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1000节选一

(世界末日——1000年》第章)

(美国)丹•格林堡 著  章静娴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突然之间,我听到身旁有些声音,不过它们嗡嗡响,挺滑稽的。

“天哪!”一个人喊道。

“哎呀!”另一个人嚷着。

“啊!”另外一个声音说。“他从哪里来?”

“他是从这本书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声音说。“不过我们不用怕他,因为他死了。”

我睁开了双眼。嗬!头痛死了。三张脸正俯下来看着我。他们的眼睛睁得可大可大了,我觉得他们的眼珠子都快要从脑袋上掉下来了。

“他还活着!”其中一个喊了起来。他们都往后跳了一步。

“啊,你们好,”我说。“怎么啦?”我眨了眨眼睛。我的头顶上好像有许多小星星在打圈圈。

“他在说话!”其中一个喊道。

“但是他说的不是英语,”另一个说。

“那是因为这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第三个声音说。“这是个恶魔!它从那本书里冒了出来。除了恶魔,还有什么会从一本书里冒出来呢?”

我坐起来,四处张望。现在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们了。是三个男孩,和我差不多同岁。个子最大的那个有点儿胖,有着浅棕色的头发。另外两个个子小一点儿,也瘦一点儿。三个人都穿着古怪的衣服。他们身上宽松的衬衫看起来倒像是女孩子的上衣,还有他们的裤子也更像是舞蹈演员穿的紧身裤。

“你们觉得它说了什么?”胖胖的那个问。

“什么也没说。就是发了几个声音,”一个瘦瘦的男孩这么说。他头发红红的,脸上有雀斑。

“并不是只有几个声音,”我说。“我说的是词语,而且是英文的。”我摇着头,想要赶走耳朵里的嗡嗡声。

听到我说话,三个人似乎都受到了惊吓。另一个瘦瘦的男孩往前走了一步。他有着棕色的直发,表情严肃。很显然他是最勇敢的孩子。他举起剑,朝我慢慢走过来。

“请问,先生,你是谁?”他问。“是恶魔吗?”

“不是,”我说。“是个男孩。就像你一样。”

“他是个恶魔!”胖男孩叫了起来。“恶魔都说别国的话。你说什么语言,恶魔就说什么语言。而且他们假装和你一样!”

这孩子唠唠叨叨地在说什么呢?

“我在哪儿?”我问。我真的开始觉得害怕了。

“你在图书馆里,先生,”表情严肃的男孩说。

“是42号街上的图书馆吗?”我说。“看起来可一点儿也不熟悉啊。”

“你在DSA的图书馆里,”表情严肃的男孩说。

“DSA?”我说。“是什么?”

“屠龙者学校,”他说道。他们学校的名字听起来为什么会这么耳熟呢?

“我们是正在接受训练的屠龙者,”他继续说道。

“噢,那好,”我说。“你们都相信龙的存在吗?”

“相信它们的存在?”表情严肃的男孩说。“请问,先生,我们怎么能不相信它们的存在呢?我们差不多每天都能看到它们。”

“去你的,”我说。

“对不起,先生,”这个男孩说。“你是在命令我们离开自己的图书馆吗?”

“抱歉,”我说。“那只是个惯用语罢了。”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这些孩子是我见到过的最古怪的孩子。他们为什么穿成这样?还有这关于龙的谈话是什么?然后我一下子明白了。他们穿的衣服很像电脑里图画上的那些,是中世纪人们穿的衣服。我有没有可能穿过电脑屏幕回到了中世纪呢?我得弄弄清楚。

“顺便问一下,”我说。“现在又是几几年?”

男孩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暗自笑了起来。

“你连几几年都不知道吗?”严肃的男孩问。

“我当然知道了,”我说。“不过还是告诉我吧。”

“现在离一千年只有两天了,”他说。“今年是999年。”

好家伙。不知怎的,我掉进电脑里,竟然回到一千年以前了!我究竟是怎么到这里的?更重要的是,我该怎么回到1999年哪?

