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版)

(江苏少年文艺年度创意奖)

 李志伟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遇见幻影男孩之前,我孤独地活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世界。我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疑问,但是没有人给我明确的答案。

    我问父亲:“人为什么活着?”

    父亲说:“你的小脑瓜成天在想些什么?”

    我问老师:“11为什么等于2?”

    老师说:“我看你是存心捣乱。”

    我还问过其它问题,比如“人为什么不象狗一样爬?”“渔网为什么有窟窿?”“抽屉为什么有桌子?”没有人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我怀着满肚子疑问,孤独地活在世上。白天我控制自己什么话都不说,晚上却无法控制自己做梦。我的疑问在睡梦中纷至沓来,导致我出现梦游的症状。晚上我在床上躺下,早上就会在不同的地方醒来:有时缩在床底,有时倒立在浴缸中,还有一次我把自己四四方方地折叠起来,塞进了樟木衣箱。

    那天夜里,我突然从刺骨的寒冷中惊醒。睁眼一看:我居然高悬在夜空!

    “我怎么梦游到这里?”我诧异,“我为什么不掉下去?”

    我低头,发现胯下有一个温乎乎的东西——一匹白色的马,长着一双翅膀。

    这马是哪里来的?我怎么会骑到它背上?这么想着,白马突然昂首“咴——”地叫了一嗓子。我心底顿时升起一股豪情,不由得也昂首长啸“咴咴——!”

    我居然发出了马的声音!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我就是马,马就是我。我和长翅膀的白马是一体的。

    果然,我脑子里怎么想,白马就怎么飞。我穿越厚厚的夜幕,在地球上空翱翔。我看见一个小阁楼里亮着微弱的灯光,老师在伏案备课;我看见豪华的建筑里灯红酒绿,一群胖子桄筹交错;我还看见无家可归的孩子睡在天桥下面,不停地把小脚往破衣服下面缩……

    就这样,我把白天和黑夜颠倒了一下。白天我梦游,大家以为我清醒;夜晚我清醒,别人以为我在梦游。我经常穿戴整齐,在父母的注视之下,幽灵般扑向窗口。一出窗口,飞翔的马就出现在我胯下。我信马由缰,遨游苍穹。

    有一次,我驾驭飞翔的马飞上北极的冰山,一览苍茫的冰雪世界。壮怀激烈之时,突然听见“哧”的一声,飞翔的马象一个戳破的气球,迅速萎缩。

    我的第一反应是救它,为它做人工呼吸。我往马兄弟嘴里吹气,马兄弟的两个嘴角就哧哧漏气。同时,我吹进去的少量气体又从马兄弟的硕大鼻孔里喷出,扑在我脸上。

    正当我手忙脚乱之际,一个声音响起:“你不累吗?”

    我以为马兄弟心疼,就说:“不累。”

    话音一落我就愣住了,原因有二——

    1.马兄弟不会说话;

    2.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猛地回头:背后没有人!

    这里是冰山之巅,只能容下四、五个人站立。如果有人,我不可能看不见。

    我揉揉眼睛挖挖耳朵,继续为马兄弟治病。

    “请你不要折腾它,好吗?”那声音又说。

    我蹦了起来,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背后还是什么都没有!

    “你为什么紧张?”那声音说,我感到它就在我面前,伸手可及,“你看不见我吗?”

    我摇头。

    “真的?”那声音有些失望,“我本以为,拥有一匹飞翔的马的人,应该能够看见我呀!”

    我有些惭愧,就象老师责怪我做错了一道题。

    “这是一匹好马,”那声音说,“变成空口袋可不怪它,”

    “那怪谁?”

    “怪你,”那声音说,“飞翔的马是你的想象力,可你再也不会提问,想象力枯竭啦。”

    我真的惭愧了。它说得对,每天在大人和工作之间梦游,我的想象力越磨越钝。我看见大树就认为它是大树,想不到它是大地撑开的遮阳伞;我看见星星就认为它是星星,想不到它是穷人的钻石。看来我真的老啦。

    “这样说话不方便,我变成你能看见的形式吧,”那声音说,“你想让我变成什么?”

