很渴。天色黑下来了,海盗们点燃起几盏灯笼,然后将一只大桶滚到甲板中央;这些家伙围着大桶形成一个圈子坐下了。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只大杯子。这时他们都替自己从那只桶里灌满了一大杯酒,然后痛饮起来;他们一边喝酒一边用他们那怪声怪气的嗓音唱起了一支杂乱无章的歌。其中有一些词我还能记得,因为他们老是重复它们;这大概是他们最喜欢的歌词。歌词是这样的:

“‘十三个人坐在一口棺材上,

!!!——满满一桶朗姆酒。

他们喝上三天整,烈酒多么香,

!!!——满满一桶朗姆酒,

他们爱大海、烈酒和金钱,

!!!——满满一桶朗姆酒,

直到魔鬼把这十三个人招去那一天,

!!!——满满一桶朗姆酒。

    “我想数一下达些人,可是在跳动不定的火光中很难数清楚,再说他们互相之间又那么相像。不过我想,他们一定如他们自己歌中所唱的,是十三个人。我忽然也明白了,他们的船帆上为什么涂了‘13’这个数字。”

    这时,杰姆打断了小公主的叙述,恍然大悟地说道:“哦,我现在明白,邮寄我的包裹上为什么有一个‘13’了。”

    “谁邮寄包裹了,是什么包裹?”莉茜问。“你在同那头巨龙打交道时也提到了这件事;我早就想问你的。”

    “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这时卢卡斯插起来说道,“现在先让莉茜把她的故事说完;什么事都按照顺序来。然后再请杰姆说说,他经历过的事情。不然的话,大家会听得稀里糊涂的。”

    大家都同意这样做。于是,莉茵又接着叙述起来:“这些海盗就这么围坐在起喝着酒。可是我不久便发现,他们自己互相之间也常常把对方搞错。不过,这种情况对他们好像并不构成什么妨碍;显然,他们当中没人知道他本人究竟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其他人叫什么名字。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好像根本就无所谓,因为他们反正都是一个样儿。只有他当中的一个首领,他们一眼便能认出来,因为这个首领有一点同别人不一样,就是他的帽子上别着一个红五角星;大家都听他的,从不反抗。

“第二天我才吃了一点儿干面包,因为我饿极了。别的情况同前一天一样。黄昏时分,海盗们又围着烈酒桶坐下了;这时我听到那个首领在同其他人说:

    “‘听着,弟兄们!明天午夜我们又要在那个约定的地方同龙见面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他一边说这话边拾起头来朝我冷笑了一下。

    “‘这太好了,头儿,’我听到另一个人说道,‘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得到烈酒了。时间也的确到了,这桶酒就快没了。’

    “当时我心里明白,这些话同我有某种关系,可是我不清楚,究竟会怎么样。当时我的心情如何,你们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天夜里,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天上飘浮着一块块乌云,以至于圆圆的月亮不时被它们笼罩起来;海面上也变得忽明忽暗的。我呆在鸟笼里,都快要冻僵了。将近午夜时,我突然看到黑魆魆的天际处有道亮光闪了一下,我们这艘船接着便朝那个方向驶去了。当我们驶近那个地方时,月光刚好从乌云后面露出来,所以我一眼便看到了那几座光溜溜的、陡峭的岩石,它们从海水中拔地而起,上面蒙着一层闪着寒光的冰;有一头巨龙正坐在一座岩石上等着我们,他那黑漆漆的轮廓耸立在狂风呼啸的空中,显得十分清晰。

    “‘嘻嘻嘻嘻嘻!’当海盗船驶近他时,他这样发出声音道,同时他那两个鼻孔里分别喷出一缕缕绿色的和紫色的火焰。‘你——你们又——又给——给我送——送东西来了吗,小——小子们?’‘当然!’海盗首领仰头朝他喊道。‘这次是一个特别好的小姑娘!’

    “‘是——是吗?’那龙一边嘶嘶地说,边奸笑着。‘那么你们想换什么呢,你们这些老滑头?

