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合适的玩笑

(选自《小蝙蝠精旅行历险记》)

(德)安·佐·博登布格 著

安生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现在这位夫人关上手提包,唉声叹气。

    “幸亏家里我有一副备用眼镜。”

    安东和小蝙蝠精看着,并像搞阴谋诡计的人似的笑了。然而他们的喜悦没有保持多久。

    “你们叫什么名字?”夫人问。

“我的……名字?”安东说,并向小蝙蝠精投去求助的眼光。而蝙蝠精只是耸耸肩膀。

    “我……我叫安东·博思扎克,”他终于犹豫不决地说,“而这位……这位是我的哥哥,吕迪格尔·冯·施洛特尔施泰因。”

    “你的哥哥?啊呀,真可爱。但是你们兄弟俩为什么不是同一个姓呢?

    “不同的姓……哦,是这样的……”这一点他没考虑到。然而他找了一个借口,“我们的母亲是第二次结婚。你知道。我哥哥是我妈妈和第一个丈夫生的,他也就比我大得多。”

    安东把那个多字说得很夸张,因此她感到好笑地追问:“大得多?那么他到底几岁呢?

    安东一下子愣住了。这个问题他该怎么回答呢?

    “十四岁。”蝙蝠精在他的座位上用阴森低沉的声音说。

    “十四岁?”她笑着重复道,“接下来我真的该对你们直呼其名了。你们叫什么名字?安东和……?

    “吕迪格尔。”蝙蝠精发牢骚似的说。

    “安东和吕迪格尔。而我把你们看作成年人了,我这糟糕的眼睛。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可你们怎么还在路上?你们的妈妈不担心吗?

    “她才不担心呢。”蝙蝠精嘶哑地说。

    安东赶快说:“我们就是要去乡下的姨妈那里。

    “去哪儿?

    “小奥尔登比特尔。”

    “小奥尔登比特尔?”她惊讶地叫起来,“那我们是到同一个旅行目的地。”

    “是么?”安东吃惊地说,“这么说来你也是去小奥尔登比特尔?

    她笑了。“不。但我必须在大奥尔登比特尔下车,刚好同你们一样。我住在劳米伦附近。”

    “也是这个地方。”安东轻轻地告诉蝙蝠精。

    “你们的姨妈叫什么?

    “我们的姨……姨妈叫什么?”安东吓了一跳。他当然早就忘了他们要去度假的那个人家的姓名了。他只知道,她住在旧乡村路13号。但他当然不能把这地址泄漏给她。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他说,“我们总是叫她英格姨妈。”

    在小奥尔登比特尔大概有好多妇女名叫英格的,那位夫人似乎没发觉他在当着她的面撒谎。

    “英格,英格……”她考虑着,“英格·皮彭布林克?

    安东咬住舌头,不让自己笑出来。他摇摇头说:“不是。”

    “英格·格罗滕布洛姆?

    “不是。”

    “那好吧,”她说,“其实我对那里并不熟。毕竟劳米伦距离小奥尔登比特尔有30公里。”

    成功了!安东对着蝙蝠精咧嘴而笑。

    “那你们的姨妈一定会在车站上接你们了?

    “为……为什么?

    “因为到小奥尔登比特尔还有2公里。”

    “嗯,是啊……”安东求救似的看着小蝙蝠精,而蝙蝠精却神经质地把手指弄得喀嚓喀嚓响。

    “要不然我们送你们去小奥尔登比特尔。我丈夫开着汽车在车站等我。”

    “不用,不用,非常感谢!”安东急忙说,“我们的姨妈当然会来接我们。而且我们的行李肯定无法装进你们的汽车。”

    说着他指指包起来的棺材。

    她眯起眼睛:“这东西确实很大。”

    “这里面有许多东西,”安东解释说,“乡下买不到什么东西,比如衬衫、裤子、手帕、牙刷、短袜、修面香液……”他不说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再说什么。

    蝙蝠精讪笑地补充道:“还有血。瓶子里的血,玻璃器皿中的血,罐头中的血……”

    “你说什么?”夫人诧异地说,“血?

    “我哥哥是在开玩笑。”安东连忙解释,让夫人平静下来。

    “不可以用这种东西开玩笑的。”她教训他,“血是很宝贵的东西,我们生命的液体。但是你们小孩子显然还不懂这一点。或许你们知道,我们的身体为什么需要血?

    “我能否知道,我们的身体为什么……”安东顿了顿,瞥了蝙蝠精一眼,“别说了!

    “那么你看,血为我们的身体提供养料和氧气。这一点我知道,因为我曾经献过血。”

    “献过血?”蝙蝠精的眼睛一下子闪闪发亮,他的牙齿咬得喀喀响,“你的血真的很好吗?

    她沾沾自喜地笑了。“当然,我的血一向都很好。”

    “但现在你不再献血了吧?”蝙蝠精用嘶哑的喉音问。

    “不献了。”

    “那么你身上一定有满满的血喽?

    “是的。”她笑了。

    幸好她看来没有察觉,蝙蝠精露出了他那可怕的猛兽般的全副牙齿,而且正慢慢地、一厘米一厘米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眼睛里流露出陶醉的目光。

  顷刻间安东吓得呆若木鸡。紧接着他跳起来,冲向蝙蝠精,把他推回到座位上。

  吕迪格尔!”他大叫一声,并摇晃着他。

  “什么事?”夫人关心地问,“你哥哥病了,是因为我们谈血谈得太多?他大概有点神经过敏,你说呢?

    “对,对,”安东仓促地表示同意,“他很神经过敏。首先是他的胃,也许他没吃饱。”

    “啊呀,你哥哥饿了。”她说,“但愿仅仅是这个原因。”

    她站起来,从行李架上拿下她的篮子。“我带着足够吃的东西。”

(少年儿童出版社1998年8月出版,编辑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