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气曲奇饼节选 二

(原名:ZACK FILES)

(节选自《 运气曲奇饼》第三)

(美国)丹•格林堡  李聆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一小时的额外学习时间一结束,我就去了莱恩-拉里冰激凌店。我到那里的时候,斯宾塞正好出来。他正舔嘴巴。

“你吃了什么口味的?”我问道。

“腰果腰果健健康康,”他说。

那是我们俩发明的一种口味。在不久前,这个名称赢得了莱恩-拉里店的“冰激凌口味创意大赛”。但那是另外的故事。现在我的脑中想到的是另外一些事情。

“这么看来,斯宾塞,”我神秘兮兮地说道。“我打赌冰激凌是甜蜜的回报。”

斯宾塞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你知道的,经过时代的考验,”我提示道。

起初,斯宾塞还是摸不到头脑。随后,他的眼睛瞪大了,嘴巴张得滚圆。

“噢,哇,扎克,”他说。“时代杂志。盖特科斯先生课上的小测验和你昨晚的运气预测很相似!”

我点了点头。

“斯宾赛,”我说。“我不知道怎么会的,但是那些中国运气曲奇饼的预言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想知道那是为什么。你能帮助我吗?”

“我加入,”斯宾塞说。

我觉得寻找答案的最佳之地就是那家“温记小鬼”。于是,我们俩乘上公共汽车来到那儿。那时正好是午餐和晚饭之间的时候,所以餐馆中空无一人。尽管这么想,但那天我和爸爸在那里吃饭的时候,也没什么人。

那个蓄着胡子、梳着马尾、耳朵上扎着耳钉的服务生朝我们走过来。他看上去好像很高兴见到我们。

“你们好,小帅哥先生们!”他说。“你们吃饭吗?”

“不,不,”我说。“我们来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知道我们并不吃饭,他露出一丝沮丧的神情。

“好吧,小帅哥们想问什么问题?”

“你给我们的那些运气曲奇饼,”我说。“它们在我身上应验了。”

他点点头。

“运气曲奇饼能预测命运,”他说。“要不,它们怎么会叫做运气曲奇饼呢?”

“但是它们以前从没变成现实过,”我说。“而且也没在我爸爸和朋友的身上实现。”

那个服务生耸了耸肩。

“呃,或许你以前一直不在平衡的状态吧,”他说。

这句话让我思绪万千。我真的不喜欢在事情还没发生前就知道那些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命运是坏的。但是如果我得到一个令人害怕的运气呢?好比说,在我34岁之前,我将要经历一场风险,或者其他什么呢?

“放到曲奇饼里的那些运气是谁写的呢?”我问。

“一个专门为运气曲奇饼写命运的人,老弟,”服务生说道。

“那么哪里能找到这个专门为运气曲奇饼写命运的人呢?”斯宾塞问道。

“去问贾奶奶,”服务生说。

“谁是贾奶奶?我问。

“哦,贾奶奶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老弟。非常智慧,非常有魔力。她年纪很大了,非常特别。”

那么在哪里能找到她?”斯宾塞问。

“温胖子面包房,”服务生说道。“在中国城。”

或许这个贾奶奶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中国城。我跟爸爸去过那儿很多次。但是我从来没单独去过。

“嗨,斯宾塞,你觉得我们要不要去中国城?”

“当然。那要不了我们很长时间,”他说。“晚饭前,我们肯定到家了。”

我们乘地铁去中国城。我喜欢中国城。当你走出地铁的时候,一点不像是在纽约,甚至不像在美国。那里完全是另外的景象。就好像你乘了6号地铁,从地心穿过来到了中国。不过真的如此,可能要很长时间,因为6号线不是快速列车。

中国城的街道都很窄。报摊上有卖中国报纸。店里的招牌标签的都是中文的。公用电话亭顶上有小小的宝塔,很酷。

斯宾塞和我经过一个店,那些被出售死的鸭子,倒挂在玻璃窗前。另外一些商店的门口放着死的章鱼,有着长长的,令人讨厌的触角。还有很大的死鱼、猪的头、装满鱼眼睛的碗。人们真的吃这些东西!

“我真的不敢相信人们吃这些东西,”我对斯宾塞低声说道。

“或许他们也不相信我们吃的那些东西,”斯宾塞说。

“你是什么意思?”

“比如,喜欢热狗,”他说。“绞碎的猪和马的耳朵、脚和肠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说。

最后我们找到了温胖子面包店。他们的玻璃柜中有各式各样的小面包和蛋糕。看过其他店里的东西之后,觉得它们看上去真是漂亮。

我们走了进去。

一个高高胖胖的、戴着白色的面包师帽子的男人,站在一个小小的柜台前。我觉得他就是那胖子。

“要什么?”他毫无笑容地说。

“我们来找贾奶奶,”我告诉他。

他皱着眉头看着我。难道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贾奶奶?”他重复道。

“是的。”

“这里没有贾奶奶。”

“这里是不是温胖子面包店?”斯宾塞问道。

“也许吧,”胖子说。

“哦,我们想见贾奶奶,”斯宾塞说。“她在这里工作。”

“你们凭什么说一个叫贾奶奶的人在这里工作呢?”

