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的母鸡(下)

(选自《穆尔克国的故事》)

(德)汉斯·法拉达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再说,那个可恶的小女妖被关在小瓶子里送到另外那个魔术师那儿去后,就被搁在了桌子上,于是,那个魔术师白天所变的魔术,她全看见了。这期间她学会了许多魔术,越学火气越大。“我迟早会冲出瓶子的!”她心里想。“我倒要试试,我变的魔术能不能像他变的那么好。简直欺人太甚!

  可是,那个魔术师特别小心,他用一根绳子把瓶塞在瓶颈上紧紧扎住,不让她跑出来。这当儿,这个小妖人忽然想出一个计谋,她伸出舌头,做出快要下雨的标志,可实际上天气很好,她应该闭着嘴的。

    魔术师看见她伸出了舌头,不禁叫道:“哦,要下雨了。行了,我知道了。本来我打算今天下午到乡下去看望婶婶——那个精女人的。可是现在可好,不过,我也情愿待在家里,因为我不想淋成落汤鸡。”

    于是,魔术师就留在家里了。由于他没有什么正当的事可干,纯粹是因为无聊而变了满满一屋子稻谷,然后又变出三百只顷刻间能吃光稻谷的小老鼠。可是,当小老鼠们把稻谷吃光了后,它们变得又大又肥又圆了。这时候,魔术师就变出三十只一下子能吃掉三百只小老鼠的猫。当猫儿们把老鼠们全部吃光后,它们鼓着圆滚滚的肚子,昏昏欲睡地走到太阳底下躺倒了。

    魔术师看到这种情景,惊叫道:“怎么回事?我想该下雨了,怎么太阳还是这么旺!不会是那个小妖人出事了吧?”说着,他用手指敲了敲小瓶子。小妖人非常安静地坐在瓶子里面,舌头仍然伸在嘴巴外面。“没错,可能马上就要下雨了,”魔术师自我安慰道,然后眼光又朝懒洋洋、困倦地躺在阳光底下的那三十只猫投去。

    “对这帮家伙该怎么办呢?”他问自己。“它们吃得这样饱,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它们肚子里有三百只老鼠,三百只老鼠肚子里有满满一屋子的稻谷——现在这些猫长时间地躺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他踢了一只猫一脚。他心情很不好,因为,尽管天气很好,可他还得相信那个小妖人,待在家里。那只猫压根儿就不理会他那一脚,照样睡它的安生觉。

    这时候,他拿来一根光秃秃的榛树枝,把那三十只懒猫变成了三十朵长在树枝上的榛花。“不错,”他说。“看上去很漂亮,至少不碍手碍脚了。”然后,他把榛树枝插到花瓶里。

    干完这件事,他又朝太阳看了一眼。太阳光仍然那样强烈。然后他又观察了一下玻璃瓶中的小妖人,只见她仍然耷拉着舌头。“你!”他喊道,一边敲了一下瓶子。“根本就没有雨,把舌头缩进去!”小妖人还是把舌头伸在外面。“也许,她的舌头在牙齿之间卡住了,”魔术师想,一边使劲摇了摇瓶子。小妖人仍旧伸着舌头。“我要把这只瓶子倒过来,”魔术师说,并且这样干了——可是,小妖人的舌头依然在嘴巴外面。“我要让她照照太阳,”他心里想,“我要看看,天气到底是好还是坏。”他把瓶子拿到房间外面,放在太阳光里。小妖人把舌头对准了太阳。

    “你是一个笨蛋!”魔术师气坏了,把瓶子朝墙上扔去。“你怎么会这样颠三倒四的!”瓶子在墙上撞得粉碎,小妖人像一股烟儿似的从里面跑了出来;魔术师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咒语,她就化成一股烟升到云里去了。

