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儿子小爸爸节选 二

(原名:ZACK FILES)

(选自大儿子小爸爸》第 三章)

(美国)丹•格林堡  张 宏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说到担心,我突然记起了莱阿奶奶。她是担心事的世界冠军。

“麦克,我应该在美发厅跟奶奶碰头的!我告诉她我会在四点钟到那里。我买好棒球卡后。”

“莱阿奶奶?”他的眼睛睁大了。“那个莱阿奶奶?太棒了!我真想去见她!”

我可吃不准莱阿奶奶见到未来的重孙子会是个什么样。不过她也许可以帮我们想办法如何找到那辆旅游车。

“美发厅离这就几个街区,”我说。于是我们开始沿街往前走。我立马发现麦克对交通没有一丝概念。也许未来的交通形式是不一样的。我确定每次他都拉住我的手才过马路。

“哇喔!”他叫道。“看那个,老爸!”

 他指着街角。我什么也没看见。只有一个老人在遛狗。

 “那人是个光头!”麦克尖声叫道。

 那个光头佬恶狠狠地盯了我们一眼。

 我拉着麦克赶紧往前走。

 那又怎么样呢?”我问。

 “那是没有人再秃顶了。在2009年前后哈里·弗德福莱西医生发现了医治办法。他的出生地是我们旅行的第一站。”麦克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秃顶。“看到人们在老法时候的样子可真古怪啊。过去真棒。实际上我并不在乎都呆上一阵。”

 我什么也没说。但按着我的知识我明白这可不是个什么好主意。麦克需要回到他属于的地方。在未来。

 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今日皮埃尔美发厅。店里,老太太们坐在灯泡一样的大干发器下看着杂志。一位女士往后仰躺着,头在水池上,正在用一种蓝色液剂洗头发。在收银台旁边挂着一幅装在镜框里的某个叫艾瑟尔·莫尔门的人的照片。镜框下面她写了行字:“亲爱的皮埃尔:爱你,宝贝!”

 我们找到了莱阿奶奶,她坐在一张镀克罗米的椅子里,那种可以升降的椅子。一名理发师正在她头上忙活。她似乎很享受有人在她身上忙活。

 “扎克,亲爱的,你好。”她说。“你买到棒球卡了吗?”

 我还没回答,莱阿奶奶就对着理发师说话了。

 “皮埃尔先生,这是我孙子扎克,还有。。。。。。”她打住了,看着麦克。“扎克,你朋友叫什么?”

 “奶奶,”我说,“这是麦克。”

 “你好,麦克。”她说。

 麦克正看着莱阿奶奶,仿佛她是个电影明星什么的

 “你就是有名的莱阿奶奶吗?”他问。

 “有名的?”她说道。她看起来很高兴。

 “我听到过那么多关于你的事。”麦克说。“在我的家族里你就像个传奇。”

 “传奇?”莱阿奶奶说。

 皮埃尔先生用又大又宽的卷发器给莱阿奶奶卷完了头发。然后就走开了。莱阿太太转了转她的椅子。

 “这小伙子很可爱,扎克。”她说道。“他是你学校的朋友吗?”

 “呃,不算是。”我说。

 “那么你在哪里认识他的呢,亲爱的?”

 我朝麦克看了看。他耸了耸肩。莱阿奶奶八十八岁了,可她是个很有活力非常开通的人。我敢肯定听到麦克是谁时她能够应付的。

 “奶奶,”我说道,“说实话,麦克是我儿子。”

 莱阿奶奶一言不发地盯着麦克看了会。然后她摇了摇头。

 “扎克,别胡说八道。”她说。“你不可能有儿子。你才是个十岁的孩子。”

 “他不是我现在的儿子,”我说。“他是我长大结婚后的儿子。”

 “你是说到那时你会收养他?”她问。“收养一个比你大的儿子?”她做了个很难看的鬼脸。“不行,抱歉,这个似乎很不合适。”

 “不对,不对,莱阿奶奶,”我说,“你不明白。麦克是我来自未来的儿子。他还没出生呐。他要再过二十年才出生。”

 莱阿奶奶眯着眼严厉地看着我。

 “跟我说,”她说道,“这是不是搞的就像太爷爷莫里斯一样的鬼?”

