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的母鸡(上)

(选自《穆尔克国的故事》)

(德)汉斯·法拉达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有一个本领很大的魔术师,他有一只骄傲的花公鸡和三只母鸡。其中有一只母鸡会下金蛋,有一只母鸡会下银蛋,还有一只母鸡呢,根本不下蛋,连一只普普通通的蛋都不会下。对此,这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很悲伤,因为那两只母鸡老是讥笑她,从来都不愿意同她一块儿到大街上去走走;再说,那只她非常喜欢的骄傲的公鸡,也从来不拿正眼瞧她,根本就不搭理她。可是,如果她找到一条又长又嫩的蚯蚓或者一条肥肥的小虫,那两只母鸡就会马上从她的嘴巴上抢过去,并且说:“你要吃得这么好干什么?你连一只普普通通的蛋都不会下,更不用说下一只像我们一样的金蛋或者银蛋了。快滚到边去,废物!

    就这样,这只母鸡老是灰心丧气的,日子过得一点儿也不舒心,整天待在角落里,愁眉苦脸地自言自语:“咕咕咕,我真是的,死了该多好啊。我一点用处也没有。那只骄傲的花公鸡,我是多么喜欢他啊,可他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哦,我心里有多难受哟,肚皮里连一只蛋都生不出。咕咕咕,我真是一只不幸的母鸡。”

    那个本领很大的魔术师听到了这只母鸡的抱怨声,安慰她道:“等着瞧吧,我也会让你生出点儿什么东西的!不错,你的姐妹们能生金蛋和银蛋,可是我在你身上保存了一种更高级的东西。以后人们可以从你身上提炼出一种能叫死人起死回生的汤汁。”

    魔术师说的这些话让女管家听到了。这个女管家是一个个子矮小、不安好心的老姑娘,她很想把这套魔术学到手,这时她暗自想道:“做一种能让死人复活的汤汁,这事儿真是太美了,我要是有这种汤汁,就能挣好多钱了。”

    后来,当大魔术师坐上马车,越过田野,到另外一个魔术师那里去作客时,女管家就捉住那只不幸的母鸡,把她杀了,然后撏去并拔干净鸡毛,掏出鸡内脏,放进一只锅子,开始煮榨可以救人性命的汤汁。不一会儿锅里的水烧开了,还发出咝咝的响声,这声音就像是在控诉这个女管家,与此同时,锅子里那只死母鸡也在叫喊着:“咕咕咕,我是一只不幸的母鸡!咕咕咕,我是一只不幸的母鸡!

    女管家听了大吃一惊,便心急火燎地忙碌起来,她取来刀子、叉子和勺子,把它们放到自己面前,想以最快的速度把那只鸡吃掉。她干着这件蠢事,心想:只要把这只鸡吃到肚子里,她就不会再叫喊,这样,魔术师对她干的坏事也就一点儿都不会知道了。

    再说,这时候那个魔术师正坐在朋友家里,同那个朋友聊天。他们彼此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对对方说了,觉得没事可干了,于是互相摆弄起自己的魔术。“你瞧,你这鼻子上是什么东西?”这个魔术师问那个魔术师道,一边从那人的鼻孔里拽出一条虫子来,而且这条虫子越变越长了。“不行,你这个鼻子怎么竟会生出这种玩意儿来。”这个魔术师说,“你应该好好擤一擤鼻子!”说着,他把那条有好几米长的虫子扔到窗外去了。

    “那么你呢?”另一个魔术师问道,“你这个耳朵大概从来也不洗的吧?真的,你看,你的耳朵里都长出胡萝卜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他,从他的耳朵里拔出几根胡萝卜,接着又拔出一根黄菜头,最后竟然拔出一根比那条虫子还要长的黄瓜来。

    “这下可以了,”那个魔术师说,然后咳嗽了一声;随着他这一声咳嗽,那些蔬菜从桌子上飞了起来,一直飞到马路上一个正好路过的老太太的篮子里。这老太太还以为,今儿是在下胡萝卜雪,下黄瓜雨,下菜头冰雹呢。她吓得撒腿就跑,连身上的围裙也哗哗地飘了起来。可两个魔术师见了却捧腹大笑,连腰也直不起来了。

    “现在我再来向你露一手你不会的把戏,”那个外乡魔术师。然后他脱下衣服,从袖筒里朝外窥视,一边说:“通过这只袖筒,我的目光可以穿过所有的墙壁,看到所有的地方。”

    “你如果有这个本事,”这个大魔术师说,“那么你告诉我,你看到我家里的什么东西了。”

    “在你的家里,”那个魔术师说,“有一个小个子女人坐在桌子边,面前放着一碗汤,她正在啃一只鸡大腿。”

    “什么?!”这个魔术师顿时勃然大怒,叫道:“难道她把我那只打算煮成救命汤的母鸡杀了?!不行,我得赶快回去!

