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小说家的奇遇

(东方少年新世纪公民征文奖)

李志伟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奇奇谈是著名的侦探小说家,他的侦探小说情节曲折、构思巧妙,让人看了欲罢不能。据说有位读者手捧奇奇谈的小说,连看三天三夜不吃不睡!另有位读者看了奇奇谈的小说突犯心脏病,躺在手术台上开刀,还手捧小说不要命地研读!

    奇奇谈侦探小说如此吸引人,原因在于他善于思索。他随时随地带着一个小本子,把思想的火花记录。这天正睡得迷迷糊糊,灵感又来找他了。奇奇谈习惯地往枕头下面一摸——怎么,小本子不见了?!

    奇奇谈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睡意跑到九霄云外。这个小本子可不能丢,上面记录着十几本书的构思!

    奇奇谈马上爬起来,开灯掀起枕头——确实没有!他记得入睡前把小本子放在枕头下了呀!难道……

    奇奇谈知道自己的小说虽然很畅销,同时也激起了一些罪犯的好胜心。他经常收到一些恐吓信,宣称要与奇奇谈比个高下。难道这次罪犯真的动手了?

    奇奇谈把家里翻了个遍,确认了两点——

    1.小本子确实不见了;

    2.房门和窗户紧闭,没有任何撬痕,说明罪犯的作案手段极其高明。

    另外,奇奇谈在床下发现了一些碎纸片,纸片上留有零散的字句。将纸片排列组合,得到这样一句话——“本、我、钱、地、火车、垃”。

    如果是普通人一定看不懂,但别忘了奇奇谈是著名的侦探小说家!他知道罪犯在用简语,原句应该是:“小本子我拿了,拿钱来赎,地点在火车站的垃圾箱里!”

    “好聪明的罪犯!”奇奇谈击掌称赞。第一,罪犯用纸片上的印刷字留言,谁也无法查出他的笔迹;第二,绑架人质太俗套,绑架小本子才别出心裁!

    “我面对的是一个高智商的罪犯!”奇奇谈说,“但你一定会输的,因为我是一个高智商的侦探小说家!”

    奇奇谈带上一叠钞票,披着夜色向火车站进发!

   

    天蒙蒙亮,火车站台上散布着稀稀落落等车的乘客。奇奇谈扫视四周:没错,站台非常整洁,只有一个垃圾箱!他快步走向垃圾箱,把牛皮纸包裹的钱扔进去。

    按照奇奇谈侦探小说的写法,这时就应该回家,等待罪犯的电话。但奇奇谈假装走出车站,然后又翻墙进来,躲在厕所里观望——他不能放过亲手擒贼的机会!

    等啊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乘客们走了又来,太阳也扒着地平线升起来,还是没有人伸手到垃圾箱里去掏。奇奇谈一边耐住性子监视,一边佩服罪犯岩石般的耐心。

    终于,一个人鬼鬼祟祟地靠近垃圾箱!奇奇谈心脏一阵狂跳:这一定是罪犯!我……咦,慢着,这好象是个清洁工嘛?还是个老太婆……哈哈,明白了!一定是罪犯化装的!

    奇奇谈凝神摒息,看那老太婆将垃圾箱里的东西一股脑倒进塑料袋,然后拖着塑料袋,一瘸一拐地向远处走去。

    “好哇,想秘密地销赃!”奇奇谈可不是笨蛋,急忙跟上。

    老太婆走到垃圾车前,把垃圾袋往里面一倒。奇奇谈睁大了眼睛观察——那老太婆愣了一下,接着伸手到垃圾车里摸出牛皮纸包。她剥开纸包一瞧:天哪,这么多钱!老太婆的眼睛都直了。

    “啊哈,露馅了吧!”奇奇谈从暗处跃出,正想一把揪住老太婆,撕下她的伪装,那老太婆却扬起钱喊:“喂,谁的钱掉了?”

    嗯?奇奇谈僵住了:好狡猾的老太婆!她一定是发现不对劲,来个先下手为强!她这样做就是拾金不昧,不仅不是坏蛋,还应该好好表扬!

    “钱是我的,”奇奇谈一边说,一边观察老太婆的反应。

    老太婆面无表情,“你说说看,一共多少钱?”

    “两万元整,不够我再去拿。”

    “什么够不够的,”老太婆说,“拿回去吧,下次小心点。”

    老太婆把钱塞到奇奇谈手里,一转身消失在人潮中。奇奇谈叹了口气,知道第一回合自己失败了。

  

      奇奇谈一推开家门就发现气氛不对:家里一定有人来过了!家具的摆放虽然没有变化,但地上出现了新的纸片!奇奇谈迅速将纸片排出一句话——“跟、无效、最、话亭、给”。

    翻译成原话就是:“你跟踪我,这次行动无效!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将钱放在电话亭里,我也将小本子还给你。”

    翻译这句话的时候,奇奇谈的双手一直哆嗦。多么可怕的敌人,我的行动他一清二楚!可是直到现在,我却对他一无所知!