 我有没有提过我太爷爷莫里斯转世变成一只猫的事?我想说过的。嗯,不管怎样,我们把他带到芝加哥时,莱阿奶奶对那整个故事的确有点难以接受。

 “也许有点儿跟莫里斯太爷爷的事差不多,”我说。

 “那我不想听这事,”她说着转过身去。“我不喜欢那件事,也不喜欢这件事。”

 皮埃尔先生推着一个架子上的巨大干发器回来了。他把干发器按在莱阿奶奶的头上方,然后打开了开关。我们一直等皮埃尔先生离开后才继续说话。

 “莱阿太奶奶,”麦克说,“我的确是扎克未来的儿子。我真的非常高兴见到您。”

 “告诉他我不跟从未来来的人说话,”莱阿奶奶说道。她现在说话声很响,因为干发器发出声响。“告诉他我也不跟从过去来得人说话。这是我的规矩。告诉他我甚至不跟现在的大部分人说话。”

 “奶奶,”我说,“麦克需要帮助。”

 “要是他认为自己从未来来的,他需要帮助,很好啊,”她说。“你也是啊。”

 “奶奶,他真的需要帮助。”

 “那就让巴克·罗杰斯帮他吧,”她大声说。

 “奶奶,听我解释。”我不想大喊大叫地,因此我凑过身去,几乎跟她鼻子碰着鼻子。“麦克误从一辆从未来来的旅游车上下了车。他没上车车就开走了。要是不能很快找到那辆车,他就要被困在现在。那会让未来那个成年的我非常着急。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你有什么建议吗?”

 莱阿奶奶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想是那个长大后的我很担心这话打动了她。担心是莱阿奶奶知道得很多的事。

 “好吧,”她说,“好吧。告诉我,他知道汽车要停哪几个站吗?”

 “不知道。他把行程表忘在车上了。”

 “那么,汽车有没有在帝国大厦停过呢?”

 我转身问麦克。他摇摇头。

 “所有的旅游车都要在帝国大厦停靠,”她说道。“那是他们的规律。所以到帝国大厦去,你会找到你的车的。”她打开钱包,拿了些钱出来。“给,”她说,“坐出租车去。我来付钱。我想跟你们一块儿去,可我的头发还湿着。另外我也受不了那里那么多人。”

 我看了看她给我的钱。一张二十元纸币!

 “钥匙我们去了帝国大厦还是看不到那辆车呢?”我问。

 “那你们就乘电梯到楼顶上往下看。从那里你们能看到所有的东西。不过要向我保证你站得不要太靠近栏杆。我可不希望你掉下去把膝盖上的皮也擦掉。”

 我们正要离开美发厅,她对麦克喊道:“年轻人?”

 “哎,”麦克回答。

 “你也不要站得太靠近栏杆。”

 “好的。”

 莱阿奶奶也许有个不跟从未来来的人说话的规矩,可那并没有阻止她为他们担心。

 在美发厅外面,我努力地扬手叫出租车。那时麦克做了件我从没看见人做过的事。他一下子变得很暗,然后又亮起来。就像我们看电视时突然图像会出现那样一暗一亮那样。

 “嘿,你是怎么弄成那样的?”我问。

 “我弄成哪样?”

 “你变暗,然后又亮起来。”

 他的眼睛睁得很大。

 “你是说我刚才闪烁了?噢!你是不是觉得这就是老师们说起要发生不妙的事情时所讲的情况?也许我正在被原子分解了!”他又闪烁了一下。这次他笑起来。“嘿,这有点好笑。”他说。

 “麦克,这没什么可以笑的,”我严肃地说。“你得认真对待这事。”哇哦!我开始听起来像个真正的老爸了!“我们得赶紧去帝国大厦,希望找到你的旅游车!”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戴耳环的猫·大儿子小爸爸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