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奇案节选 一

(原名:ZACK FILES)

(选自海豚奇案》第 三)

(美国)丹•格林堡  张凯航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哟!”我跳进水池,大叫了一声,水凉得很。拉尔夫和毛茸茸在水池的另一边,正密切地观看着我。我朝它们游了过去。

“嗨,伙计们,”我大声地跟它们打招呼。

它们仍是盯着我看,没有反应,一个字也没说。上次的事,一定是我幻想出来的,或许是因为我掉进水池后吸入了太多的氯气或是别的什么。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钻入了水下。两只海豚也钻到了水下。哇!在水下,它们俩看起来可真大,比从上面看大,不知两个家伙各有多重。

“我318磅,”我脑海里传来一个粗哑的声音。

“我316磅,”又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这周刚减掉了五磅。”

“怎么回事?”我心想,“它们怎么会读懂我心里的想法?”

“那你怎么会读懂我们的想法?”

“说得好。这个轻柔的声音一定毛茸茸的,粗粗的声音,”我想,“一定是拉尔夫的。”

“嗯,这儿还有别人吗?”粗粗的声音说道。

“跟你们讲,”我说,“有一次在科学课上,我被电击了一下,那以后,从早到晚,我都能读懂别人的思想,不管是谁的,也包括一条金鱼和一条水虎鱼。也许是因为这个吧。”

“也许吧。不过,亲爱的,要想和我们谈话,只能在水下。我想可能是因为在水里思想更容易得到传播吧,就像水更容易导电一样。”

此刻我的肺撑不住了,我露出水面透气,看到雪莉正盯着我看。

“扎克,还是上来吧,”她说,“我怕水下太冷了。”

“没事。我能再待会儿吗?我和拉尔夫、毛茸茸在聊天呢。”

雪莉电动头,眼睛却睁得圆圆的。我又钻进了水下。

“那么,小子,”粗粗的声音说,“你对我们了解多少?知道我们是鱼呢还是别的什么?”

“呃,好像不是鱼。应该是会呼吸的哺乳动物吧?”

“正确,”拉尔夫说,“那你知道我们有多聪明吗?”

“呃,比鲨鱼聪明吧?”

“听见它说什么了吗,茸茸?比鲨鱼聪明!简直开玩笑!知道我们的大脑有多大吗?跟你的一般大,小子。甚至比你的还大。知道鲨鱼的大脑有多大吗?只有Reese花生巧克力杯那么大!Reese是美国著名的糖果牌子。——译者注)此外,我们还有声波定位能力,小子。你知道什么是声波定位吗?”

“嗯好像吧。”

“那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哦,我不想冒犯你……

“首先,我们发出一种声音,”拉尔夫解释说,“像这样:克-----,明白吗?当这种声波碰到某样东西,比如一条鱼,就会反射回来。我们由此可以准确地判断出目标有多远,有多大,长什么样。你们人类有这种能力吗?”

“没有吧……

“你错了。人类也有,只不过你得到商店去买声波定位仪,小子。而我们头部直接就有类似的装置,明白吗?我们不必去找电子零售商。”

“噢,真是不好意思,”我又透了一次气说,“我真是很抱歉,不知道你们这么聪慧。”

“你说的一点没错。告诉你,要是能使用铅笔的话,我们还能做《纽约时报》上的填字游戏呢。我敢肯定,要是跟梅尔和雪莉玩拼字游戏的话,我们准赢。”

“真的?”

“不在话下。梅尔连三倍格都不知道怎么利用。”

“有时候,”毛茸茸说,“梅尔和雪莉留下游戏板走开后,我俩就会玩上几盘,非常好玩。这里的一切都很好玩。”

“看来你们在这儿过得很开心,”我想。

“噢,是的。我们喜欢这儿,亲爱的。虽然梅尔总爱对人说‘别怎么怎么样’。不过,霍勒斯和鲍里斯却是……

“是会带来霉运的人,是吗,茸茸?他们还不如鲨鱼聪明呢。那两个家伙,脑子说不定只有M&M花生巧克力豆那么大。”M&M是美国著名的巧克力品牌,其花生巧克力豆比Reese花生巧克力杯小。——译者注)

“霍勒斯说,你们在这儿呆不久了,是什么意思?”

“我们也不明白,不过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毛茸茸说,“我只是希望他们别把我们放回海里。”

“是啊,”拉尔夫说,“在这儿,每当我们表现得可爱时,梅尔和雪莉都会扔鱼给我们。可是在海里,有谁会因为你表现可爱而喂你免费的鱼呀?”

“嗯,不会。”

“你知道在海里生存是怎样的情形吗,小子?猎食,猎食,还是猎食。没有一刻能放松,更别说玩一两盘拼字游戏了。”

“别担心,梅尔和雪莉不会让你们出什么事的。”

即使是在水下,我也听得到雪莉叫我出来的喊声。我摆摆手跟它们道别,游到了水面。

我对它们说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希望我的话是对的。可坦白说,我认为霍勒斯和鲍里斯会带来麻烦,很大的麻烦。

“我的天,你怎么在水里呆那么久呀,”雪莉一边帮我爬出水池一边说。

“哦,拉尔夫和毛茸茸有好多话要讲。”

“嗬,那么他们都跟你,呃,说什么了,亲爱的?”

“说了很多。超声波定位啦,它们是多么喜欢这儿的生活啦,它们多么爱你和梅尔啦,还说了一件令他们担心的事。”

“是什么?”

“它们担心霍勒斯和鲍里斯会干出点什么事。”

雪莉盯着我的脸看。

“哦,知道了,”她接着问,“嗯他们是怎么告诉你这些的?”

“我说过的,它们的话能传到我脑子里。”

“你是认真的?”

我点点头。

“那么,我也想和它们说说话。等我一下,我就回来。”

几分钟后,她回来了,换上了一套老年人穿的那种带个小裙的女式泳衣,还戴着一顶印有桔子花的粉红色泳帽。

“我该怎么做?”她问。

“把头埋入水下,想问题。”

“我想问它们好多问题啊!池水是不是太凉?它们想不想换另外一种鱼吃?是想增加还是减少每天的表演?”

她大大地笑了一个,跳进了水里。

五分钟后她从池子里爬了上来,身上的水噗嗒噗嗒往下掉。

“它们跟你说什么了?”我问。

“没有,一声也没听到。你确定他们跟你说话了,扎克?”

“我发誓!”

我能感觉到,雪莉不相信我的话。我只能跟老爸说,等他采访结束回来,我就跟他说。老爸跟我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我陷于平行空间时老爸在,给我矫正牙齿的医师变成怪物时老爸在,我变成一只猫时老爸在……

老爸不难相信,我跟海豚交谈过。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海豚奇案·隐形记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