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气曲奇饼节选 一

(原名:ZACK FILES)

(节选自《 运气曲奇饼》第二)

(美国)丹•格林堡  李聆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们的棒球比赛在第二天的下午。布奇-夸格迈尔队的那些笨蛋比平时厉害很多。每次,斯宾塞·夏普持着球棒上场,他们就嘲笑他站立的样子。

“嗨,小毛孩!”他们叫道。“你准备好失败了吗?”

斯宾塞是我班最机灵的孩子,并且他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他准备击球的姿势的确有点奇怪。他的双脚分得太开了,而且他实在也蹲得太低了点。我讨厌说这些。我能领会夸格迈尔队那些家伙说的失败的意思。

但并不是只有斯宾塞一个人遭到了嘲讽。他们还取笑我们队中其他的队员,像我班里的安德鲁·科朗西,他的确长得非常高。

“嗨,小孩!”他们叫喊道。“你最好把闪亮的红灯放在你的脑袋上。要不然飞机会撞到你!”

他们甚至争论裁判对每一个险球的裁决。他们队的水平大大好于我们。但是我们也打得不错。在第九局快结束的时候,比分打成7比7平。我们队发球,一个出线了。正轮到我击球。弗农·曼陀菲尔是第三个。弗农并不是我的好朋友,因为他总喜欢讲自己的父母多么有钱。而且他很爱出汗。或许现在他已经把三垒垒包都湿透了!

我踏上本垒。我真想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球打出去。但是我知道我应该打个短打。这样我或许可以为弗农赢得第三垒。并且如果我们能再赢一分,那么就赢了夸格迈尔队。

第一投正好在本垒上。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打了个短打,然后飞快地跑向

一垒。我拼命地跑着。弗农则像个火箭一样跑向本垒,他跑得够快。投球手抢到球并把它投向一垒。我出局,但是弗农得分了。夸格迈尔队的那些家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赢了比赛!

队中的每一个人把我团团围住。孩子们拍着我的背,并且和我相互击掌,一片欢呼雀跃。弗农也是。

“打得可真是聪明,”教练对我说道。我得意极了。

比赛结束后,斯宾塞和我一起回到我爸爸的公寓。那晚,斯宾塞和我们一起吃晚饭。爸爸不想做饭,于是我们决定从“温记小鬼”订中国餐的外卖。我把整个比赛告诉了爸爸,当然还有我的那个短打。

“你真是聪明啊,扎克,”爸爸说。“以短打来代替击球。这正表明了一点,那就是有时候,你得放弃一些东西,从而让你赢得更大的胜利。”

嗯,十分正确。我先被封杀出局,但是我们赢得了比赛。

突然间,我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或者,换言之,”我说道,“想要赢得大的,先要有所失去。”我转身对着斯宾塞。“那正是昨晚在我的‘运气曲奇饼’里的那张签条上说的。或许预言成真。”

“可能吧,”斯宾塞说。

“但是我的那张说,‘明天,很多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爸爸说道。然后他看了看手表。“现在已是七点半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正在那时,门铃响了。是送外卖的人来了。我们叫的是蘑菇鸡片、芙蓉鸡蛋,还有我最喜欢的木须鸡,香味扑鼻呢。

“嗨,斯宾塞,”吃完后我说道,“看这个。”

我给他看我玩筷子平衡的把戏。他和爸爸都试着这么做,但是他们的筷子总是掉下来。

“我想,我一定是这个星期中唯一能平衡的人,”我说。

“什么?”斯宾塞说。

然后,我把那个服务生的说过的话告诉了他。

“因此,我会度过有趣的一个星期,”我说。“不管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吧,就让我们看看等待我们的是什么,”爸爸说。他递给我们每人一块运气曲奇饼。爸爸第一个打开来。“我的签条上说,‘你将有一个长途旅行,’”他说。“我想知道是不是那儿会有很多钱属于我。”

斯宾塞的签条上说,“你的工作会让你去香港,在那里你会有很多孩子。”

“你的说什么,扎克?”爸爸问。

甜蜜是对那些经受住时间考验的人的回报,”我念道。“现在这个更加令人摸不着头绪了,”我说。

哦,我是大错特错了!

第二天的早晨,我已经把运气曲奇饼中的“命运”全都抛到脑后了。同时,我也忘记了那天要进行的时事测验。

盖特科斯先生举起一本新闻杂志,封面上有一幅什么人的头像。

“为什么这个人会上这期杂志的封面?”他问。“扎克,你知道吗?”

可我一点也不知道。

“呃,是不是那个人创造了连续打嗝的世界吉尼斯纪录?”我说。

其他人都笑起来。

“不对,”盖特科斯先生说。我注意到他并没有笑。

安德鲁·科朗西举起手。

“来,安德鲁?”

“是不是那个人一年都没换过内衣?”安德鲁说。

大家又一次笑起来,但他只是想盖过我而已。

“好吧,同学们,” 盖特科斯先生说。“拿出铅笔和纸。写出杂志封面上的人是谁,以及他为什么会上杂志的封面。”

每个人都写了点什么,然后交给了盖特科斯先生,包括安德鲁和我。盖特科斯先生逐一看着我们的答案。

“好吧,”他说。“除了扎克和安德鲁,每个人都答对了。弗农,站起来,请告诉同学们杂志封面上的那个人是谁。”

“那是个科学家,亨利·施穆茨博士,”弗农一边说着,一边出汗了。“他不久前获得了一个大奖。他发明了一种拖拉机发动机,可以把牛粪变成燃料。”

“谢谢,弗农,” 盖特科斯先生说。“每个答对的同学今天放学后,可以去莱恩-拉里的店里吃冰激凌。扎克和安德鲁,你们要在学校里多待一个小时。我想让你们写一篇关于亨利·施穆茨博士的报告。下周一交给我。”

安德鲁和我失望地叹了口气。

“我要的是一份真正的报告,”盖特科斯先生说。“要有插图和一切相关的东西。我们去莱恩-拉里店吃冰激凌时,你们就可以开始做了。”

安德鲁和我就更不情愿了。

当班里的其他人去吃冰激凌店时候,安德鲁和我翻开杂志,读了关于亨利·施穆茨博士的报道。
     “用牛粪做拖拉机的燃料,”我说。“他是怎样想到这个的呢?”

“是啊,”安德鲁说。“接下来他又会想到什么——用狗屎来做发动汽车?”

“我可真不介意碰到这么奇怪的人,”我说。

“我也是,”安德鲁说。“但是我可不会把我们家的本田汽车借给他。”

我大笑起来。

我们开始写报告。那可真很难写。此刻,我一心想着斯宾塞和其他的同学们,正在莱恩-拉里的店吃那些冰激凌呢。他们可真舒服啊,只是知道封面上的那个人是谁…我仔细看了看那本杂志的封面,是时代杂志。

哦哟!我突然感到一记当头棒喝。“甜蜜是对那些经受住时间考验的人的回报。”冰激凌是快乐的奖励。并且了解时代杂志封面上的那个人物就是一个考验。那块运气曲奇饼已经预言了这件事情!就像之前的另一个预言,我就一定得失去点什么,我们队才会赢得比赛。

身边的确发生了一些怪异和神秘的事情。并且最后总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运气曲奇饼·萝卜猫王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