好吧,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我得尽快交上朋友。

“我叫扎克,”我说。“你们叫什么名字?”

“埃里克,”表情严肃的男孩说。“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他指着胖胖的孩子说。“这是安格斯。他舅舅是我们的校长莫德雷德。”他指着没怎么说过话的红发男孩说。“这是威格拉夫。他是最新进来的学生,已经杀了两条龙了。”

“随便,”我说。如果他们打算坚持训练这种屠龙绝技,我又有什么权力去扫他们的兴呢?

红发男孩威格拉夫往前走了一步。

“如果你不是恶魔,”他说,“那么,请问,你是怎样从那本书里冒出来的?”

“我不知道,”我说。“当时我在42号街上的图书馆里准备历史测试,在一台电脑上查资料,然后……”

“电脑?”威格拉夫说。“请问,电脑是什么?”

“嗯,电脑有点像是电子打字机和电视的一个组合。”

“电子?”埃里克说。

“打字机?”安格斯说。

“电视?”威格拉夫说。

“好吧,什么时候这些我都会解释给你们听的,”我说。“不管怎么说,前一分钟我还在使用电脑,查看关于你们的学校——屠龙者学校——的资料,可后一分钟我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掉进电脑里,结果就到这儿来了。顺便问一下,这儿是哪里?”

“就在猎人路外,”威格拉夫说。“离黑森林不远,最近的小镇是趾甲镇。”

好家伙。我觉得自己离42号街好远好远。

“请问,你从哪里来?”埃里克问。

“纽约城,”我说。

“没有这个地方,”胖胖的男孩安格斯说。

“没有,当然没有,”我说。“我的意思是,现在没有,但是将来会有的。”好家伙。我自己还没弄明白时间旅行这回事,又怎样和他们解释清楚呢?“瞧,”我说。“我从遥远将来的一座城市来到这里。在1999年从一座城市来到这里。”

“他在撒谎!”安格斯说。“我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

威格拉夫和埃里克朝他转过身去。

“他为什么在这里?”他们问。

“你们不记得约里克念的预言了吗?”安格斯说。

“什么预言?”我问。“约里克是谁?”

“这是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安格斯说。他抓起一张羊皮纸,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看了看羊皮纸,上面写满了奇特的古文字。我念出声来。

 

1000年飞速来临,

除了蟑螂,万物将消亡。

向哈米吉多顿挥手吧,

因为那是我们必将前往的地方——

地震,风暴大火,火焰窑,

黑色瘟疫,棕色瘟疫,

    气痛,丘疹。

如何知道世界将灭亡?

我受惊的朋友们,

    请注意这些迹象:

当鸡吠叫而狗瞄瞄,

当母牛产下的小牛长着猪的脸庞……

 

“东腋窝镇的鸡已经开始像狗那样吠叫了,”安格斯打断了我。

“有人听到别针镇的一条狗像猫那样咪咪叫了,”威格拉夫补充道。

就在这时,我们听到城堡的庭院里传来叫喊声。他们三人跑到城堡墙壁的开口处,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又是鸭子约里克!”安格斯说。

“厄运!厄运!”一只巨大的鸭子一边摇摇摆摆地走过下面的庭院,一边喊着。“西吞疣镇的一个挤奶女工听说,北傻瓜郡的一头母牛生了头长着猪脸的小牛!”

埃里克朝我转过身来。“你知道吗?”他说。“预言的另一部分已经变成了现实!”

“现在你又从一本书的书页里冒了出来,”安格斯说。“事情难道还不清楚吗?到处都在发生奇怪的事情,因为整个世界即将灭亡!”

他们都盯着我看。他们看起来真的很害怕。

“谁写了那个预言?”我问。“在我听来又虚假又胡扯。”

“我们不知道是谁写的,”威格拉夫说。“不过还有希望,因为高高伯爵已经想出了拯救我们的方法。”

“是什么?”我问。高高伯爵?这名字听起来很耳熟。

“金河马。”威格拉夫说。

“金什么?”

