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猫王”节选 二

(原名:ZACK FILES)

(节选自萝卜“猫王”》第 三)

(美国)丹•格林堡  李聆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可怕的声音吵醒。说可怕,那是因为不知怎么的,有点熟悉那个声音。一开始我还想不起来是什么声音。随后我就知道了。

那是萝卜在尖叫的声音。

我冲进厨房。

爸爸正穿着睡衣站在餐台前。他戴着耳机,正听着他的随身听。他还开了电动榨汁机。

在餐台上有一些胡萝卜、一些芹菜、一些我不认识的蔬菜,还有萝卜埃尔维斯。可怜的埃尔维斯撕心裂肺地尖叫着。好吧,我也不清楚萝卜是不是有肺。但是如果它们有的话,他的肺真的会裂开的。爸爸正准备把埃尔维斯榨成汁!

“救命啊!”萝卜大喊道。“不要这么残忍!”

“爸爸!”我大叫。“住手!”

爸爸根本听不见我的声音。他拿起埃尔维斯,准备往里放。

“爸爸!”我又大声喊道。“请停下!”

“我快完蛋啦!”萝卜叫道。

我向着墙上的插座猛冲过去。在爸爸把埃尔维斯压进榨汁机之前,一把拉掉了插头。

“扎克!”爸爸说。他一脸惊愕。他摘下耳机。“你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我问。

“给我们榨蔬菜汁啊,”他说。“你为什么要拔下插头?”

他重新把插头插好。

“不要,爸爸!停下!”我说。“你会杀了埃尔维斯!”

“什么?”爸爸说。

“你把埃尔维斯丢进榨汁机,”我说。“如果你一拧开关,你会杀了他!”

“埃尔维斯?”爸爸皱了皱眉头。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你大概发烧了吧,”他说。“等一下。我去拿体温表。”

“爸爸,听我说。我没发烧,也没生病。我只是想救埃尔维斯的命!”

“你没法那么做,”爸爸说。

“为什么不能?”

“埃尔维斯已经死了20多年了。”

“不是那个埃尔维斯,”我说。“不是那个唱歌的埃尔维斯。埃尔维斯是一只萝卜。你没听见它在尖叫吗?”

爸爸的眉头又皱起来了。他向浴室走去。

“不要跟我说你没发烧,扎克,”他说。“我知道什么时候你是发烧了。”

“爸爸,听着!”我说。我把手伸进榨汁机,把埃尔维斯拽出来。他浑身沾满了粘糊糊的胡萝卜碎屑。萝卜亲了亲我的手。“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萝卜,”我说。“这只萝卜有一个名字。它的名字叫埃尔维斯。”

爸爸停下脚步,看着我。

“我知道了,”爸爸说。他拿起一只胡萝卜,并举了起来。“那么这只胡萝卜的名字叫什么——斯基皮?”

“爸爸,我是认真的。这只萝卜的名字叫埃尔维斯。我们昨晚遇到。他能够讲话,能够唱歌,还有其他很多事情。你不能把他榨成汁!”

爸爸噗哧笑出声来。

“爸爸,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用一种非常严肃的口气说。“我们都曾经看见过某种很奇怪的东西。闹鬼。那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生气的火山女神。你已经看到过我变成一只猫。你看见过我变成隐形人,对不对?你为什么不相信这只萝卜能够唱歌呢?”

我擦掉埃尔维斯身上的胡萝卜碎屑,在爸爸面前摇了摇手里的萝卜。

“看到吗?它是不是长得像埃尔维斯?“

爸爸叹了口气。

“好吧,我承认有点相像,”爸爸说。“但我还没有证实。让他给我唱点什么。”

我转过身对着萝卜。

“唱点什么给我爸爸听,”我说。

那只萝卜一声不发。

“我听了,”爸爸说,“但我可是什么也没听见。”

“我想,埃尔维斯一定不想让人们知道它会唱歌,”我说。

“如果他没能在我数到十之前开始唱歌,”爸爸说,“他就会变成菜汁。1…

2…3…4…”

“自从我的宝贝离开我,我们找了一个新住处。”萝卜拉开嗓门唱了“伤心旅店”。他的眼睛微微闭着。他的额头皱着。他的上嘴唇向上翘着。

爸爸撑着餐台以稳住自己。他见过发生在我身上的很多奇怪的事情,但是一只萝卜唱“伤心旅店”的歌,就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

当埃尔维斯唱歌的时候,我拍手喝彩起来。

“很好,埃尔维斯!”我说。“非常非常棒!”

“谢谢。十分感谢,”萝卜温柔地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极了猫王。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运气曲奇饼·萝卜猫王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