“是温记小鬼那家店里的服务生告诉我们的,”我说。

那个胖子想了一下。然后他点了点头,并指了指身后。“在那里面,”他说。“要穿过那些帘子。”

我们绕过柜台,穿过帘子。那些帘子是由很多一串串的小玻璃珠做成的。

我们进去的那间屋子很暗。起初,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之后我们的眼睛适应了那昏暗的光线。

一张小桌子边,坐着一个中国老太太。一个很老的女人,那张脸上布满了皱纹。她看上去像是有二百岁了,且安静而温和。桌子上,一个心形的蜡烛在一个陶制的空心南瓜灯中燃烧。那个老妇人穿着喇叭裤、一件扎染的紫色T恤和一件匹兹堡铁人队的夹克。桌子边上有两张空椅子。

“请进吧,尊敬的年轻绅士们,”她一字一顿地说道,音调很高。“请坐。”

斯宾塞和我在那两个椅子上坐下来。

“你一定就是贾奶奶吧,”我说。

“为什么我就是?”她问。

“啊,不是吗?”斯宾塞说。

“或许是,”她说,“或许不是。”

“那么,夫人,是哪一个?”我问。

“基本是吧,”她说。

“很高兴见到你,贾奶奶,”我说。“我叫扎克。这是我的朋友斯宾塞。我们来是想问你几个关于运气曲奇饼的问题。”

“尊敬的年轻绅士们想让贾奶奶告诉他们关于运气曲奇饼的什么问题呢?”

“首先是,”斯宾塞说,“你是那个写那些命运的人吗?”

“或许是,”她说,“或许不是。”

“那么,是哪一个?”我问。

“基本是吧,”她说。“贾奶奶是个写手已经很多年了。深受人们的喜爱。贾奶奶写的谚语还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呢。”

“您能给我们举几个例子吗?”斯宾塞说。

“哦,‘节约一便士就是把一便士放在安全的地方。’”

“我想事实上这条谚语是,‘省钱就是赚钱’”斯宾塞说。“本·富兰克林是写这条格言的人。”

“那是本·富兰克林从贾奶奶的草稿中抄袭的,”她讲。“就像‘早睡早起让人聪明、富有,而且少生病。’贾奶奶想控告本,可没有律师愿意接受这个案子。”

“你还有其他的什么?”我问。

“‘滚动的石头上不生蚯蚓和蜈蚣。’‘每天一个苹果,不需要牙医。’‘吱吱嘎嘎的轮子会沾上粘东西。’还有‘不要查看作为礼物的马的鼻子。’可惜,这些不出售。靠写这些受人欢迎的谚语来谋生是十分困难的。”

“你真认识本·富兰克林吗?”斯宾塞问。

“不很熟悉,” 贾奶奶说。“只是在几次聚会上打过招呼。然后他就抄袭了我的受人欢迎的谚语。我跟他说,本,快去放风筝。因为贾奶奶,他发明了电,但是他得到了所有的荣誉。”

“告诉我,”我说。“运气曲奇饼怎样起作用?我的意思是,难道每种运气都会有相应人得到它吗?或者,在运气曲奇饼中得到的某种运气一定会在你身上实现吗?”

贾奶奶露出她那神秘的笑容,但是她没有回答。她反而递给我四根筷子。

“搭,”她说。“搭建一个金字塔。”

我用其中的三根支起一个金字塔。我把第四根平衡地放在顶尖上。

“啊哈!”她说。“正像奶奶想到那样。这个星期,你幸运…或不幸。”随后她笑了好一阵子,那种笑法我真的不喜欢。“幸运曲奇饼只是预言了你将要发生的事情,”她说。然后她指着我。“如果你不想知道你将会发生什么,就不要读运气曲奇饼。你们两位年轻先生饿了吗?”

“没有,”斯宾塞说。

我想起隔壁房间里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糕点来。

“我饿了,”我说道。

“你要定一些我们的意大利香肠和鳀鱼批萨吗?”她问。

“哦,哦,不了,没关系,”我说。

“好吧,”她说,站起身来,“是离开的时间了。贾奶奶要去做其他事情了。”

“什么事情?”斯宾塞问。

“77 频道的女气象预报员,中国有线电视,”她说。“但我走之前,吃一块运气曲奇饼。”她给我一块。“很好吃。”然后她又笑起来。

我不想吃。但是我拿了。

“你想打开吗?”

“不想,”我说。

“运气不会一直好下去,”她说。“然后它们就变质了,就像你忘记把牛奶放进冰箱那样。这个好运气持续到星期天。星期天之后,就不灵了。但是在星期天之前,要小心啊!”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运气曲奇饼·萝卜猫王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