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记节选 二

(原名:ZACK FILES)

(节选自《隐形记》第 四)

(美国)丹•格林堡  张凯航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周五早上醒来时,我完全隐形了。我走进盥洗室想刷牙,却连牙齿都看不见;照镜子时,镜子里却是空空的;穿好衣服后,只看到一身空的短袖和短裤在四处走。我非常害怕。

我哀求老爸允许我不上学呆在家里。不难想象,同学们看到一个没有头的家伙走进教室会有怎样的反应。但是老爸有个规矩:除非你发烧37.5度以上,否则都要上学。我只好准备去上学。

在上学之前,我必须像个办法,总不能让看到我的人被吓坏吧!以前看过一部电影,里面有个人也变成隐形人了。记得他是用绷带把自己的头和双手缠了起来,虽然看起来很怪异,但总归像个什么

值得试一试。我在盥洗室里找到了一卷纱布,开始往头上缠起来。缠的时候,我保证眼睛、鼻子和嘴露在外面。等头缠好了,纱布也要用完了,上学也快迟到了。于是我慌忙拿上手套、太阳镜和棒球帽,并把那帽子戴在了缠满纱布的头上。尽管我看起来很滑稽,可是我也只能这样。

幸运的是,我在学校最先碰到的人是斯宾塞。他正在门厅的个人物品柜旁取东西。当他看到头上缠满绷带的我时,眼睛睁得浑圆。

“扎克,是你吗?”他问道,“发生什么了?你的脸……?”

“是喝了隐形墨水的缘故,”我答道,“这些道具下面,什么都没有。我完全隐形不见了。”

“哦,天哪!”他惊叫道,“是我把你搞成这样的?!真是难以置信。我能看看里面吗?”

我点点头。他掀起我嘴巴边上的一条纱布看了看,差点晕过去。

“斯宾塞,你没说过会有这样的后果啊。”

“我想是我哪里弄错了,”他摇了摇头,接着说,“扎克,我真的很抱歉。这是个令人惊叹的科学发现,可是发生在你身上,我真的很难过。”

我叹了口气说:“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把隐形墨水喝下去的。”我俩一起朝我们班的固定教室走去。“我得像个办法现身,明天是决赛日啊,”我边走边说,“要是我们赢了——你说,小孩上《纽约时报》的机会可不多啊!”

“我明白,”斯宾塞看着我,好像看着一道数学难题似的,“别担心,扎克。我会尽最大努力来找解决办法的。”

斯宾塞和我走进教室时,科尔曼·列文老师还没来。幸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同学注意到我。这是因为所有人都围在维农·曼特菲尔的课桌旁,正在听他滔滔不绝地讲着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明天,”维农说,“就在明天,我就能成为‘乐恩-拉瑞创意风味冰激凌大赛’的总冠军,可以免费吃一年的冰激凌!”

斯宾塞和我对视了一下,然后我们又都看向维农。

“你是‘乐恩-拉瑞创意风味冰激凌大赛’入选决赛的选手之一?”斯宾塞问道。

维农转过身。“怎样?你作何感想,斯宾塞?”维农问道。他看到我的一刹那,急促地换了口气问,“嘿,那儿坐的是谁?”

“是我,扎克,”我说。

“哎呀,扎克,”维农嘲笑道,“没人告诉你,万圣节要到十月份吗?”(万圣节是西方的鬼节。——译者注。)说完,他笑个不停。

“很有趣呵,维农,”我讥讽道。我不愿意跟全班同学解释我的遭遇,只说道,“事情也太巧了,斯宾塞和我也闯入了这场大赛的决赛。”

“那我更不用担心了,”维农说,“我敢打赌,我一定赢,输了我给你俩每人一千美元。钱,我有的是。”

维农绝对是个蠢蛋。他家真的很富,他总是无时无刻不在炫耀。他发起疯来,敢坐到你身上。并且,他特别容易出汗,哪怕在大冷天,他也会出汗。这会儿,他看起来就像尼亚加拉大瀑布。(尼亚加拉大瀑布位于美国和加拿大交界的尼亚加拉河中段,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译者注。)

“嘿,维农,”有同学问,“那你的冰激凌是什么口味的?”

