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脚怪惊魂节选一

(《大脚怪惊魂》第二章)

(美国)丹•格林堡 著  章静娴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们想参加”夏令营坐落在伊奇古米湖边的松树林里。汽车到达时太阳刚好快要下山了。那大大的橙色圆球快要扑通一声掉到湖水里了。我得说那景象真是太美了。

 管理员和我们在汽车上见面。“我们想参加”夏令营想自命为是一个印第安人营地,所以野营小屋叫做印第安圆锥小屋,管理员称为酋长。

“那样从政治上来说是不对的,”维农说。

“你说的是什么?”我问。

“你知道的。将野营小屋叫做印第安圆锥小屋,将管理员叫做酋长。”

“唉,放松点,维农,”我说。我暗暗祈祷斯宾塞和我不会与维农在同一个印第安圆锥小屋,可不幸的是,我们都在6号印第安圆锥小屋里。

一个皮肤深褐色的人朝我们走过来。他手里拿着一块写字板,脖子上挂着个口哨,头上围着印第安人那种有羽毛的头饰。

“欢迎来到这里,勇士们,”他说。“我是马文•威克罗斯基酋长,6号印第安圆锥小屋的首领。你们的行李包放好后,就准备到森林里来野餐吧。”

“森林里有气根毒藤吗?”维农问。“我对气根毒藤过敏很严重。如果在2英里范围内有气根毒藤,就算我没碰到它,我还是得吃些特定的药片。”

“没有气根毒藤,”马文酋长说,“不过我们有蜂鸟那么大的蚊子。当然,还有响尾蛇。”

我听得肚子都笑痛了,直到我意识到马文酋长可能没在开玩笑,才停下来。

野餐很不错。我们开始的时候,外面已经完全黑了,可以看到萤火虫,听到蟋蟀声。营火噼啪作响。我们用长棍子穿起热狗,放在火上烤。我们吃着烤熟的豆子和炸薯条,喝着淡淡的叫虫子汁的水果潘趣酒。

“听说虫子汁是用真的虫子做成的,”一个叫乔希•布卢姆的小弟弟轻声说。“传过去!”

甜点有棉花糖巧克力夹心饼干。如果你不知道棉花糖巧克力夹心饼干是什么,那现在看看它的制作方法吧:把棉花糖烘热到又软又融,放上一块方形巧克力,滚烫的棉花糖就会融化巧克力,然后用两块全麦饼干把它夹起来。我吃了大概有70块。

晚餐结束后所有酋长都讲了怪异的故事。最怪异的故事讲的是一只可怕的动物如何在“我们想参加”夏令营的树林里生活。

“它浑身都是毛,大约有8英尺高,”维尼•曼库索酋长说。他是8号印第安圆锥小屋的酋长。“它有灰熊那样的脚爪,剑齿虎那样的尖牙,还有一双发红发亮的眼睛。脾气很暴烈,气味像是大热天里的垃圾堆发出来的一样。”

“它是什么?”我问。

“没人知道,”维尼酋长说。“有人说是大脚野人,有人说是北美野人,有人说是雪人,还有人说是马文酋长。哈,哈!”

斯宾塞举起了手。我之前可能没有提到过,斯宾塞很聪明,他的IQ大约有1000。

“北美野人,大脚野人,雪人,”斯宾塞说。“它们都是同一种动物。许多人认为这种动物是人类和猴子之间的过渡动物。在西藏,人们叫它雪人,在美国的某些地方人们叫它大脚野人,印第安人叫它北美野人。没人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

维尼酋长似乎感触很深。“你说的对,斯宾塞,”他说。“谢谢你与我们分享。”

“‘我们想参加’夏令营里有没有人真的看到过这样的动物?”我问。

“还能活着说这种事的人没有了,”维尼酋长说。

“那是什么意思?”我问。

“我不能说,”维尼酋长说。

“为什么不能?”我问。

“太可怕了,”维尼酋长说。

后来野营指导员,赫比•弗卢蒂酋长,分发了歌谱,我们都学唱起了野营歌。赫比酋长和野营者唱不同的部分。

一开始赫比酋长唱: 

你们来到“我们想参加”夏令营

我们是多么欣喜

这儿的每顿饭都由

巴塞洛缪和雷吉厨师精心备齐

 

然后野营者唱: 

“我们想参加”夏令营

“我们想参加”夏令营

我们要吃汉堡或热狗

但叫我们吃蔬菜我们可不听

 

然后赫比酋长回答: 

你们可以远足或骑车或潜游

你们可以在伊奇古米湖里游泳穿梭

你们可以滑水或潜水

如果你们淹没,可以控告我

 

接着野营者唱:

我们将打篮球和棒球

我们将在防波堤上踩滑板

只要确保我们不会成为

大脚野人或雪人的口中餐

 

然后赫比酋长唱: 

你们可以大嚼匹萨饼

或烤火腿或腌猪脚当午饭

我希望你们不会被

北美野人或大脚野人啃成一半半

 

接下来野营者唱:

是的,我们将度过绝妙的暑假

一如哈克•芬或汤姆•索亚

但如果我们被吃掉

父母高价聘请的律师的信函就会到达

 

野餐结束后,我们都回到印第安圆锥小屋里。斯宾塞和我睡在靠窗的双层床里。我让他睡下铺,部分是因为斯宾塞是我最好的朋友,部分是因为,如果大脚野人在我们睡觉时从窗口伸进一只毛茸茸的爪子,那它要想够到上铺就会比较难。

马文酋长将灯都熄灭后,我们在床上躺了好长时间,试着入睡。我听到外面的树林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非常大的东西。发出困兽般声音的东西。是大脚野人吗?

“大家听没听到外面有什么东西?”我轻声问。

他们听了听。

“我听到了,”斯宾塞说。

“我也是,”一个叫凯西的小个子男孩说。“你认为是大脚野人吗?”

“我看野人未必会靠得小屋这么近,”斯宾塞说。“可能是浣熊。”

接着我闻到了一股很恶心的味道。维尼酋长说过,可以通过野人的气味判断出它在附近。

“大家闻没闻到恶心的气味?”我问。

“闻到啊,”斯宾塞说。“呃!”

“我也闻到了,”凯西说。“是维农床上发出来的。”

“晚餐我豆子吃太多了,”维农呻吟着说。“我肯定对豆子过敏。”

“哦,”我说。听他那样说我感觉好点了。臭味是维农发出来的。可又是谁在外面发出那些奇怪的声音呢?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大脚怪惊魂·出口成韵的烦恼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