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小蝙蝠精旅行历险记》)

(德)安·佐·博登布格 著

安生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他们抬着棺材小心地穿过门,在这里,他们几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安东站在过道里,他还背着黄麻袋,呻吟着放下棺材,揉着疼痛的手指。

    “我想知道一下,你会不会也为我这样劳累。”他咬牙切齿地说。

    “我……我一个人也能搬棺材。”蝙蝠精立刻说,“你只要对我说去哪里。”

    每当安东有理由批评他什么,他总是企图转移话题。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他们不可能多说什么!于是安东说:“往右。”

    这时列车员往左走了,安东觉得这样最好,他们可以朗相反的方向尽可能跑到车厢的最后面,以便在那儿下车。

    蝙蝠精双腿颤抖,忧心忡忡的目光集中在摇晃的地面上,他把棺材往过道里搬,汗水挂在他的额头上,尖尖的牙齿上下摩螺发出喀嚓声。

    安东为他撑住门,而他却大声叫骂着放下棺材,并疲劳地坐在上面。

    “嗨,我们必须继续下去。”安东生气地大喊。

    “我真倒霉了。”蝙蝠精唉声叹气。

    “你大概想让列车员发现我们?

“不。但我感到所有的东西都在眼前转。”他摆出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安东确实为他感到难过,“我们没多长时间好坐了?

    “喂,”安东不肯定说。无论如何他们在车厢的最后面会比较安全些。另一方面,过不多久他们就到达大奥尔登比特尔了,因为火车已经减速。他朝铁路路堤两边看去,看到了窗户里亮着灯光的房子。

    “就这样吧。”他说,“但是你不要引人注目。”他补充了一句。

    这个告诫本来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小蝙蝠精肯定不会干蠢事。但是安东仍然友好地再次向他指出,因为他现在依靠他的帮助,而且他会支配安东做出像蝙蝠精一样的举止。

    蝙蝠精向他投去愤怒的目光,但是什么也没说。

    “但愿你到了大奥尔登比特尔后重新变好。”安东说,“我同样不能单独搬棺材了。”

    “明白。”蝙蝠精嘟哝道,“但愿这种可怕的咕咚声和嘎拉声仅一次就消失。”

    事实上,当火车进站后,蝙蝠精有病的外貌就变好了。安东没催促他,他就站起来,把棺材往门口推去。

    这时候安东打开车厢门,朝外窥望。他轻松地断定,他们的车厢停在车站比较后面的地方,离车站大厅相当远,一位老先生手里拿着一束花在车厢前来回走。

    他的对面有一个自行车停车处,一条狭窄的小路沿着停车处伸展,路旁围着密密的矮树丛。

    他们可以迅速地、并且毫无危险地到达那里——倘若蝙蝠精不丢下安东不管,并帮个忙的话

    安东不安地转向他,本来他担心小蝙蝠精又会蹲在棺材上观望,但是事实证明他的担心

是多余的:小蝙蝠精已经抬起棺材的后面一端,并且等着安东抬起前面一端。

   “一切正常?”他轻轻地问。

    安东点点头,“对面有一条黑乎乎的小路。我们待在那里很安全。”

    当他们来到矮树林,安东再一次回头望。他清楚地看到夫人慢慢地走下车厢的梯级。她被手捧花束的老先生搀扶着。再前面有两个妇女在车站上四周环顾着寻找着什么。她们穿粗呢大衣、时装裤和旅游鞋。

    “啊呀,是她们。”他叹息道,“现在不用逃了。”

    “她们是什么人?”蝙蝠精问。

    “戴漂亮帽子的妇人。”安东没好气儿地回答。他觉得,现在他们没有时问去谈论那两个女人。更重要的事是要打听出,这条路通往哪里。他们怎么去小奥尔登比特尔。

    安东在这条路的尽头站住了。“我们应该把棺材放在这儿,先把四周打量一下。”安东不得不大声嚷嚷,因为这时候火车启动了。

    “不让我留下看守棺材吗?”蝙蝠精说,“我偏要留下来,我宁可坐在上面,直到你回来。”

    这正中安东的意,因为他单独活动要自由得多。

    他直言道:“但你表现……”

    “不要引人注目,对吗?”蝙蝠精恼怒地打断他的话。

    “不用担心,首席教师先生。”

 

