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旅行结束;杰姆发现了透明树

(选自《小纽扣杰姆和火车司机卢卡斯》之五)

[德]恩德 著    裴胜利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他们在茫茫大海中航行着,一路上平安无事;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天气也一直很好。从早到晚,温和的海风持续不断地将船帆吹得鼓鼓的,使得埃玛始终能稳稳地顺风航行。

    “我只想知道,”杰姆几次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们究竟是在往哪儿开。”

    “不知道,”卢卡斯每次都充满信心地回答道。“等着瞧吧。”

    几天来,一直有一群飞鱼陪伴在他们身边,这使他们感到非常快乐。飞鱼大概是一种十分和善的动物。它们纷纷围在杰姆身旁;似乎在同他玩捉迷藏游戏。它们非常机灵,杰姆怎么都捉不到它们,甚至有几次由于用力过猛而扑咚一声掉进了海里;幸亏他水性很好,这是因为他还是很小的时候便在卢默尔国的海滩上学会了游泳。当卢卡斯把他从水里拽上来时,他便浑身湿淋淋地站在驾驶室的屋顶上;而那些飞鱼都一个个从水里竖起脑袋,张大嘴巴,似乎都在讥笑他。他们当然听不到什么声音,因为众所周知,鱼是不会发出声音的。

    如果这些旅伴肚子饿的话,那么他们就从珊瑚丛中寻觅海梨和海参吃。那些珊瑚往往都是长得很高的,它们从海底一直伸展到海面上。这些海中水果不但营养丰富,有多种维生素,而且还汁多水分大,所以这两个朋友从没觉得口渴过。(海水是不能喝的,因为它太咸。)

    白天,他们互相讲故事,或者吹奏曲子,或者下棋。为谨慎起见,卢卡斯带了一盒子这种团体游戏的棋子,因为他已经料到,这是一个漫长的航行。

    如果他们想睡觉,这也没关系,他们可以打开煤水车的盖子,平时这盖子总是关着的,这样是为了不让海水溅进去,透过备用煤的孔隙渗入到驾驶室。他们进去后卢卡斯再从里边小心翼翼地把煤水车的门关上。”然后,他们便蜷缩在暖和的被子里,这样他们觉得很舒适。毫无疑问,这是个相当窄小的舱房,不过呆在里面十分惬意,尤其是每当海水从外面哗哗地打在填塞好的门上时,埃玛便会像一只大摇篮似的上下颠簸。

    一天早上——准确地说是他们这次旅程中第四个星期的第三天——杰姆醒得非常早,因为他觉得,他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想。“埃玛怎么不摇晃了,而是静静地停下来了?

这时卢卡斯仍熟睡着。杰姆决定自己先去看看。为了不惊动朋友,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踮着脚尖,通过窗子朝外张望。

    晨光熹微;他仿佛看到眼前有一片神奇而又娇柔的景色,如此美妙的地方他还从没有看到过;即便在书中的插图里也没看到过。“不,”他打量了一会儿说道,“这不会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梦,我站在这里,看到的一切一定都是梦境。”

    想到这里,他连忙又去躺下,并且闭上了眼睛,想接着做梦。可是,他闭上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由此看来,这可能不是做梦。他又站了起来,朝窗外张望,这时那景色又出现了。外面到处是一片各种各样神奇而又漂亮的树木和花朵;可是令人奇怪的是,它们似乎全都是透明的,就像五彩缤纷的玻璃那样透明。在杰姆望出去的窗前就竖立着一棵苍劲茂盛的古树,只见它非常粗壮,它那树干恐伯三个人都合抱不过来。透过这棵大树,后面的景色尽收眼底;从那儿望去,就如同在透过一个用来观赏的玻璃罐似的在朝远处观望。这棵树是那种柔和的紫罗兰色,所以,那后面的景色也都成了柔和的紫罗兰色。

    那儿草地上有一片薄雾在萦绕飘浮;河流纵横交错,从草地上婉蜒流过;小河上架有十座座用瓷器制成的小巧玲珑的桥。这些小桥中,有些还配有奇异的桥顶,桥顶上挂着成百上千个银质小铃挡,这些小铃铛在晨曦中闪闪发光。在许多树木和花卉上也同样挂着银质小铃铛,每当微风从大地上习习掠过时,四周便会发出一阵丁丁当当的声响,这银铃声此起彼伏,很是悦耳动听。

    硕大的蝴蝶舞动着闪闪发光的翅膀在花卉间飞来飞去;小鸟们用它们那长长的弯曲的喙从花萼中吮吸蜂蜜和露水。这种小鸟比花蜂大不了多少(人们称它们为“蜂鸟”。它们是世界上最小的鸟,看上去就跟纯的金子和宝石似的)

    在很远的地方,在天际边,一座大山拔地而起,直插云霄。这是—座红白两色相间的山脉,从远处望去,就像是用巨人国儿童练习本剪成的美丽的花边。

    杰姆直愣愣地望着,惊讶得连嘴都合不拢了。

    “嘿,”他突然听到卢卡斯唤道,“你别那么傻乎乎地绷着脸了,老伙计。早上好,杰姆!

