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平行宇宙节选一

(原名:ZACK FILES)

(选自《穿越平行宇宙》章)

[美]丹·格林堡 著  吴刚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这怎么可能?我大吃一惊,把牙箍也给碰翻了,掉进了那个孩子的卫生间里。突然,我们俩同时大叫了起来,把两边的药橱门都给关上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很慢很慢地再次打开了药橱。没有了,另一头没有人了。我推了推药橱的后板,推不开。这可真是一件怪事。

   可我的牙箍上哪儿去了呢?我想我最好还是到隔壁人家去检查一下。隔壁住着一位老太太,名字叫做塔拉戴许。

   塔拉戴许太太是个怪人,我知道她对我在墙上打篮球的声音是很不感冒的,为此她已经向老爸抱怨过很多次了。每当我灌篮的时候,她都说这就像是一次里氏5.7级的地震。

   不过也许塔拉戴许太太有个孙子,也许她的孙子跟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也许她家的小药橱跟我家的是背靠背钩在一起的。

   我知道这种解释有点牵强,可我只能想得出这样的解释了。

   我穿好了衣服,然后轻轻地溜出了我们的公寓去敲塔拉戴许太太家的门。没有人应。我又敲了敲,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塔拉戴许太太穿了件毛茸茸的睡袍,脚上蹬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她的头发像一团乱麻,两只手正揉着惺忪的睡眼。如果你想听真话的话,那么她见了我一点都不高兴。

   “很抱歉打扰您,塔拉戴许太太,”我说,“不知道我是否能从您家的卫生间里拿一下我的牙箍呢?”

   “你的什么,小可爱?”她懒洋洋地说道。

   她管所有的孩子都叫“小可爱”,不过你看得出来,她心里并不觉得孩子们可爱。

   “我的牙箍,”我说。

   “看在老天的份儿上,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吗,小可爱?”

   “牙箍就是用钢丝和粉红色的塑料做的一个套子,有时候会掉进垃圾粉碎机或马桶里的那种东西,”我向她解释道,“我的牙箍就在您的孙子打开药橱门的时候掉进您的房子里去了。”

   塔拉戴许太太用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好,好像我是个精神病人。

   “我可没有什么孙子,小可爱,”她说。

   “您没有孙子?那刚才是谁打开我家小药橱的另一边的呢?”

   塔拉戴许太太的下半边脸微笑着,可上半边脸却皱起了眉头,看着就好像她的上下两半边脸在打架一样。她想要把我关在门外。

   “请别关门,塔拉戴许太太,”我恳求道,“我的牙箍掉在您的房间里了,这已经是我掉的第八副,也许是第九副了。我要是不把它找回来,老爸说不定会杀了我的。您不想为此而受到良心的谴责吧?”

   她重新打开了门看着我。

   “你到底要什么?”她说。这几个字简直是从她的牙缝里挤出来的,而且她似乎忘了加上“小可爱”了。

   “就要我的牙箍,”我说,“那个不是您孙子的孩子会告诉您,它的确是从我的小药橱里掉在了您的卫生间地板上。请让我进去找一下。”

   “如果我让你进来看一下,”她说,“你是不是就会乖乖地走,让我好好地回去睡觉?”

   “是的,夫人,”我说。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招手让我进她的房间。

   我进去了。

   这里可真是怪啊,放眼望去,随处可以看见填充的动物。我说的可不是让人看了想抱的泰迪熊,而是指真的动物死了以后,由标本师在肚子里填了东西制成的标本。松鼠啊,兔子啊,海狸啊,花栗鼠啊,全都凝固成奇怪的姿势,用玻璃珠做的眼睛瞪着你,把我看得毛骨悚然。

   我快步走到卫生间,四下看了看,地板上没有牙箍,别的地方也没有。我打开了药橱,推了推后板,木板纹丝不动。我只好把药橱门关上。

   “满意了?”塔拉戴许太太悻悻地问道。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感觉,要是我再不离开,她的眼睛就会放出红光来,再接下来她就要一把抓住我,往我肚子里填东西,把我给制成标本了。然后我就会被摆在那些标本中间,凝固成奇怪的姿势,用玻璃眼珠瞪着来访者。

   我只好向她道了歉,快步走回了老爸的公寓。这件事让我一点儿也摸不着头脑了,我开始觉得会不会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场梦。可如果这是梦的话,那我的牙箍又到哪里去了呢?

   在走回卧室的路上,我经过了卫生间。从眼角里,我瞥见了什么东西。

   是我的药橱的门。

   它正在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打开。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猫笼里的曾祖父·穿越平行宇宙》 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