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大童话(下)

(选自《恰佩克童话集》)

[捷克]卡雷尔·恰佩克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克巴兹讲完奇德夫斯基那个怪物的故事以后,大家都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也许是想起了那种香烟吧?接着霍德拉说起来。

    “克巴兹刚才讲了奇德夫斯基那个怪物的故事,现在让我来讲讲沃伊特休卡大街许德拉明的故事吧。有一天,我正在沃伊特休卡大街巡逻,那个教堂前面的拐角上,忽然有一个大蛋掉在那里。不知怎么搞的,大得连头盔也装不下,重得像一块大理石。我想这大概是个鸵鸟蛋或者什么蛋。把它送到失物招领处,什么时候失主会来认领的吧?那天正好是那个波尔在失物招领处值班,因为医生说他腰部受寒,他把火炉烧得旺旺的,整个房间热得就像炉灶。

    “‘波尔,’我说,‘这里太热了。不过,我刚才在沃伊特休卡大街捡到了一个蛋,把它送到这儿来了。’

    “‘随便放在什么地方好了,’波尔说。‘唉,请坐下吧。我来给你讲讲受寒有多么难受。

    “我们就这样谈了一会儿。忽然之间,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在角落里发出了毕毕剥剥、嘶嘶沙沙的响声。我们觉得奇怪,就打开电灯开关看,怎么啦,不是许德拉从那个蛋里出来了吗?准是房间里的热度太高,把它孵出来了。它有叭儿狗、狐狸那么大,头不是正好有七个吗?因此,一看就认出来是许德拉。

    “‘这可糟了!’波尔大叫起来。‘怎么也不能放在这儿,只有打电话给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了,请他们想想办法。’

    “‘可是波尔,’我说,‘这样的许德拉可不是常见的东西。应该在报上登条广告寻找失主。’

    “‘这样也好,’波尔说。‘不过在找到失主以前,你想怎么喂它呢?试试看用牛奶和面包喂它好吗?不管什么小动物,牛奶都是最好的食物。’

    “于是波尔切了七片面包,分别放在七杯牛奶里。小许德拉吧嗒吧嗒吃得津津有味,吃了又吃。可是七个头相互挤来挤去,相互出声吓唬旁边的头,到头来弄得满房间都是牛奶,它们又伸出舌头来嗒嗒嗒嗒地舔得干干净净。等到面包吃完,这些头一个接着一个睡着了。于是波尔把存放布拉格全市失物的房间关好锁上,写了下面这样一则报纸广告:

招领小许德拉

    从捡来的一个蛋里刚孵出这样一个西:一个身体七个头,全身黄黑色,带条纹。失主请到失物招领处认领。

    “第二天一早波尔去上班,猛一看,吓得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原来一夜之间,这只许德拉也不管是戒指,是手表,也不管是皮夹子、记事本、铅笔、饭盒、钢笔杆、玻璃弹子、陀螺、钮扣、胸针、手套,总之,把房间里所有的招领失物吃得一千二净。唉呀,光吃了这些东西倒也罢了,竟连办公室里的文件、记录直到火炉的烟囱、煤铲、波尔用来画线的尺也吃得一点不剩。也许是吃了那么多东西,它个子有昨天的两倍大,其中有些头因为吃得过饱而傻呼呼的。

    “‘这可受不了!’波尔叫起来。‘养这样的动物受得了吗?

    “他马上打电话给防止虐待动物协会,求他们像对野狗和野猫那样,给小许德拉一个安身之所。

    “协会说好的,马上就来把它领走。不过他们说:‘到底给许德拉吃什么好呢?博物学的书里一个字也没有说啊。’因为这个缘故,他们把它带回去以后,试着给许德拉吃牛奶、香肠、蛋、胡萝卜、巧克力糖、豌豆、肉米、葡萄、米、砂糖、土豆、糕点,此外加上许德拉自己找来吃的文件、报纸、画、门把手,那么可以说,许德拉是没有东西不吃的。也因为这个缘故,它变得惊人之大,已经有狼狗那么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协会收到远自布加勒斯特来的一个电报,是用魔法墨水写的。

    “‘你们的许德拉是被施了魔法的人。详情见面再谈。我预定三百年之内到你们那里。魔法师博斯科。’

“这一下伤脑筋的是协会。他们抓头动脑筋。

    “‘唉,难办啊。被施了魔法的人,那无论如何都是人。既然是人,就不该待在收容野狗的地方。必须把他转送到养老院或者孤儿院去。’

    “可是养老院和孤儿院的说法不同。

    “‘唉,难办啊。人变成了动物,那就无论如何不是人,只能是动物。为什么呢,因为已经变成动物了嘛。这里不是被施魔法的人来的地方,它还是应该待在防止虐待动物协会。’

    “就这样,被变成动物的人到底应该看作人呢,还是应该看作动物呢,议论来议论去也得不到结果,哪一方面都不肯说:‘好吧,我们来收留吧。’真可怜,连许德拉自己也弄不明白,最后痛苦得病了,什么东西也吃不下。

    “可正在这时候,协会的一个会员,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对了,对了,叫托尔蒂纳,是个极其瘦小的寒伧男人。托尔蒂纳一见担心得十分憔悴的许德拉,于是向协会提出了申请。

  “‘各位,我不知道它是人还是动物,可是不管怎样,我可以试试看把他带回家去照顾。’