    “变成……一个男孩吧。”

    我眼前的空气起了变化:先是象毛玻璃一样不透明了,接着象浓雾一样翻滚起来;最后,这团浓雾凝聚成一个男孩,很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我很高兴有这样一位同伴。

    “幻影男孩。”他笑笑,“你冷吗?你在发抖。”

    “这里是北极,”我说。

    “为什么不生火?”

    “没有燃料,”

    “冰就是燃料,为什么不把冰点燃?”

    我掏出打火机,假装往一颗冰笋上凑。

    “别逗了,”我笑出来,“冰怎么能燃烧呢?”

    “你点过冰吗?”幻影男孩问。

    “那倒没有,”

    “你不妨点点看,”

    我将信将疑地燃起打火机,往冰笋上一碰——蓬!冰笋燃烧起来,象一支巨大的蜡烛!

    我目瞪口呆。

    “不仅冰可以燃烧,水、钢铁、砖头都能燃烧,”幻影男孩说,“我也可以燃烧。”

    他拿过我的打火机,打着了往自己身上凑——蓬,幻影男孩真的燃烧起来!

    “危险!”我大叫着扑上去,幻影男孩身上的火却熄灭了。

    “我怕烧着你,”他笑着说,“我是不怕烧的,因为我的身体与你们不同。我给你表演一个节目吧,”

    不等我回答,幻影男孩开始变形。他先变成一只老鼠,又变成一头大象;然后变成一个垃圾筒,再变成一根旗杆;他变成水做的人、火做的人,变成完完全全由一团耀眼的光组成的人。最后,他变回可爱的小男孩形象,笑容满面。

    以前都是我骑着飞翔的马吓唬别人,这次我变成了惊吓的对象。

    我呆了半天,终于冒出一句话:“你是谁?”

    “我不能确定,我究竟是谁,”幻影男孩说,“自从地球上出现生命,我就存在了。”

    幸亏我看过幻影男孩的表演,听了这番话才不至于翻白眼。

    “随着生命的进化,我越来越强壮,”幻影男孩说,“我在生命的历史中漫游,伴随着生命成长。”

    “什么,你能在时光中旅行?”

    “是的,”

    我感兴趣了,“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可以,”幻影男孩说,“抓紧我的手。”

    我握住他的小手,随着他升离地面。越升越高,我的视线模糊了……当我的眼前再度清晰时,我发现大地不见了,四周一片黑暗。脚下,流淌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大河。

    “这是银河吗?”我问。

    “不,这是历史之河,”幻影男孩答道,“色彩代表历史的活跃程度:金黄色的河段说明这个时期繁荣昌盛,白里透红的河段说明正在发生战争……”

    “那么灰色呢?”我问。历史长河里,多数都是这种颜色。

    “这些时期想象力被压制,历史进展缓慢。”

    “我们去看看吧,”我指着灰色河段说。

    “请跟我来,”

   

    时间:三百年前,欧洲宗教时代。地点:一座斜塔前。

    从它的倾斜程度,我判断出:这是著名的比萨斜塔。

    塔下围着很多穿长袍的人,相互议论。

    “伽利略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有人说,“昨天我让羽毛和泥巴同时落下,分明是泥巴先落地。”

    “可他竟然说,一大一小两个铁球,将同时落地!”另一个人说,“我早就准备好臭鸡蛋了,就等实验失败他走出来,邦的一声扔在他头上!”

    “鸡蛋叫‘啪’,”第一个人说着,摸出一个铁榔头,“这东西砸在头上,才叫‘邦’!”

    第二个人竖大拇指,“还是你狠,佩服佩服!”

    我对幻影男孩说:“原来是伽利略扔铁球的实验,我知道成功了。”

    “我也知道,”幻影男孩忧心忡忡地说,“可是结果并不好。”

    这时一个人敲响铜锣,大喝一声:“开扔!”