    “她跑了!”魔术师很惊讶。“哦,但愿她别胡作非为。”说着,他走进屋子,穿上靴子,因为他还想到乡下去看他的婶婶,那个精女人。这天气肯定不会下雨了。

    可是,那个小妖人在云雾中没待多长时间.因为空中太冷,她又回到了地面,并且正好落在大魔术师的房屋前。她想先给他来个恶作剧,因为是他把她装进瓶子里的。

    小妖人由一股烟雾变回到原来的人形,并小心翼翼地穿过窗户进入房间想看看大魔术师此刻在干些什么。这当儿,大魔术师正躺在大安乐椅里,睡得正香呢。那只会下银蛋的母鸡蹲在他的一只肩膀上,另外一只会生金蛋的母鸡蹲在他的另一只肩膀上,而那只骄傲的公鸡则待在他的头上。三只鸡也都熟睡着。

    “那么那只不幸的母鸡究竟在哪里呢?”小妖人暗自思忖。“如果我把她的心挖出来吃了,那么她就活不了了,也就不会为自己的丑陋而感到闷闷不乐了。”想到这里,小妖人便从花园里来到庭院里。她看到不幸的母鸡正悲伤地待在角落里。小妖人逮住这只鸡,打算把她的心掏出来,可是她身上的银皮很结实。于是,小妖人选择了鸡身上的唯一一处还是肉和骨头的部位,也就是鸡头,把它拧了下来。可是,小妖人自己又不喜欢吃鸡头,因此把鸡头朝窗外大街上一条正好路过的狗扔去。那条狗咬住了鸡头,一口吞下去,然后又往前跑了。

    “好!”小妖人说。“这下魔术师一定不能再让心爱的母鸡复活了。”接着,她又重新变成一股烟雾,飞过乡村,寻找一个不会对她造成新的危害的地方去了。

    魔术师睡得很死,好长时间丝毫都没有发现这一新的祸害。那只在他头上睡觉的骄傲的花公鸡,这时候正在做梦,梦见一条蚯蚓从泥土里露出一截来。他用爪子去抓这条蚯蚓。可是,蚯蚓却生了根似的待在泥土里,怎么也拉不出来。于是,花公鸡就用嘴——当然是在梦中——去刨泥土,当他用爪子紧紧地拽住蚯蚓时,坏了,那个魔术师醒了,他痛得哇哇直叫。原来,花公鸡拽住了他的头发,并且一边用爪子扯,一边用嘴巴啄他的脑袋。

    魔术师痛骂道:“你们都是些放肆的无赖!那只不幸的母鸡是决不会干出这种事来的,”说着,他把这些畜生赶出了房间。可是,他们待在外面,一个劲儿地喔喔喔、咕咕咕地叫唤,叫得魔术师不得不出去看看,到底又出了什么事。只见两只母鸡和那只公鸡正激动万分地围着那只银皮母鸡,而这只不幸的母鸡连头也没了,躺在地上早就死了。

    魔术师把她捡起来,悲伤地叫道:“这究竟又是谁干的?肯定是你的敌人,那只可恶的喜鹊,她对你的银皮早就垂涎三尺了。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的头找回来,让你死而复生!”可是,他到处找遍了,也不见鸡头的踪影。是啊,这事儿毫不奇怪,因为这只鸡头正在一条狗的肚子里,随着狗在田野上奔跑呢。

    最后,魔术师停止了寻找。“我一定要让不幸的母鸡复活,”他自言自语道,“就是献出我昂贵的财产也在所不惜。因为我曾从一本魔术书里读到,用她煮出来的生命汁,可以交好运,可以发大财。”

    他正说着,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他在一只匣子里放着一颗父亲留下来的美丽的大钻石。他请来一个技艺精湛的宝石匠,要他把钻石琢磨、雕刻成世界上最美丽的鸡头。不多久,钻石鸡头被妥妥帖帖地安在银皮鸡身上了,没等他施展魔术,不幸的母鸡就活了,重新站了起来!

    可是,看上去她不再像一只倒霉的母鸡。她灼灼生辉,闪闪发光;珍贵的脑袋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颜色;而且非常坚硬,就是用锤子砸,也不会出现丝毫裂痕。“好极了,”魔术师满意地说,“这下你结实得就像披上了一层甲胄,任何敌人都拿你没办法了。你尽管出去吧,不幸的母鸡。好生听着,看那些忌妒鬼是怎么骂你的!”