“这里的每个人要把他们能找到的黄金都给高高伯爵,”威格拉夫解释说。“他将制作一头巨大的金河马。在钟声敲响12点时,伯爵将打碎这个模型,到时金河马就会拯救我们所有人。”

“听着,”我说。“那纯粹是胡扯。不管你们是不是把所有的黄金都给这个高高伯爵,世界都不会灭亡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威格拉夫问。

“因为,”我说。“我是从1999年来的。如果世界在1000年灭亡了,我现在还会活着吗?”

“他没活着!”安格斯喊了起来。“他是个恶魔!”

“哦,别出声了,安格斯,”我说。

“别出什么?”安格斯问。

“没什么,”我说。接着我忽然想起来在哪儿看到过高高伯爵的名字了。“高高伯爵是个大骗子。就在我来这儿之前,我还在阅读关于他的材料呢。”

他们只是朝我瞪眼睛。看得出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

“瞧,”我说。“我会向你们证明我是从未来到这里的。看看我的运动鞋。”

“你的什么?”威格拉夫问。

“我的鞋子。”我指着运动鞋说。“你们看到过这样的东西吗?”

“从来没有。”威格拉夫说。

“它们是哪种东西?”埃里克问。

“是耐克的。”我说。

“奈基的!”安格斯得意地说。“看吧!这双鞋曾经是属于希腊胜利女神奈基的!除了恶魔,还有谁能偷走女神的鞋?”

“安格斯,你真的要把我给烦死了,”我叹了口气。

我站起来,努力想理出个

头绪来。依我看来,第一个难题是要让这些孩子相信我不是个恶魔。第二个难题——真正的大难题——是如何回到往昔美好的1999年。不过还是先解决第一个难题吧。

我伸手到衣袋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们相信我说的是真话。我拿出了一包泡泡糖。

“那是什么?”安格斯问。“是糖果吗?”

“是泡泡糖,”我回答。“这要过了950年后才能发明出来。”

我往嘴里塞了一块,嚼了嚼,吹出了一个大大的粉粉的泡泡。

三个男孩都尖叫起来,离我退了几步。

“疖子!”安格斯大声尖叫。“这个恶魔生了疫病!世界末日的预言开始变成现实了!”

三个男孩都跑出了图书馆。

泡泡破了,弄得我满脸都是。

“嗨,等等!”我说。“回来!”

我追着他们跑了出去,跑过大卵石铺成的庭院。一群男孩子正在用刷子和肥皂水擦洗大卵石。

大卵石很滑,我绊了一跤。那些正在擦洗大卵石的男孩们停下手里的活,瞪着眼睛看我满脸的泡泡糖。我尽力把泡泡糖剥下来。

“我没有长疖子!”我大声喊着。“我没有生疫病!”

“疖子!”庭院里的男孩们都喊叫了起来。“疫病!”他们一下子四处跑散了。

我站起来,继续追赶埃里克、威格拉夫和安格斯,沿着泥土马车道跑下去,跑到一条泥土路上。他们跑得很快,不过我穿了耐克鞋,所以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就在我几乎要追上他们的时候,他们一打滑停了下来。我差点撞到他们身上了。

“嗨,各位!”我说。“真高兴你们停下来了。现在我可以向你们证明我并没有……我并没有……”

我不说话了。埃里克、威格拉夫和安格斯连看都没在看我。他们瞪着眼睛在往前面看。我顺着他们注视的方向看过去,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

在这条路前面大约50码的地方,有个我这辈子看到过的最丑陋的东西。那是个巨大的爬行动物,有条像鳄鱼那样的尾巴,还有像蝙蝠那样的翅膀。脖子很长,爪子却很短,头有本田车那么大。它有尖利的牙齿和发红发亮的双眼,嘴里喷出火来,就像军用坦克的喷火器里射出的火焰一样。

    天哪!埃里克、威格拉夫和安格斯说的是没错。确实有龙存在!我们都躲到了一块大卵石后面。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邪恶的蚂蚁女王·世界末日——1000年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