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蚂蚁女王节选一

(《邪恶的蚂蚁女王》第章)

(美国)丹•格林堡 著  章静娴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特别怕小虫子。我是说,它们让我起鸡皮疙瘩。但有一天我变得和小虫子一样小了,还和它们在公园里闲逛来着。有了那种经历后,你总会改变对事物的看法的。

好了,我想我可能说得太快了。可能我得先告诉你我是谁还有其他什么的。

那么你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我叫扎克。

 我在纽约的贺拉斯-海德-怀特男子学校上学。

 我十岁半了。

 爸爸妈妈离婚了,对我有影响。

我和爸爸妈妈各待一半的时间。不过,我变成小虫子那会儿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当时我们班正在中央公园里野餐。科学老师科尔曼-列文太太给了我们每人一个硕大的放大镜。她希望我们可以到处走走,近距离地观察自然。

我的好朋友斯宾塞·夏普也在。他是班上最聪明的孩子,也许是全校最聪明的孩子。维农·曼特菲尔也在。他是学校里最有钱的孩子。他从来不会让你忘记这一点。维农有点胖,还爱出汗。他对你动火时就要来管你。他不是我最喜欢的同学。不过你可能看得出来。

安德鲁•克兰西也来了。他个子真的很高,总是想超过我。不论我做什么,他总是早些完成,或完成得更好。除了他们,班上可能还有15个孩子也在那里。但现在我并不想将他们的名字都列出来。

科尔曼-列文太太告诉我们可以使用放大镜了。维农开始拿着放大镜在草丛里四处寻找。

“嗬,蚁丘!”维农说。我走过去,想透过放大镜看一看。可是我还没能细细观看,维农就准备一脚踩上去了。他的脚踩在半空中时我阻止了他。

“你在干嘛?”维农生气地问道。

“不要踩那些东西。”我说。

“为什么不?”

“因为,蚂蚁们建这些蚁丘可能付出了很多的辛劳,”我说。“我并不怎么喜欢小虫子,但它们也有权利。”

斯宾塞朝蚁丘这边走了过来。“你们知道大多数蚂蚁都是雌性的吗?至少所有的工蚁都是雌性的。它们还有一个蚁后,蚁后比工蚁大许多。”

“谁管这些?”维农说。“虫子就是虫子。它们活该被踩。”

斯宾塞弯下身来,透过放大镜看着蚁丘。

“好奇怪,”斯宾塞说。“这些蚁丘的形状很奇特。”

我弯下身来,也看了一眼。“它们看起来有点像金字塔,”我说。“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要是有人知道答案的话,那个人就是斯宾塞。

“我不知道,”斯宾塞说。“但它们和我见到过的任何一座蚁丘都不同。”

“吃午饭啰!”科尔曼-列文太太大声喊着。我们飞奔过去,将毯子铺开。

科尔曼-列文太太带了个大篮子来,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食物。花生酱和果酱三明治。纯花生酱三明治。纯果酱三明治。纯面包三明治。还有柠檬水。至于甜点,她答应过会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斯宾塞和我相信这个惊喜会是莱恩-拉里冰淇淋。那是我们的最爱。事实上,我们曾在莱恩-拉里新口味创意竞赛中获胜。我们设想的新口味是“腰果腰果祝你健康”。不过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我们吃完三明治后,科尔曼-列文太太打开一个大大的塑料罐。

“同学们,”她说,“这就是你们意想不到的甜点。巧克力蚂蚁!” 科尔曼-列文太太脸上带着会意的微笑。

“哦,好吧,”维农说。

“她没在开玩笑,”斯宾塞说。

科尔曼-列文太太点了点头。“在一些国家,它们可是很棒的甜点哦。”

大家开始发出呕吐的声音。科尔曼-列文太太一直微笑着。科尔曼-列文太太人不错,但确实怪极了。她一直穿着工作靴,甚至在化装舞会上也是如此。周末她在太平间里工作,解剖尸体。

“我可不会吃什么巧克力蚂蚁,”我说。

“巧克力蚂蚁不算什么,”安德鲁说。“我还吃过巧克力蟑螂呢。”

“唉,你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科尔曼-列文太太边说着,边往嘴里塞了一些。“味道可好极了。”

所幸的是,科尔曼-列文太太也带了些普通人吃的甜点。蓝莓。我喜欢吃蓝莓,但只有当它们蘸满糖时才喜欢吃。

“科尔曼-列文太太,你有糖吗?”我问她。

“很抱歉,扎克,我没有,”她说。“但你为什么不洒一点这些巧克力……”

“还是谢谢你,”我说。

接着我看到了地毯上的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一小包一小包的糖,就是咖啡店里提供的那种糖。我拿了两包,一包洒在蓝莓上,一包倒入柠檬水里。

这糖的味道有点儿怪。当维农看到空空的包装纸时,我差不多已经喝完了柠檬水。

“扎克!”他嚷了起来。“我留在这里的一包包的东西你用过吗?”

“就用了两包,”我说。“怎么了?”

“那不是糖,你这个笨蛋!”维农说。“那是缩身粉。”

“缩身粉到底是什么?”

“妈妈给我买的一种营养粉。非常,非常贵。你吃了,她会对你很恼火的。她还会叫你还的。”

“对不起,”我说。“我还以为是糖。”

“唉,我敢打赌你会觉得难受的,”维农不怀好意地说。“每次只能用一点点。你却用了整整两包,你这个笨蛋。那可是两个月的用量!”

事实上,我正开始觉得有点难受。我觉得可能要呕吐了,但我不想让维农知道。我可不想让他得意。

维农观察着我的脸。

“感觉怎么样,扎克?”他问。

“不错,”我说。“好极了。我一生中从没感觉这么棒过。”

然后我跑到灌木丛中去。我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快要吐出来了。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邪恶的蚂蚁女王·世界末日——1000年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