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成了木乃伊节选 二

(选自《我朋友成了木乃伊》第 五章)

(新加坡)詹姆斯

王晓丹  叶旭军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下午,我和纽利亚娜去了费利西娅的家。当她打开门时,我俩放心地喘了口气,她身上还穿着校服呢。

纽利亚娜对她说:“我们还以为你穿得像个木乃伊似得呢?”

费利西娅咯咯大笑:“我是准备这么穿的,但我仍然要在里面穿点衣服,这样我的校服就会显得很滑稽了!”

我惊呆了,说:“我希望你明白自个儿在干嘛。” 心里明白肯特的担忧。

费利西娅告诉我:“别那么傻了,事实上,什么都发生不了!”

她引着我们进入她的房间,床上铺满了一卷卷的白布。“我妈妈为我撕掉了一些旧床单,他们同意我穿得像一尊木乃伊。”
     费利西娅站在一张椅子上,我和纽利亚娜开始绕着她的双腿缠布条,她说:“不要绑得太紧,我要能走路!”

我用布带绑完她双腿后,纽利亚娜用安全别针把绑带位置固定好。我们帮助她跨下椅子,开始用布带缠绕她的上半身。缠绕的布带正好够用,到她双肩处。

纽利亚娜说:“哇噻,太令人恐怖了!你看上去就像一位死去的埃及公主。”

费利西娅十分欣赏镜子里的自己,说:“现在只有一件东西没有挂,索沃索的护身符。”

护身符就放在她的梳妆台上。费利西娅已经给它穿了一根绳子。但是,当我拿起护身符时,跳了起来,这金色护身符竟然具有体温、鲜活生命力的脉搏跳动。

“怎么了?” 纽利亚娜问。

我审视着手里的护身符,说:“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很奇怪,好像它有了――自己的生命!”

费利西娅哈哈大笑:“你是不是想要吓死我?给我戴上,我就能知道护身符是怎么样的。”

我小心地举起护身符,套进她的头,挂在她的脖子上。

就在我把它挂上脖子的瞬间,费利西娅的皮肤立刻变得苍白,眼皮慢慢合拢。

我尖声地叫起来:“费利西娅!你没事吧?”

纽利亚娜恐惧地喘着气:“我怕她要晕倒了。”

费利西娅的眼睛完全闭上了,原来红润的脸色丝毫不存,苍白的脸色就像缠绕着她身上的白布。她开始摇晃,突然,身子就倒下了。我们及时地托住了她,把她放到床上。

“费利西娅,”我呜咽着,轻拍她的脸,可是没有反应。

纽利亚娜忍着眼泪问:“她没――没――没死,是吧?”

我的心脏砰砰地直跳,喉咙一阵紧张:“没――嗯,我觉得她没……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

我努力地想仔细思考,我也无法检查她的脉搏,因为她的双手已经被布带全部缠绕。之后,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大步走到她的梳妆台边,找到了一枚小镜子。

当我把镜子放在费利西娅的鼻子下时,镜子上出现了一层气雾。我知道,她仍有呼吸,我终于缓了口气。

我告诉纽利亚娜:“她只是在睡觉,深度睡眠。”

纽利亚娜提议:“我们最好把她妈妈叫来。”

“可是她妈妈在上班,而且我也不知道她妈妈的电话号码。” 我感到恐惧感占据了我的整个心。费利西娅处于怪异的昏迷状态中,很像我小时候读过的书中人物一样,如:睡美人和白雪公主。

纽利亚娜咕哝着:“我们不能撇下她不管,得想办法!”

突然,我拿出了手机:“我们能叫得到的人只有一个。”我告诉她:“肯特·唐!他知道该怎么办……我期待着他!”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8年8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我朋友成了木乃伊·祝你美梦成真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