    只见塔顶出现一个小小的人影,他一松手,两个铁球呼的落下——噗!铁球砸在土地上,只有一个响声——同时落地!

    “这……”观众全部惊呆!

    一个人突然从树丛里跳出来,活蹦乱跳地嚷道:“哈哈,我成功啦,我成功啦!”

    我更正:“是伽利略成功了!”

    “我就是伽利略。”

    “什么?”我望望塔顶,“伽利略不是在塔上吗?语文课本说得很清楚!”

    “我有那么傻吗?”伽利略得意地说,“底下的人准备好揍我了,如果失败,我在塔上往哪儿逃?塔上是我的助手。”

    我赞道:“狡猾!”

    这时,一队僧侣突然冲过来,一把抓住伽利略。

    “姓伽的!”一个大胡子僧侣气势汹汹,“你支持‘日心说’,严重违反教条,跟我们走一趟!”

    “喂,有没有搞错?”我打抱不平,“伽利略的实验成功了,你们该祝贺才对!”

    “你是谁?”大胡子口气软了软,“你和主教大人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这就好——拉下去砍了!”

    后面的卫兵扬起斧头。我吓坏了,使劲想跑。可是我突然发现,我的腿不见了!

    卫兵也很吃惊,“报告大人,他的身体消失,只剩脑袋!如果没有脖子,我就不能砍头!”

    大胡子僧侣皱眉头。

    幻影男孩笑了,“效果不错吧?这是我从《爱丽斯漫游奇境记》中学来的。”

    原来是幻影男孩在帮我,我放心了。

    大胡子僧侣见奈何不了我,就把注意力转向伽利略:“姓伽的,我也不废话了——拉下去砍……”

    “慢!”一个小眼睛僧侣制止,“我们以慈悲为怀,给老伽一次机会吧。”

    大胡子挠挠头,“好吧,你来,”

    小眼睛:我说老伽,你为什么跟着哥白尼和布鲁诺瞎掺和呢?

    伽利略:这不是瞎掺乎,这是科学。您要是有理,我一样跟您瞎掺和。

    小眼睛:布鲁诺后来怎么样?玩火自焚呀!难道你也想这样?

    伽利略:可是真理……

    小眼睛:真理就是事实,事实就是真理。我所知道的事实是:如果你变成一撮灰,你老婆和孩子……

    伽利略沉思。

    小眼睛:还犹豫什么,不就是一句话吗?

    伽利略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我同意太阳是绕着地球转的。”

    幻影男孩悲伤地望着我,“想象力的遭遇,你都看到了……”

    

    我伫立在历史长河边。

    “我们去那里,”我指着发光的河段,“明亮象征着繁荣,那个时代的想象力一定得到充分的发挥。”

    “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我们去的是公元一千九百六十九年,地点在月球。

    “为什么来这里?”我仰望蓝色地球问。

    “因为几分钟后,地球人将首次踏上月球。”幻影男孩回答。

    “首次?”我开玩笑,“我们比他们先到,我们才是‘首次’。”

    “未必,”幻影男孩说,“你看——”

    我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不禁大吃一惊:在月球的浮尘上,印着清晰的脚印!难道在我们之前……

    来不及细想,天空中出现一支巨大的火箭。那火箭笨拙地降落在月面。

    “我们要不要欢迎?”我问。

    “不能让他们看见,”幻影男孩说,“第一次来到外星球,宇航员内心充满了恐惧。还是不要吓他们了。”

    幻影男孩将我们隐形。我亲眼目睹人类的伟大时刻——

    第一个走下登月舱的是队长阿姆斯特朗。他面对摄像机,在月面踩了一个脏脚印。

    “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小步,”阿姆斯特朗背台词,“可是对人类来说,这是一大步。”

    拍摄结束,阿姆斯特朗看见队员在吐舌头。

    “怎么,我演得不好?”阿姆斯特朗问,“由于恐惧,我的声音有点颤抖……”

    “不是这个,”队员指向远方,“您看那边,”

    阿姆斯特朗回头,看见那摊乱七八糟的脚印。

    “这不可能!”