    可是,不幸的母鸡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当另外两只母鸡看到这只发光、耀眼的母鸡,并发现她的嘴巴虽然一点儿也伸不直,可却是一只金刚石的嘴,而且比一把刀子还锋利时,不由气得大叫起来:“这太不公平了!我们每天替这个魔术师下金蛋,下银蛋,可是他对我们一点儿也不好。他老是替这个废物打扮,好像她是我们母鸡的皇后似的。不行,现在我们要做出根本没看到她的样子,再也不同她说一句话。”

    而那只公鸡简直要气疯了,因为他那自以为很了不起的花衣服同不幸的母鸡的银皮和钻石脑袋一比,就显得大为逊色和大为寒碜可怜了,因此他愤怒地冲着不幸的母鸡叫道:“别再来跟我搭讪,你这个妖里妖气的东西!我一看到你这种自命不凡的爱说大话的样就倒胃口!我同你压根儿就没有一句话好说的!

  就这样,不幸的母鸡和从前一样孤零零的,显得很悲伤。她愁眉苦脸地在角落里转来转去,唉声叹气道:“唉,要是有一只好母鸡同我亲亲热热地说上几句那该多好啊。唉,要是那只骄傲的花公鸡能够深情地看我一眼那该多好啊!唉,要是有朝一日我能够下一只普普通通的蛋那该多好啊!咕咕咕,我真是一只不幸的母鸡!

    与此同时,小妖人正越过田野朝远处飞跑,一直来到皇宫。这当儿皇帝的女儿正好坐在窗边绣花。小妖人看见她坐在那儿,发现她是那样的漂亮和可爱,不由得产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如果让公主得病的话,那么就可以酿成一场很大的灾祸了。”想到这里,小妖人变成了一个小瓢虫,坐在公主绣花的绷架上。

    公主发现了小瓢虫,说道:“亲爱的小瓢虫,你还是飞回到绿叶上去吧;别待在我的绷架上,要不然,我会扎着你的。”

    小瓢虫趁公主张开嘴巴说话的当口,“嗖”的一下直接飞进了她的嘴里。于是,小妖人在她肚子里放毒,施展魔法,使公主当场就病倒了。她从椅子上摔下来,脸色苍白,躺在洁白的地上,活像一具僵尸。

    她的父亲,也就是国王,以及所有的御医都赶来了。他们围在她四周,按人中,听心脏,给她端上甜的,酸的和苦的药,一会儿给她干贴,一会儿给她湿敷;一会儿要她躺下,一会儿又要她起来;一会儿让她吃东西,一会儿又不许她吃任何东西;一会儿把房间弄得漆黑,一会儿又把她抬到太阳底下;一会儿替她量体温,一会儿又为她号脉搏。总而言之,只要医生能做的,他们都做了。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料到,这是公主吞下的小瓢虫在作怪。

  公主的病越来越厉害,几乎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她是父亲最喜欢的孩子,所以皇帝对女儿的病情感到万分焦急,他向全国公布,谁能治好他女儿的病,就可以得到他一半的国土。

    为此,许多人都赶来了,可是没有一个能看好公主的病。于是皇帝暴跳如雷,叫道:“你们全是骗子!你们只是想到我的皇宫里来吃好的,喝好的,可是却救不了我女儿的命。从现在开始,要是来的人看不好我女儿的病,那么我就要把他当作一个骗子,杀他的头。”

    从此再也没人来了,因为他们都怕掉脑袋。可是有一天,门卫又跑到皇帝面前,禀告道:“国王陛下,外面来了一个人,他提着一只银皮、金腿、钻石脑袋的母鸡,说他能够治好公主的病。

    “卫兵,”皇帝问道,“你对他说过没有,如果治不好公主的病,我会让他脑袋落地的?