    说着,他使劲地打了个哈欠。

  “噢,卢卡斯!”杰姆结结巴巴地说道,目光仍未从眼前那片景色中离开。“这儿外面……一切都是透明的……还有……还有……”

    “怎么会是透明的呢?”卢卡斯问,—边又打了个哈欠。

    “水么,据我所知,总归是透明的。这一望无际的水使我觉得有点儿厌烦了。要是能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抵达一个陆地就好了。”

    “什么水?”杰姆几乎是充满激动地叫道。“我说的是这些树木!

    “树木?”卢卡斯问道,一边伸了个懒腰,身上的骨头发出了咯哒咯哒的声响。“你还在做梦呀,杰姆。海上哪有树木呀,也根本没有什么透明的东西。”

    “不是海上!”杰姆叫道。他变得有点儿不耐烦了。“这外面是陆地,还有树木和花儿,还有小桥和大山……”

    他拉住卢卡斯的手,想把他拽起来。

    “嘿,嘿,嘿!”卢卡斯一边站起来一边嘟嘟囔囔地叫道。然后,他通过窗户朝外面望去;外面是一片童话船的世界,这当儿他好长时间一句话都没说。最后他才惊叫道:“哎呀呀,我的天哪!

    随后,他又好长一段时间什么话都没说。他完全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住了。

    “这究竟是什么国家呢?”杰姆终于打破沉默道。

    “真是些神奇的树……”卢卡斯仍沉浸在深思中,不由得嘟囔道,“到处是银的小铃铛,还有弓形的瓷器小桥……”他停顿了一下,突然又大声叫道:“如果这不是曼达拉国的话,那么我就宁可不叫火车司机卢卡斯了。杰姆,快帮帮我!我们要把埃玛推到海滩上去。”

    他们爬出驾驶室,把埃玛推到了岸上。一切安排妥当后,他们才又坐下,在一片宁静中用早餐。他们将储存的最后一点海黄瓜都吃了。然后,卢卡斯点了一斗烟。

  “我们现在去哪儿?”杰姆问道。

  “最好么,”卢卡斯考虑了一下说道,“我们先到宾城去。据我所知,这是曼达拉的首都。我们倒要看看,我们是否能同皇上谈谈。”

    “那么你想同他谈什么呢?”杰姆问,他很钦佩卢卡斯的勇气。

“我想问问他,他是否能雇用一台机车和两个火车司机。也许他正需要这玩意儿呢。这样的话,我们就能留在这儿了,你说是吗?这个国家看来还真不错呢。”

    于是,他们开始干活,让埃玛重新在陆地上开起来。他们先拆除桅杆和布帆,然后打开那些填塞得好好的门,又小心翼翼地去掉所有裂缝中的油灰和麻绳,最后给锅炉灌满水,往煤水车上装满干木柴,这些木柴海滩上遍地都是。

    他们干完这一切后,便开始给锅炉生火。实际情况证明,这些透明的木柴燃烧起来几乎同煤一样好使。当锅炉里的水沸腾时,他们便轰隆轰隆地出发了。这老伙计埃玛还真不错,感觉比在海上航行时还要好,因为海水毕竟不是它整个生命的要素。

  不—会儿工夫,他们便来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路上,在这条大路上长驱直入,感觉特别舒服。他们当然没有朝那些瓷器小桥中的任何一座小桥上驶去,因为谁都知道,瓷器这玩意儿很容易破碎,也特别经受不了重压;要将一辆火车头开上去,那还了得。 

    所幸的是,他们也用不着往右拐或者往左拐,因为那条大道直达曼达拉的首都宾城。

    他们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往地平线那头开去,并且一直开到了抹着红白相间的条子的山上。可是,当他们开了大约五个半小时之后,杰姆才爬到火车头的车顶上,打算观察一下;朝远处一看,这才发现,前面有成千上万个大大的圆屋顶,这些圆屋顶在太阳的照耀下像金属似的闪闪发光。

  杰姆朝下面大喊大叫起来,告诉卢卡斯他所看到的一切;而卢卡斯则回答说:“这就是宾城的金房子。这么看来,我们这条路是走对了。”

    他们又行驶了半个小时后,才终于到达了宾城。

 (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2000年5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