    “‘老规矩了,’首领回答说。‘满满一桶正宗的苦恼国的朗姆酒,要“龙喉牌”的。对我和我的弟兄们来说,这是世界上唯一够刺激的烧酒。如果你不想换的话,那么我们就

走。’

    “他们又讨价还价地谈了—会儿,不过最后那龙还是把那满满一桶朗姆酒拿了出来,这会儿他一直就坐在这桶酒上;于是,他也从海盗手中得到了那只关着我的笼子。接着他们又商定了他们下一次碰头的时间,然后他们便互相告别了。透过呼啸着的风声,还能听到那十三个海盗的歌声,过了一会儿那船便在远方消失了。

    “这时,那龙才将关着我的笼子举了起来,仔仔细细地打量起我来。最后,他说道:

  “‘原——原来如此,我的孩子。玩洋娃娃,休息,散——散步,度——度假:现在,所有这些无聊的玩意儿通通都没了。现在到了你认识紧张的生活的最佳时候了。’

    “说完这些话,他便用一条厚厚的、完全不透明的桌布把我连同笼子一起裹了起来,这样我就完全处在一个黑暗的环境中了,再也看不到外面所发生的事,甚至连一点儿声音都听不到。

    “不过,起先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等待着,并且开始问自己,这龙也许干脆把我扔在这儿不管了吧?可是,他干吗要用东西换我呢?究竟等了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后来睡着了。你们也许会觉得奇怪,处在这样一种危急关头,我怎么会睡得着;可是,你们也得想想,自从我被海盗们抓住以后,我由于害怕和被寒风吹得浑身冰凉,几乎没闭过一眼;所以被裹在里面后,我觉得又暖和又舒服,加上里面又很黑——总之,我睡着了。

    “后来我突然惊醒了。我听到了可怕的嘈杂声。这是一种嘎嘎声、一种嘶嘶声和一种尖叫声,你们简直无法想象。与此同时,我的笼子开始左右摇晃,上下起伏,我就像坐在游艺场里的回旋滑道车里,胃里也觉得难受起来。这种情况大约持续了有半个小时,随后突然停住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四周—片宁静,最后我才发现,我的笼子已被放到了地上。笼子外面裹着的桌布也被揭去了;我朝四周打量起来——周围的情况我用不着对你们描述了,因为玛尔察恩太太的房子你们都看到了。当时最使我感到安慰的是,我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我不仅离开了那个倒霉的笼子,而且同别的孩子,就是这些孩子呆在一起了。

    “好了,其实现在要说的也不多了。反正,从那时起这日子也过得十分无聊和让人觉得忧虑。我们每天从早到晚被锁在课桌椅前,每天必须念书,写字,做算术,还学习别的东西。不管怎么样,我毕竟还是所有这些孩子当中最轻松的,因为在曼达拉像我这种年龄的孩子早就会读书,写字和做算术了。可是,我的同学们大部分都是初学者,那龙就百般折磨他们。此外,每当他情绪不好的时候,或者我们出差错的时候,他就会惩罚我们,我们会被罚写字,会遭受毒打。

    “每天天一黑,那龙就为我们解开拴在椅子上的铁链,然后把我们赶到那个睡觉的大厅里。我们是从来得不到晚餐的,因为玛尔察恩太太每天都能找到一个不同的理由惩罚我们,不让我们吃晚饭就去睡觉。我们也不可以对此发表议论,连私下议论都不允许;这是被严厉禁止的。那龙每天晚上都要在我们旁边呆很长时间,直到他确信我们全都睡着了为止。

