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耳环的猫节选 二

(原名:ZACK FILES)

(选自戴耳环的猫》第 五章)

(美国)丹•格林堡  张 宏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早晨,我到卫生间去刷牙。我半醒半睡的样子。可是当我朝药柜上的镜子里看的时候,我马上清醒了。 

我长猫胡子了!

“老爸!”我大叫。“老爸,到这儿来!赶快!”

 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古怪。半像说话半像妙呜叫。

老爸冲进了卫生间。 

“怎么啦?”他问。“你没事吧?”

“看,”我说。我指了指我的脸。 

他斜过身子,眯起眼看了看。 

“嗯,”他说。“我知道你总有一天要长出猫胡子的,扎克。我只是没料到它们这么快就长出来了。或者是在你鼻子两侧整整齐齐长出来。”

老爸拿着他的电动剃须刀回来。

“我很希望莫里斯能够帮我们。”他说。

然后他把剃须刀插上电源,给我有生第一次刮了胡子。

猫展非常好玩。麦迪逊广场花园来了成百上千只猫。成千上万只猫。暹罗猫。波斯猫。喜玛拉雅猫。阿比西尼亚猫。曼岛猫。国王猫。俄罗斯蓝猫(其实不是蓝色而是灰色的猫)。每只猫身边都是它们骄傲的主人。

有些猫身上长着非常长而密的皮毛。有的猫却一点毛都不长。那些没毛的猫看上去皱巴巴的,很毛糙。它们看上去就像需要用熨斗烫一烫什么的。

展位里的人们在卖各种各样的猫用品。猫圈,猫刷子,猫玩具。我求老爸给我买只橡皮老鼠,可他没答应。

那里有一块用绳子拦起来的区域,评委们在评审那些猫。抬抬它们的爪子。把它们抬起到站立的姿势。抬抬它们的尾巴。那些猫们没有一只看起来觉得这好玩的。

我们来到87号展位,太爷爷莫里斯就在那里。我几乎认不出他来了。他看起来像只全新的猫。上次我见到他时,他是只邋遢灰不溜秋的汤姆猫一样的老猫。上次见到他时,他左边脸上的猫胡子都不见了。

现在他很整洁,毛蓬蓬松松的,真的被照料得很好。而且他的胡子又长出来了,或者就是戴上了假胡子。不过他是莫里斯没错。他正在弹掉一枝大雪茄上的烟灰。我猜想那些评委对猫抽烟有什么说法的。

一位跟我奶奶莱阿年纪一样大的太太帮他拿着雪茄,在他身上忙活着。看得出来她对他喜欢得发疯。

我径直走过去,拥抱了他。

“扎克!”莫里斯用低低的声音说道。“你来啦!”

他快速朝四周看了看。我猜他是想确定没人能够听见一只猫在说话。

“扎克,丹——跟伯尼斯打个招呼。”莫里斯说。“让我参加这个猫展是她的主意。伯尼斯,这是我的重孙扎克。还有我的孙子丹。”

“莫里斯跟我说起很多关于你们两个的事呢。”伯尼斯说。

“我在棕榈滩的一家熟食店遇见了这位可爱的女士。”莫里斯解释说。“我们都在买腌菜。清洁莳萝。我们是一见钟情。”

伯尼斯看起来人非常好。她有点儿发福。她穿着一条很大的连衣裙,上面印满了花。斯宾塞和我甚至可以用她的衣服当帐篷。她也长着一头服服帖帖的茂密的头发。她头发的颜色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那么,莫里斯,”老爸说。“你有没有什么主意怎么来帮帮扎克?”

“我不知道,”莫里斯说。“你的情况怎么样,扎克?好点了吗?”

“没有,”我说。“更糟了。”

 “你们两个,别看起来那么难过。”莫里斯说。“嘿,给你们讲个猫笑话,让你们开心一下:在佛罗里达,猫开什么车?”

“我不知道,”我说。“不过我现在真的没心思听笑话。”

“凯迪拉克。”莫里斯说。“凯迪—拉克。听懂了吗?”(译注:凯迪拉克的英语为Catillac,前三个字母正好便是Cat,即猫。)

“是,”我说。“我听懂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问题?”

“当然,当然,”他说。“可是我们首先得让你提起精神来。好吧,另外一个笑话:猫最喜欢哪两款跑车?”

“别说啦,我已经跟你说我没心思听笑话。”我说。

“法拉利和莫萨拉蒂。”莫里斯说,边呵呵地笑着。他捅了捅伯尼斯的肋骨。“一辆法—拉利赫一辆莫萨—拉蒂。”他说。“明白了?”(译注:法拉利的英语为Furrari,前面三个字母是Fur,即毛皮;莫萨拉蒂的英语为Mousarati,前面四个字母是Mous,跟mouse老鼠的读音一样。)

伯尼斯咯咯地笑着,抱了抱他。

“莫里斯,”老爸说。“扎克和我真的很着急。今天早上他发现长了猫胡子了。而且你看得仔细点的话,他的耳朵开始变得有点尖了。”

“什么?”我叫起来。“耳朵尖了?”

“我不想让你受惊。”老爸说。

“莫里斯太爷爷,你是不是要帮帮我呢?”我问。“因为要是你不。。。。。。”

我猛地停下不说话。就在那时,我看见了从未指望着再见到的某个人。就是那个在博物馆里碰到的怪女人!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 戴耳环的猫·大儿子小爸爸 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