    说着,他朝他坐着的那张椅子拍了三下,这张椅子立刻变成了一只老鹰,老鹰背着他扑啦啦地飞出了屋子,像箭一样地穿过空间,还不到一分钟,就已经飞到了自己的家里。

   女管家吓得连手上已经啃干净的鸡骨头都掉到了地上,她一边哭,一边喊道:“我早知道这样,就决不会干了!”她的哭喊一点儿都帮不了她的忙。魔术师从洗衣服的桌子上取来一只小瓶子,口里念念有词地说道:“进去!”于是,女管家马上变得很小很小,最后变成了一股轻烟钻进了瓶子。

    魔术师给瓶子紧紧地塞上了塞子,然后把瓶子挂到老鹰身上,说道:“我的好老鹰,现在你飞回去吧,否则我的朋友就缺了一把椅子。你对他说,决不能把这个小女妖放出来,不然的话,她会给他带来麻烦的。不过,如果他想知道天气情况的话,只要朝瓶子里的女妖看一眼就行了;她嘴巴闭着,这就说明天气是好的,如果她张着嘴巴,就说明要下雨了。”

    “咕咕咕!”老鹰答应着,随后飞走了,并按照他的吩咐做了。

  魔术师在屋子里和院子里走进走出,把那些被女管家扔掉的鸡身上的东西全都找了回来,从粪堆上找回了鸡毛,从猪饲料桶里找回了鸡内脏,从垃圾堆里找回了鸡头,最后只缺少一只鸡大腿上的肉了,因为这已经被女管家吃掉了,怎么也找不回来了。“没关系,”魔术师说,随后把鸡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堆在一起,嘴里念了一句咒语;这时,只见那些鸡毛、鸡内脏和鸡头等都哗啦一声接上了,那只母鸡又活生生地站了起来!可是紧接着她又栽倒了,因为她缺少一条腿,只有一条腿是不能站起来的。

    “没关系,”魔术师说。他来到一个手艺精湛的金匠那里。金匠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为他做了一只金鸡腿。就这样,母鸡装上了一只假腿,不过,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有血有肉有骨头的腿,于是她又能站起来走路了。

    母鸡呢,觉得自己装了一只假腿也挺不错,假腿金光闪闪,非常耀眼,一点儿也不比那只骄傲的花公鸡的羽毛逊色,走在地上发出格喀格喀的声音,好听极了,要是她奔跑起来,那简直就像有十只母鸡刚生了蛋在格嗒格嗒地齐声叫喊呢。

    可是,当这只母鸡迈着她那条金腿得意洋洋、神气十足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那两只会下金蛋和银蛋的母鸡就喊了起来:“假腿!——假腿!你是个老瘸腿!”她们一边喊着,一边用尖尖的嘴巴和锐利的爪子不停地啄她,抓她,一直到她吓得飞到一棵树上为止。可是,最可恨的是那只骄傲的花公鸡,只见他刨了刨土,挠了挠脖子,还喔喔喔地说什么:“这里只有一个人是光彩夺目的,这个人就是我!”瞧他那个德性,一边说一边还拍打了一下翅膀,真是气死人!

    那只可怜的母鸡胆战心惊地待在树上,心里一个劲儿地抱怨着:“咕咕咕,我真是一只不幸的母鸡!我本来还以为,这下可好了,我总算熬到头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更糟糕。哦,天哪,我还是干脆死了吧:”

    这当儿,有个爱偷东西的喜鹊发现树上有个光闪闪、亮晶晶的东西,心想:“这八成儿又是一个可以偷的东西,”于是飞到母鸡跟前,想把母鸡身上的金腿拆下来,可是她的力气太小了,怎么也拆不动;她又飞起来,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玩意儿,然后急急忙忙地飞去,把她的几百个姐妹都喊来了,她的这些姐妹同她一样贪心,都想得到这只金光闪闪的东西。

    所有的喜鹊都撅着尖尖的嘴拼命朝母鸡身边挤,她们叽叽喳喳,你争我夺,都想得到那只金腿,连身上的羽毛都挤掉了,纷纷飞扬起来。可是母鸡像死了似的,从树上掉了下去,这时大魔术师从屋子里出来,想看看外面吵吵闹闹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料母鸡正好掉在他的脚跟前。

    魔术师心疼地望着母鸡,只见母鸡身上连一根毛都没有了,浑身上下尽是血,他唉叹道:“哦,你真够倒霉的,你太不幸了。不过你要坚持住,你等着,你一定会看到,只要有朝一日你被煮成救命汁,你就会名扬天下,受人尊敬,任何母鸡都比不上你:”

    说完,魔术师把母鸡提到屋子里。由于母鸡身上的毛全被风吹跑了,一根也没有找到,所以魔术师就派人请来一位手艺娴熟的银匠,让他为母鸡做了一身人造银皮,把母鸡整个身体都裹了起来。这下,母鸡浑身上下闪闪发光,漂亮极了,她高兴得不得了,拖着那条金腿,咕咕咕地叫着,一边走来走去,简直像一个下了蛋,快活得直叫唤的母鸡。

    这会儿,这只不幸的母鸡心里美滋滋的,趾高气扬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向别的母鸡炫耀自己。那两只母鸡和那只骄傲的公鸡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想看看这只闪光发亮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是,当他们看到这原来是那只不幸的母鸡,而且发现她除了嘴巴,全身都被银皮紧紧地裹着时,就露出了很瞧不起的神色,说道:“哦,没什么,就是那只可怜的母鸡!全身光秃秃的,连一根毛都没有了——我们不想同这种小人有任何来往!”

    那只骄傲的花公鸡气愤地啼叫道:“我早就对你说过,只可以我一个人发光。等着瞧吧,如果你不把你的灰毛衣服重新穿上的话,那么我就不接受你的蚯蚓了。”

    “这件事我万万办不到!”不幸的母鸡哀伤地叫道。可是公鸡根本就不听她说的,气呼呼地走了。这时母鸡哭了起来,一边还诉苦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反正总是对我不利。咕咕咕,我真是一只不幸的母鸡。”她整天凄伤地坐在角落里,既不为银皮感到高兴,也不为金腿感到神气了。

    可是,对这只可怜的母鸡来说,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