    “对于协会来说,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乐得答应,托尔蒂纳就把许德拉带回了家,细心地照顾。他又给许德拉吃,又给许德拉洗澡,又给许德拉按摩——真幸运,托尔蒂纳非常喜欢动物。到了傍晚,他每天一定带许德拉出去散步。许德拉是许德拉,可像只小狗似的摇着尾巴。托尔蒂纳给许德拉取了个名字叫阿米娜,一听这个名字许德拉就答应。可是有一天下午,终于被警察看到了。

    “‘喂,喂,托尔蒂纳先生,’警察叫道。‘你带着的动物到底是什么?如果是猛兽,那是严禁往来通行的,如果是狗,就该让它戴上写有养狗人名字的颈圈。,

    “‘这是极其珍奇的狗。许德拉·博尔佐伊,也就是七头狗。好的,我这就去买颈圈。’

    “于是托尔蒂纳用他那一点点钱买了个颈圈,可是又给警察看到了。

    “‘喂,喂,托尔蒂纳先生,这样还是不行。这只狗有七个头,就要在每一条脖子上戴一个颈圈。所有的狗,脖子上都要戴颈圈,瞧,警察手册上是这样写着的。’

    “‘可是要知道,’托尔蒂纳说,‘阿米娜正当中那条脖子是戴着颈圈的啊。’

    “‘这样还是不行,’警察说。‘其他六个头不是也在随意动来动去吗?这样怎么也不可以。’

    “‘那么请宽限三天吧。我一定把颈圈买来,’托尔蒂纳这么说了,垂头丧气地回家。他一想,已经一分钱也没有了。   

    “在家里,托尔蒂纳想了又想,都要哭出来了。万一这许德拉被警察没收,它会变成什么呢?它会被卖给马戏团吗?它会被杀掉吗?托尔蒂纳不由得长嘘短叹,这时候,许德拉忽然走过来,把七个头靠在托尔蒂纳的膝盖上,那一双双美丽的悲伤眼睛一动不动地仰视着托尔蒂纳的脸。

    “‘唉,不管怎样,我也不会让人把你带走的。’

    “他说着温柔地抚摩那七个头。然后他拿着记念他父亲的表、一套最好的衣服、一双最好的鞋出去,把它们全卖了,又向人借了钱,买回来六个颈圈。他把七个颈圈全戴在许德拉的脖子上,带着它在大街上来来去去散步,颈圈发出完全像雪橇铃铛那样美丽嘹亮的声音,响彻了全城。

    “可是那天晚上,房东老大爷来了。

    “‘喂,喂,托尔蒂纳先生,你的狗我实在受不了。狗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懂,不过不管怎么说,那是一只有七个头的狗。这样的东西可不能养在我的房子里。’

    “‘唉,可别这么说,’托尔蒂纳说。‘真可怜,阿米娜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人。,

    “‘这跟我没关系,’房东说。‘总之,正正当当的人家是不养有七个头的狗的。你不愿意丢掉那只狗我也没办法。那就只好请你在下个月一号之前搬走了,’房东说完,咚咚咚地走了。

    “‘你也听到了吧?’托尔蒂纳对许德拉说。‘到了这步田地,除了搬家,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于是许德拉默默地走近托尔蒂纳,把身体贴近他,眼睛实在太美了,托尔蒂纳不由得说:‘你实在可爱。我最喜欢你了。'

    “第二天托尔蒂纳去上班——他是银行的办事员——可是心中压着一块石头,担心得不得了。紧接着科长把他叫到办公室。

    ”我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不过说实在的,我听到了奇怪的传闻,说你在家里养一只有七个头的许德拉。许德拉这东西,连你的上司也没有人养过。嗐,这种东西只有国王能养。这不是普通人养的东西。我觉得这跟你的身份有点不相称。马上不养就没事。要不,下个月一号你就被解雇了。’

    “科长先生,’托尔蒂纳用冷静但斩钉截铁的口气说,“许德拉我是不能抛弃的!

    “随后他怀着深深的悲哀回家。一回到家里,他像个完全丢了魂的人那样哭起来。眼泪索落索落流下他的脸颊。

    “唉,我已经完了,’托尔蒂纳大大叹了一口气说。可就在这时候,他感到许德拉的一个头一下子靠在他的膝盖上。眼睛给泪水模糊了,托尔蒂纳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头,只是静静地抚摩着这个头说话。

    “不要担心,阿米娜。我绝对不会把你送到别处去的。’就在他一面这样说一面抚摸着的时候,忽然之间,他感到这个头不知怎么的,摸上去像是柔软的头发。托尔蒂纳不由得擦干泪水来看。

    “……唉呀,这是怎么回事?在他眼前的不是许德拉,已经换上了一位漂亮姑娘,她正跪在托尔蒂纳面前。她的下巴安静地靠在托尔蒂纳的膝盖上,温柔的眼睛仰视着他。

    “‘唉呀!不好了!’托尔蒂纳猛叫起来。‘阿米娜上哪里去了?

    “那姑娘安静地说:‘我就是阿米娜公主。直到刚才以前我都被施了魔法,变成了许德拉。那是因为我过去傲慢任性、心地不好。不过从此以后,我将温顺得像羊羔似的。’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声‘阿门’,魔法师博斯科站在那里。

    “‘托尔蒂纳先生,是你救了她。你那种无限的爱心把人们从魔法的诅咒中解救出来了。托尔蒂纳先生,这位公主的父亲托我转告你,他希望你一定要到他的国家去继承王位。好了,请赶紧动身吧,去乘火车是不能迟到的。’

    “沃伊特休卡大街那许德拉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霍德拉说。“如果以为这是胡编乱造的,你们可以去问问波尔。”

(选自译文出版社2002年4月第一版《恰佩克童话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