    “不过有一天夜里,我成功地骗过了他。他刚走,我便爬了起来——我的床紧靠墙壁,我爬到床头上,透过岩洞往外张望。我立刻便发现,那儿太高了,想逃跑是很难的;不过我也看到了这条从我们下面流过的小河。我在琢磨着,我该怎么办;后来我突然想起了我在围裙中发现的那只奶瓶,这只奶瓶是我保存的纪念品。于是,我立刻便产生了一个计划。我连忙把其他孩子掐醒,轻声对他们说了我的打算。其中有一个孩子有一个铅笔头,还有一个孩子有一张干净的小纸片。后来我写了一封信,把信塞进那只小瓶子,随后让一个能掷远的男孩爬到我的床头上,把那只漂流瓶伸到岩洞外,扔进了这条河中。

    “从那时起我们便希望有哪个好心人会发现这只小瓶子,并会把它交给我的父亲。就这样我们每天等呀等——一直等到你们来解救我们。于是,我们现在就在这儿了。”

    小公主结束了她的叙述。她讲完了她的故事后,其他孩子也一个接一个地叙述了他们各自的经历。譬如,那五个缠着头布的棕色孩子是一天傍晚当他们在河边同他们的大象一起洗澡时遭到突然袭击的。那个印第安小伙子则是在一次胆大妄为的独自划着小木船到海上捕鱼时被绑架的。那个爱斯基摩小孩是在前往北极看望他外祖母回来的路上坐在一座冰山上休息时被他们抓住的。还有一些孩子是他们乘坐的远洋轮船驶到大海中央时突遭海盗的袭击和洗劫,所有的钱和值钱的东西,包括这些孩子都被海盗抢到了他们自己的船上,然后那些海盗把被洗劫一空的轮船连同上面的人和老鼠击沉了。这些家伙肯定都是些丧尽天良、野蛮粗暴的家伙,一共有十三个人。

    尽管这些孩子以前的经历各不相同,可是当他们到达那座铁山上后,他们的遭遇便同小公主所说的一模一样了。譬如像小公主所说,他们来到那个龙的石头房子里后,他们根本就不能说话了。

    最后杰姆也向这些挤在一块儿的孩子,尤其是对着小公主说了他以及卢卡斯在他们找到来龙城的路之前所经历的事情。

    “我现在完全明白了,”他仍没忘记他在苦恼国那所学校里所看到的情况,这样结束了他的叙述,“我压根儿就不想读书和写字,也不想做算术。对这些玩意儿我毫无兴趣。”

    莉茜从—边打量着他,然后抬了抬眉毛,说道:“哦,难道这些你都不懂吗?

    “不懂,”杰姆答道,“我也用不着去弄懂。

    “可是,你至少比我大一岁吧!”莉茵面露吃惊的神色说道。停顿了一下她又补充说:“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杰姆摇了摇头。

    “我觉得,这完全是多余的事情,简直是一种累赘,是毫无用处的。这种学习只会耽误大事。我现在既不读书也不写字,这不是很好么!

    “他说得对!”那个印第安小孩叫道。

    “不!”小公主口气强硬地说道,“学习是很有用的。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我不会写字的话,那么我就不会放出漂流瓶去,这样也就不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可是,你有再多的小瓶子也毫无用处,”杰姆反唇相讥道,“如果我们不把你们救出来的话。”

    “就是么!”那个小印第安人叫道。

    “是吗?”小公主也有点不客气地回敬道,“你恰恰是火车司机卢卡斯帮助过的。如果卢卡斯同你一样大字不识,你们会怎么样,我们又会怎么样呢?

    杰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他觉得,莉茜也许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可是,正因为这样他心里很恼火。这个小公主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想教训他吗?他毕竟在不久之前冒着生命危险把她救出来的呀!勇气和胆量说什么也比聪明更有价值。不管怎么说,反正他现在不想学习,就这样定了!

    杰姆脸上露出一副阴郁的神色,因此,卢卡斯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说道:“杰姆,老伙计,往那儿瞧!”他一边说一边指着东边的地平线,他们这条河正是往那个方向流去的。只见太阳正从那儿冉冉升起,给河面上撒下了万道金光,这情景远远望去显得无比壮丽。紧接着,这些旅行者又看到了远处别的东西所闪发出的金色的光芒:这就是宾城那干百座屋宇。

 (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2000年5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