    在去小奥尔登比特尔的路上。

    安东往前走去,他断定,这条路通大街,他估计得果然不错。使他感到意外的是,没有栅栏,没有障碍物,就连金属丝网都没有踩到。

    这儿恰恰是乡村火车站的前半部分,他高兴地想。他本来担心,他们必须把棺材抬过高高的围墙或铁丝网栅栏。要不就是他们在最恶劣的情况下穿过车站大厅。

    大街孤零零地躺在灯光下。只有车站大厅前两辆汽车在上客,一辆黑色的大型轿车和一辆谈蓝色的客货两用车。大街到火车站为止,因为车站前的小场地后面一片黑乎乎的。

    安东在大街口看到一座大楼。他在霓虹灯广告上可以看出拉赫格鲁贝尔旅店几个字。旅店坐落在一条宽阔的大街旁。这条大街显然是条干道。那儿还有两块指示牌。

    指向左边的一块牌子上写着:旧莫膝,12公里。下面一块小牌子:小奥尔登比特尔,2里。

    向右边的指示牌上写着:劳米伦,25公里。

    安东轻松地叹口气。现在他至少知道了他们要去的方向。与火车的路程相比,去小奥尔登比特尔最近,才2公里。这是轻而易举的事。也许带着沉重的棺材有点儿费劲,但与先前遇到的紧张状况相比,这实在算不了什么。

    安东听见火车站大厅前的汽车开动了。他躲在一棵大冷杉树后面,这样他就可以眺望大街,而自己又不会被人看见。他先看见一辆黑色的大型轿车从他身旁驶过,开车的是一位老先生。他清楚地看到老先生的旁边、头往后靠的是吉夫蒂希太太,轿车驶向于道后往右拐。

    然后是那辆蓝色的客货两用车。它由一位太大驾驶。后面座位上坐着两个穿粗呢大衣的妇女。安东看着她们往左边旧莫滕的方向驶去。

    他又站了一会儿并倾听着。从旅馆里传出低沉的嘈杂声。远处一辆汽车在按喇叭。一条狗在铁路路堤的另一边吠叫。

    终于到乡下了!安东想。幸亏没人知道,一只蝙蝠精刚刚来到。但愿一切顺利,一个人都不知道。

    安东转身走回小路。小蝙蝠精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他说。

    安东忍不住嘲笑他:“你没有我能干得了什么?找到乡下墓地了?

    蝙蝠精愤怒地瞥了他一眼。

    “最好帮我搬棺材。”他发牢骚。他斜着眼看着安东的脖子,威胁道,“或许你想等到我肚子饿?

    “饿?”安东害怕了,“不过我们马上就到小奥尔登比特尔了。只有2公里。我们很快就到了。”

“你现在认识路了?

  “是的。”

    “那好吧,我们走。”

    蝙蝠精抓住棺材的后面一端。安东抬起前面一端。他们就这样抬着棺材朝大街走去。到了街上,安东朝左右窥望着,然后他朝蝙蝠精点头示意。“来!”他轻轻地说。

    他们路过旅馆,那里的门开着。音乐声很响,但没人去看。一辆汽车停在旅馆前,安东站在汽车的背明处。

    “什么事?”蝙蝠精悄悄地说,“你大概不知道我们该朝哪里走?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在考虑,走大街的哪一边比较好。”

    蝙蝠精朝大街的另一边看。“当然是走对面好。那里的房子小,而且万一有汽车来,我们可以躲在矮树和灌木中。”小蝙蝠精说。

    “但是穿过这高高的草地很困难。”安东说。他看来宁可留在这一边,在人行道上走。他们毕竟还得跑很远的路,而且他的手现在已经很酸了。

    然而蝙蝠精坚决地说:“对面安全。”

    “你那么认为?”安东说。

    他们穿过大街继续朝小奥尔登比特尔的方向走去。

    过了一会儿安东说:“我想停一下。”

    “你想停一下?”蝙蝠精问,“什么事?你想休息?

    安东清清嗓子:“我……哎……只是想停一下。”

    一辆轿车驶近。他们迅速地放下棺材,蹲在一棵矮树后面。

    “你从来不想吗?”安东问。

    “我想什么?

    “啊呀,我想小便。”

    “原来是这样!”蝙蝠精终于明白了,“你要小便。我不要。我最后一次小便大约是在一百年前。”

    “真的?”安东感到惊讶,“是不是所有的蝙蝠精都这样?

    蝙蝠精看着他并发出冷笑:“你是不是想说,安娜不是这样的? 

    “你怎么扯到了安娜?”安东加以制止。他发觉自己脸红了。

    他马上说:“那我走了。”于是他消失在一棵树后面。

    “快一点!    然后他们继续赶路。不久安东的手火辣辣的,而且他的手臂和肩膀感到好像散了架似的。

    你还行吗?”蝙蝠精问。

   “嗯。”安东压低声音说。

    他在老远的地方就看见了小奥尔登比特尔的地名牌。他会坚持到那儿!

(少年儿童出版社1998年8月出版,编辑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