    “我对他说过了,”门卫说。

  “那么你去把他带进来吧!”皇帝命令说。

  不多一会儿,那人走进宫殿,公主仍躺在宫殿里的一张床上,已经生命垂危。来人就是大魔术师,只见他手里提着那只不幸的母鸡。“国王陛下,”魔术师说,“请允许我当着公主小姐的面煮这只鸡。用这只鸡熬出来的汤就是生命汁,公主吃了它,就会恢复健康的。”

    “快在这里把火生起来,”皇帝命令道,“再去拿一只锅子来,放上热水。——不过,如果你治不好公主的病,那么我就把你的头砍下来,你知道吗?”  

    “我会成功的,”魔术师说,边把不幸的母鸡扔进沸腾的水里。

    鸡在锅里煮了一段时间后,想亲眼目睹女儿恢复健康的皇帝等得不耐烦了,问道:“闻到生命汁的香味了吗?

    “没有,”一个站在旁边观看的人说。

    “到底怎么样了?”皇帝问。

    “还像清水呢,”有人回答说。

    “这只鸡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皇帝又问。

    “她正坐在水里,还说话呢,说什么‘咕咕咕’我是一只不幸的母鸡!

    “把火再烧旺些!”皇帝命令说。“这只鸡大概要用大火煮才行。”.

    他们按照他说的做了。过了一会儿,皇帝又重新打听了一遍。可是情况仍旧没有变化,鸡汁还是没有煮好,水依然清清的;而这只母鸡坐在水里,像是坐在一只澡盆里,还一个劲儿地叫着:“咕咕咕,我是一只不幸的母鸡!”

    火烧得更旺了,可是切照旧。这时候,皇帝眉头紧皱,问魔术师道:“喂,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搞的?这究竟是汁还是清水?

    魔术师声音颤抖地说道:“尊敬的皇帝陛下,我承认我犯了一个大错误。这只母鸡老是被她那些伙伴欺负,所以我给她安了一条金腿、制做了一身银皮以及一只钻石脑袋,这样就没人能伤害她了。可是我忘了,金子、银子以及钻石是不能煮的。即使我们将这只不幸的母鸡煮上三年,水仍然是水,决不会变成鸡汁的。”

    “这么说,你熬不出生命汁了?”皇帝愤怒地间道。

    “是的,”魔术师愁眉苦脸地答道。

    “那么我让人把你的头砍了,”皇帝叫道。“因为关于这件事我早就下过圣旨了。”

    皇帝说着,向他的士兵做了一个手势,士兵立刻拔出了剑。魔术师悲伤地朝公主的床上看了一眼,心想:“可惜啊,我只好这样白白地死去了。”

    可是,那个躲在公主喉咙里的小妖人,很想看看这个魔术师,她可恶的敌人是怎样被砍去脑袋的。于是,她悄悄地从公主的嘴里爬出来,坐在她的嘴唇上,想舒舒服服地看个仔细。这时候,正好让魔术师看到,他那魔眼一下子就把她认了出来,她不是小瓢虫,而是一个施了魔法的小妖人。他连忙冲着锅里那只不幸的母鸡大声叫道:“快啄!快去啄!

    不幸的母鸡从锅子里扑棱棱地飞出来,一口啄住小瓢虫,用她那金刚石的喙把这个小妖人咬死了。

    就在这同一时刻,公主忽然康复了,看上去和从前一样美丽动人。

    皇帝命令士兵把剑收起来,然后对魔术师说:“尽管你没有熬成生命汁,可是你的鸡救了我女儿的命,因此我免你一死,同时你还可以得到我一半的国土。”

    魔术师欣喜万分,为表示感谢,他把不幸的母鸡送给了公主。从这天起,母鸡被留在皇宫里居住,每天吃盛在金盘子里的麦子,吃盛在银盘子里的蚯蚓。可是有一天,她出去散步,有十只骄傲的花公鸡走在她的前面,十只走在她的边上,还有十只在她后面跟着。三十只公鸡竭尽全力喔喔喔地叫着:“让开!快滚!公主的母鸡来了,她是世界上最幸运的母鸡!

    可是,不幸的母鸡自言自语道:“哦,要是我现在能遇见魔术师院子里我那两个姐妹和那只骄傲的花公鸡该多好啊!可是在这里是绝对见不到他们的,这不是在同我开玩笑吗!咕咕咕,我真是一只不幸的母鸡!

   (译文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