    奇奇谈觉得这件事不好玩了,干脆按照罪犯的要求,以钱换物算了。

    奇奇谈再次出门,在楼下的电话亭里呆了一会儿,将两万元钱放在话机上面。然后他到对面的咖啡厅静坐,一边喝咖啡一边观察这边的动静。

    十分钟后,一个留着长头发的年轻男子过来打电话。奇奇谈的血液直往脑袋上涌:这个年轻男子与刚才的老太婆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好厉害的异容术!

    年轻男子拎起话筒,大概才说了一句话,他的眼光就落在钞票上不动了。奇奇谈敏锐地观察到:年轻男子的嘴唇也不动了,可见他打电话是个幌子!

    这时那年轻男子四下里扫描一圈,然后闪电般抓起钞票就跑。奇奇谈跑出咖啡厅——不是追赶,而是取回自己的小本子。可是在电话亭里上上下下找个遍,居然没有小本子的影子!

    奇奇谈先是失望,继而感到愤怒:好哇,钱都给你了,竟然不还我东西!我塑造的罪犯可都是说话算话的!既然你违反游戏规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奇奇谈拔腿就追。那年轻男子蹿进一栋年久失修的楼房,奇奇谈根据蛛丝马迹判断出他的贼窝在哪里——就在那个喧闹的房间里!因为里面有人得意洋洋地嚷:“喂,瞧哥们我捡到什么——两万块钱!”

    奇奇谈气得头发都竖起来,“好哇,还有同伙!让你们尝尝我‘飞天十八抓’的厉害!”

    咚!奇奇谈一脚踹去,房门应声而开——门压根就没锁!屋里围坐着四、五个小青年,他们惊讶地望着奇奇谈,“干什么你?”

    “干什么?找你们算帐!”

    奇奇谈英勇地扑上去,只听啪的一声,他又狼狈地摔回来:原来敌人的水平更高,使出了……嗨,也没看清是什么招式,奇奇谈便摔在地上,肚子火辣辣地疼。

    “喂,”那年轻男子说,“这钱……恐怕是他的……”

    “那就干掉他!”其它人说,“反正死无对证……”

    什么?干掉我?本来奇奇谈还在呻吟,现在却迸发出无限的力量,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飞身扑向——门外!

    “这小子想跑!”小青年们叫起来,“快抓住他!”

    奇奇谈如惊弓之鸟惶惶逃窜——喂,也太慌了一点,怎么往楼上跑?

    “不管怎么说,”他安慰自己,“我的逃跑——不,奔跑水平还是满高的!”

    跑了两层他就傻眼了:这里已是楼顶,头顶蓝天,脚踩——不能踩,下面是熙熙攘攘的马路!

    “嘿嘿,没地方跑了吧?”小青年们逼上来。

    “你们……别过来啊,”奇奇谈威胁道,“不然我跳下去!”

    “正好,”小青年说,“你跳下去就是自杀,与我们无关了。”

    “这……”奇奇谈知道自己打错了算盘。他假装伸脚要跳,被楼下巡街的警察发现。

    “喂,不要轻生!”一个警察喊着,另外几个警察冲进楼房。

    “来得好!”奇奇谈忍不住喊出来,“这里有坏蛋!”

    不用说,那些小青年被擒获,奇奇谈安然脱险。

   

    奇奇谈倾诉了自己的经历,但令人气愤的是,那些小青年死也不承认偷了奇奇谈的小本子。最后警察说:“这样吧,我们到你家里看一看。”

    奇奇谈把警察领进家门,不忘了说一句:“我把现场保护得很好,什么都没动。”

    警察先看看纸片,再吸吸鼻子,然后就笑了。

    “罪犯就在你家。”警察说。

    奇奇谈闻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什么?难道我一直与罪犯共眠?

    “罪犯在床下。”

    奇奇谈马上向后一跳。

    警察把床下面的纸箱子、破棉絮拽出来。只听吱的一声,一个灰溜溜的东西从床底蹿出来!旁边的警察抬脚一踩,那东西发出惨叫,躺在地上不动了。奇奇谈一瞧眼睛发直——老鼠!

    “它就是罪犯。”警察指着老鼠说。

    “别开玩笑了,”奇奇谈不信,“难道老鼠会绑架我的小本子?”

    “你看这是什么?”警察从破棉絮里拎出一个东西——不是奇奇谈的宝贝小本子是什么?小本子被老鼠咬得七零八落,还粘着老鼠屎。

    奇奇谈差点哭出来,“那……难道老鼠会写纸条威胁我吗?”

    “是你自己在威胁自己,”警察说,“你的想力太丰富了,老鼠咬出的毫无联系的几个字,都能被你想象成罪犯的黑话!”

    奇奇谈蹲下,抱头痛哭。

    警察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别难过,其实我们都喜欢看你的侦探小说,非常精彩,”警察顿了顿,加上一句:“不过那只能发生在小说中。”

    从那以后,人们再没见过奇奇谈的新作问世,不知道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