    阿姆斯特朗用放大镜看,再用显微镜看——真的,真是脚印,而且是光脚板的人类脚印!

    众所周知,月球上没有空气,宇航员必须穿上特制的、笨拙的宇航服。而这些脚印说明:在他们之前,早有人登上月球;他或她还撒丫子在月球上痛快淋漓地奔跑!

    阿姆斯特朗感到绝望。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地球人花费成吨的美元把火箭炸上月球,不仅可笑,而且十足的可怜!

    阿姆斯特朗架起照相机拍照。就在按快门的一刹那,天空突然射下一道光柱,将他笼罩其中。阿姆斯特朗抬头,看见身体上方悬浮着一个巨大的碟形飞行器。飞行器里亮着光,舷窗后面站着一排绿色小人。它们朝阿姆斯特朗挥着三个手指的手掌。绿色小人的中间,站着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球人,长着浓密的大胡子,鹤立鸡群。这一定就是脚印的制造者。他面带微笑,向宇航员挥手致意。绿色小人和他一起笑。队员们呆若木鸡,直到飞碟消失半个小时,才好不容易回过神来。

    “我要把这情况报告总部!”阿姆斯特朗说。

    报告的结果,是总部下令:谁也不许透露半个字,就当没有发生过!

    我摇头,“地球人失去一次绝好的机会。”

    

    “我担心,”幻影男孩说,“我担心人类的未来。”

    我说:“不如我们去未来看看。”

    “我依托生命而存在,我怕在未来,生命已经灭亡。那么我也将随之灭亡,再也回不来。”

    “这样吧,”我提议,“我们警惕点,一见情况不对马上撤退。”

    幻影男孩的眼睛亮了,“你说得对。”

    幻影男孩牵着我的手,升上天空。我看见二十世纪往后,二十一、二十二世纪还闪亮了一阵,可是越向后发展,河段的颜色就越暗,最后几乎变为纯黑色,历史长河成为死水。

    “我们找紫色的河段下去吧,”我说。

    “好的。”

    我和幻影男孩降落在未来世界。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荒凉景象:颓败的建筑伏在暗淡的夕阳之中,象死去多年的怪兽;街道污浊,两旁没有树;远远近近的,散落着直径一米左右的奇怪球体。

    “人呢?”我四下观望,“怎么没有人?”

    “肯定有生命,因为我还活着。”幻影男孩也在寻找。

    “这是什么?”我走近球体,试探地推了一下。

    “叽!”那东西居然叫起来,“别碰我!”

    我吓了一跳,“你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我是人!”

    “人?!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人本来就是这样!”

    幻影男孩叹了口气,“我早就猜到了:没有想象力,人类最终会退化成没有棱角的大圆球!”

    那个未来的人类尖声说:“这有什么不好!”

    一架飞碟突然从天而降。碟门开,出来一群外星人。它们把球形人往飞碟上搬。

    “你们干什么?”我问。

    一个外星人回答我:“地球人要灭绝了,拿回去给孩子当玩具。”

    “我不同意!”球形人尖叫道。

    外星人捶了他一下,球形人老实了。

    “你们不能带他们走,因为你们没有这个权利!”我挺身而出。

    外星人沉下脸。它掏出一支武器对准我,“想活命就少管闲事。”

    我僵住了。从武器的豪华程度,可以想象它的杀伤力。

    幻影男孩把我推开,面对黑洞洞的枪口。

    “开枪吧,”他说,“要想搬走这些地球人,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外星人开枪了,枪管里射出耀眼的激光。光的速度是每秒钟三十万公里,是宇宙中最快的速度。可是我没看清怎么回事,幻影男孩居然把激光抓住了。

    接着,他干了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双手同时用力,将激光束拧弯!

    “这样够了吗?”他说,“如果还不够,我就冒犯啦。”

    幻影男孩把弯曲的激光束往膝盖上一磕——咔,激光断了!

