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叫旺达的鬼节选 一

(原名:ZACK FILES)

(选自《一个名叫旺达的鬼》第 五章)

[美]丹·格林堡 著  吴刚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

吴刚 英美文学博士,副教授,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笔译系副系主任。

 

我带着黑魔法的书和七枝黑蜡烛回到家里,发现老爸已经变得神神叨叨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在怪我回来晚了,但马上我就看出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公寓里的情况已经进一步恶化了:不仅所有的房间都被弄得凌乱不堪,而且所有的东西上面都粘了一层透明的、粘粘的东西,像是枫叶糖浆和橡胶胶水的混合物。

“这是什么玩意儿?”老爸用嘶哑的声音说道。不安和焦虑已经让他快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刚在图书馆里读到过这个,”我说,“这就是他们所谓的‘鬼魂胶’,有鬼魂的地方就会出现这种东西。”

我替老爸感到可怕,他那原本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公寓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啊!他的眼神已经呆滞了,就像战争片里被大炮震懵了的人一样,摇摇晃晃的,简直轻轻一推就能倒。

我知道我必须接手这件事了。我把黑魔法的书给他看,告诉他我们要搞一个驱鬼仪式。他点了点头,双眼依旧直直地盯着前方。

于是我们把七枝黑蜡烛点上,然后我就用希望听上去显得更自信的声音大声诵读道:“喔,邪恶的精灵,又大又可怕的魔鬼,住在肮脏、黑暗、发臭的地方,请你听我说……”

我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于是我停了下来,“嘭”地把书合上,盯着老爸看。

“对不起,”我说,“这招不管用。”

正在这时,只听见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一大包原先放在架子上的M&M花生巧克力突然炸开了,所有的巧克力豆都朝上飞去,撞到了天花板上,然后就粘在了那里。不是随随便便地粘着,而是正好拼成了一句话:

好啦,好啦,我就在这里,准备怎么样?

“噢,我的老天爷呀,”我轻声说道。

“噢,我的老天爷呀,”老爸也一模一样地说道。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我居然跟一个真的恶鬼,一个死人的魂魄对上话了。

要是你想知道实情的话,我当时的确被吓坏了。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就像平时打开冰箱拿冰酸奶一样,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头皮、脊背和脖颈都开始有了麻酥酥的感觉。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轻声问老爸。

“我也不知道,”老爸回答道。他的声音依旧有些颤抖,但他看上去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呆了。“你为什么不问它点儿什么呢?”他说。

“喔,居住在此地的鬼魂啊,”我用低低的、但是充满敬意的声调说道,“你就是那个把我们的公寓搞得乱七八糟的鬼魂吗?”

随着一阵轻柔的摩擦声,天花板上的M&M重新变换成了另一句话,

真似一个愚蠢的文题

“我简直无法相信,”我轻声对老爸说,“我们真的是在跟一个死人对话!”

“不光是一个死人,”老爸说,“还是一个会写错别字的死人。”老爸说话的声音已经恢复到从前的样子了。

“喔,鬼魂,”我说,“您为何要对我们做这些事情呢?”

头顶又是一阵窸窸嗦嗦的声响,接着一行新的M&M拼成的句子出现了:

跟你们说实话吧,我好无料,就为了好玩

“可你把我们所有的家具、碗碟都给毁了,”我说,“你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我们就什么东西都不剩了。”

拆腾是我的工作

“是你的工作?”我不敢相信天底下还会有这样的工作,“那你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呢?”

又是一阵窸窸嗦嗦的声响。

掏气 涛气 讨气 噢见鬼怎么看着都不像 反正就是把东西弄乱

这个恶鬼是我见到过的,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人当中别字最多的了。

“老爸,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好问的了,”我轻声说道。

“总得想办法知道我们是在跟谁说话吧,”老爸说。

“喔,精灵,您的名字是什么呢?”我问道,“我是说,叫你什么你才会答应呢?”

M&M又是一阵快速的排列组合:

旺达

“旺达?”我重复了一遍,“可旺达是女人的名字啊。”

那又怎么了呢

“你是个女的?”我问道。

不可以吗

“呃,夫人,您今年有几百岁呢?”我接着问。

“您已经八百岁高寿啦?”我充满敬意地问道。

不止八岁呢 春蛋 八岁拌快九岁了

“八岁半?”我大吃一惊,“老爸,它是个小孩儿!把我们家弄得一团糟的是个小孩儿!”

“嗯,我觉得这还说得过去,”老爸说道,“我是说,这件事说得过去的程度就和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差不多,那就是和一个说话要靠M&M花生巧克力豆还别字连篇的死人交谈。”

“如果你死了,”我问,“那你为什么不进天堂之类的地方去?”

想进的人太多 正排着队呢

“那为什么偏偏挑中我们家来捣乱呢?”我问。

我过去住在着里

“你在这栋楼里住过?”老爸问。

对 大盖三十年前吧 我不喜欢这里

“你为什么不喜欢这里?”

没有人跟我玩 叶没有人跟我做朋友

我正在想接下来跟旺达说点什么,突然我的拼图游戏飞到了空中,随后撞到了墙上,碎成了大概有一千片。我喜欢这套拼图游戏,已经快拼到第二十九级的水平了。这下好,全完蛋了。

“旺达,你这个疯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对她咆哮道。

天花板上的M&M又变出一行字来:

就是喜欢让它坐飞机

“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怒冲冲地说道,“我觉得你是一个捣蛋大王,是一个疯子,而且在你死之前就已经是了。那就是你为什么没有朋友的道理。你一直做这种疯子才做的事情,在你死后的日子里你也永远不会有朋友的!”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一个名叫旺达的鬼·谋杀就在明天》 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