“这可是最高机密,”维农答道,“不过绝对比斯宾塞和扎克的冰激凌口味好。扎克,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好事。要是你们赢的话,想想你上报纸的样子吧,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活像个木乃伊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他的话正是我担心的。

“告诉你,维农,”我说,“我把自己包起来,是因为我现在是个隐形人。知道了吧?要是不缠上这些纱布,你根本看不到我。”

维农简直没笑晕过去。其他同学也都捧腹大笑。

“哦?不错,”等他缓过一口气后说道,“隐形人,我真相信你的话。”

维农就是这么让人讨厌。我二话没说,摘下棒球帽和太阳镜,在头上摸索着纱布的末端,然后开始一圈一圈地把它揭起来。很快,站在他们面前的我,变成了无头人。

跟你说,他们没一个人再笑了。

维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脸上的汗汩汩地往下淌。

就在这时,科尔曼·列农老师来了。我们这个老师很酷,也有点怪,不过是让人喜欢的那种怪。

所以当她走进教室,看见一套悬着的空衣服时,并没有吓得叫出声来,甚至没变现出有多么吃惊,只是以平常的语气问道:“是你吗,扎克?”

“是的,是我,科尔曼·列文老师。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猜的。你干嘛了,是不是喝了隐形墨水?”

“是,是,老师。我就是喝了隐形墨水才变成这样的。”

“大家都坐下吧,”她对全班同学说。

“你也坐下吧,扎克,马上开始上课了,”她看了我好一会儿说,“呣——扎克,我纳闷了。看不到你,该不该算你出席呢?”

“老师,您不能给我记成缺席的,”我说。

“也对。那么今天的课,我得多提问你几次,只有这样,我才知道你是不是在认真听讲。”

哎,这招真绝!就因为我是隐形人,科尔曼·列文老师就可以这样对待我吗?这真不公平。隐形人就没人权啦?要是能找到其他隐形的小孩,大家联合起来,或许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权利。关键是,到哪儿去找他们呢?

“科尔曼·列文老师,”我跟着她走到讲台边问,“您以前听说过有人变成隐形人的事吗?”

“当然了,”她答道,“不过持续的时间一般都不长。就好像你晒黑了,过几天自然就会变回来的。”

“我明天会恢复正常吗?”我又问,“再过二十多个小时,‘乐恩-拉瑞创意风味冰激凌大赛’最后的优胜者就会选出来了。如果斯宾塞和我胜出的话,还是现身会比较利于拍照和登报。”

“我以前变成隐形人后,一两天就恢复过来了。”

“你也曾经变成过隐形人?”

她点点头说:“不过不是因为喝了隐形墨水,所以情况跟你的不同。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想出解决办法的,扎克,你一直都挺会解决问题的。”

说完,科尔曼·列文老师走到黑板前,开始写粉笔字。她让我们打开课本,翻到六十七页。可我没办法集中精神听课。我匆匆地给斯宾塞写了张小纸条,内容是:

斯宾塞,你是个天才。能想个办法让我恢复正常吗?

我把纸条这成小方块,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扔到了斯宾塞的膝盖上。

几分钟后,他回复了我:

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你知道,褪了色的衣服得用亮色洗涤剂洗洗来重新上色。或许你可以在放了大量亮色洗涤剂的浴缸里泡一泡。我老妈总是买特大号的洗衣剂,不用担心量不够用。

我考虑了一会儿,回复道:

这个办法可能不通。我是完全隐形了,什么颜色也没剩下啊。

斯宾塞咬着铅笔,又写道:

要不我再研制一种“抗隐形墨水”给你喝了试试?

读完这个小纸条,我差点没噎死。

没疯吧你?!?!我再也不会喝你实验做出来的任何东西了!!!

斯宾塞凝视了一会儿天空,我能看出来他的超智商正不停地运转。最后,他笑了笑,靠在椅背上。不一会儿扔给我了最后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有了!我有办法了,准行!放学后来我家。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海豚奇案·隐形记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