    当啷!外星人的枪掉地。“你究竟是谁?”外星人惊恐地问,“你绝不是地球人,你是哪个星球的生物?”

    幻影男孩说:“我生活在地球上,但我不是生物。”

    外星人一愣,随即说:“我知道你是谁了,对不起!”它回头招呼:“兄弟们,走人!以后不要再来地球了。”

    飞碟飞走。幻影男孩突然腿一软,坐在地上。

    “你怎么了?”我单腿跪下问。

    “我太用力啦,”他惨白地笑笑,“我感到虚弱,带我回去吧。”

    “可是,我不会飞……”

    “你会的,要相信自己,”他说,“抱住我,”

    我把他抱起来。我这才发现他的身体原来是那么的轻,简直没有分量呢。

    “现在我们合为一体啦,”他说,“飞吧。“

    我想着:我要飞起来——双脚真的离开了地面!骑着白马飞翔,是我驾驭它;而现在,我感到是幻影男孩在支持我飞翔。

    我抱着幻影男孩,飞越漫长的历史之河。

    “知道吗,”在漫漫的旅途中,幻影男孩说,“每个星球上,都有一个幻影男孩或者幻影女孩,他们都依托于生命而存在。”

    我倾听着他的述说,感到他在我的臂弯里是那么的弱小,又是那么的纯洁。

    “那些球形人失掉了想象力,可是外星人居然拿他们当玩具,这不是毁了外星孩子的想象力吗?”幻影男孩咳嗽一声,“这样的话,不仅地球,整个宇宙都要毁灭啦。”

    “我知道,”我轻声说。

    幻影男孩又咳嗽一声,“所以我想,我必须改变历史。”

    改变历史?!我心头升起不祥的预感。我知道历史难以改变,每一个想改变历史的人,最终……

    “是的,”幻影男孩说,“这很难,但我能做到。”

    他喘了口气,又说:“我可以变成任何东西,但我并没有融入其它物体,我还是我。”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我只要化成分子,融入每一个生命,那么他们就会拥有永不泯灭的想象力,历史将会改变,生命将永远生生不息!”幻影男孩的脸上充满了憧憬。

    “可是你自己……”

    “当然,‘幻影男孩’是不存在了,”他说,“可是我并没有死,我永远和你们在一起,不是吗?”

    说话间,我们就回到了相遇的年代。我的马兄弟正在冰山上望眼欲穿呢。

    我的心思并不在马兄弟身上,我在思量幻影男孩:他既然可以在历史中随意穿行,那么他只要不去黑暗的未来,就能永远活着。如果我是他的老师,就可以训斥:“傻瓜,活着总比死了好!”如果我是他的领导,就可以命令:“去,给我活着!”可幻影男孩是我的朋友,对于一个朋友,一个精灵,难道能用命令去侮辱他吗?

    “再见了,”幻影男孩说着,缓缓升上天空,“记住,我将永远伴随着你!”

    幻影男孩越升越高。他开始旋转,身体里飞散出五彩缤纷的光点。他越转越快,光点越散越多……最后,他的身体消失了,光点铺满天空,天地间一片灿烂。

    光点飘飘洒洒地落下,融入了冰山,融入了海洋,融入了埋头苦读的学生,融入了机械操作的工人,融入了一花一草,一石一木。大地顿时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我的白马也站起来了,它冲我点着头。

    “马兄弟呀,”我感到眼眶一阵阵发热,“咱们回家吧。”

    “咴咴!”白马长嘶。

    我跨上白马,突然感到白马消失在我身体中。原来我们合二为一了!我又感到背上凉丝丝的,原来我长出了翅膀!

    我振翅高飞,掠过熠熠生辉的大地。

    我怀念着幻影男孩。

    我突然想到:我忘了问他那个问题!

    ——人为什么活着?

    我想,他一定知道答案,并且可以非常干脆地回答我。但是我并不遗憾。你看这金色的大地,你看这沸腾的人群,幻影男孩不是和我们在一起吗?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