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笼里的曾祖父节选一

(原名:ZACK FILES)

(选自《猫笼里的曾祖父》第一章)

[美]丹·格林堡 著  吴刚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

吴刚 英美文学博士,副教授,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笔译系副系主任。

我想要的是一只可爱的小猫,

可结果我得到的是一只会说话的老公猫。

这还不算完呢!

他竟说自己是我的曾祖父,

需要我的帮助。

他说猫笼脏不脏并不重要,

可一家人毕竟是一家人!

我的名字叫扎克,今年十岁。我想你可以说我一直都对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很感兴趣,什么闹鬼的房子啦、不明飞行物啦、下青蛙的暴风雨啦。所以,当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时,我大概要比那些对此不感兴趣的人更容易接受一点。

此刻,我正在我们位于纽约市的家附近的动物收容所里。我从一个装了只灰色老公猫的笼子旁走过,它的毛上面都是一块一块的脏斑,左半边的胡子也没了,让它看上去有点歪歪的,一只耳朵的耳垂也被咬掉了。

“嘘!小伙子!”有人在叫我,声音刺耳,听着怪怪的,“嗨!小孩儿!这儿呢!”

我转过身来,看是谁在叫我,可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我又朝前走去,下一个笼子里有一只小小的礼服猫,浑身黑色,爪子是白的,正趴在那儿打盹儿。它长得可真是不赖,我停下来,凑过去看。

我基本上已经决定就买那只可爱的礼服猫了,可就在这时,我又听到那个声音对我说话了:“嘿,孩子,我在跟你说话呐。”

“你在哪儿呢?”我问。

“就在这儿,小蠢蛋,”那个声音说,“在你身后的笼子里。”

我转过身来,那只灰色的老脏猫正用挑衅的目光望着我。

“我冲你嚷你该不介意吧,”老猫开口道,“不过你要是不挑我的话,恐怕就要大错特错喽。”

“你会说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朝它的笼子凑拢去,想看看它说话的时候它的猫嘴唇是不是在动。也许这只是一个恶作剧——有人在说腹语吧。我的确跟你们说过我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可这也太离谱了,连我都没法相信。“会说话的猫?”我问道。

“对,会说话的猫,怎么样?”老猫的语气里多少有些讽刺。

它的猫嘴唇真的在动!这不是恶作剧!

“再瞧瞧你——会说话的小男孩儿,”它说,“好啦,没空闲嗑牙了,你得把我从这儿弄出去。”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在这儿连一分钟都呆不下去,”它说,“耳朵边整天是喵喵喵的声音,鼻子闻到的都是臭烘烘的味道,我都被烦得贴到墙上去了。去跟他们说你要收养我。”

“呃,我不想伤害你的感情,”我说,“可我已经决定收养这只礼服猫了。”正如我说过的,我是个思想开放的人,我跟会说话的猫没什么过不去的。我只是不敢肯定自己想要和这样一只猫生活在一起,尤其是眼前这么喜欢对我呼来喝去的一只。

“礼服猫?”它说,“你可真会选啊。”

“你什么意思?”

“它身上有跳蚤和虫子,而且它到现在都还没学会把大小便拉在垃圾盒里。”

老公猫眼都不眨地盯着我看,它看得出来我不怎么信它的话。

“好吧,好吧,”它说,“那再听听这个怎么样:要是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什么?”

“扎克。”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道。我得承认,这一手确实把我给震住了。知道我名字的人不算多,知道我名字的猫当然就更少了。

“把你震住啦,啊?”大灰猫有点得意地说道,“要是我再告诉你我还是你的家庭一员呢,扎克?你觉得你还是更喜欢那只小礼服猫吗?”

“我的家庭一员?”我更吃惊了,“怎么可能呢?你是一只猫呀。”

“嘿,从来没听说过有投胎这回事吗?有人死了以后又转世回来变成了另一个人?”

“嗯,接着说,”我说,“投胎又怎么啦?”

“是这样的,”老猫说,“我碰巧是你已故的曾外祖父,亲爱的裘利斯。”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的《扎克奇幻事件簿》系列童话《猫笼里的曾祖父》 责任编辑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