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寻常的客人(上)

(选自《穆尔克国的故事》)

(德)汉斯·法拉达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有一个小男孩,爸爸妈妈都管他叫‘旋风”,因为他行动老是那么风风火火,简直可以说是世界上手脚最快、最轻的孩子。如果谁找他,他会嗖的一下躲起来不见了;如果他妈妈扯开嗓门喊他,他忽地一下马上窜到厨房的桌子底下。因此他得了个“旋风”的名儿。

    可是,这个旋风除了躲起来,让大伙儿急着找他外,没什么特别满足的事。求他,好说歹说都不管用,他根本就不听,非躲藏起来不可。即使揍他也无济于事。该吃午饭了,大家跑来跑去忙活,洗手,还不断地喊叫“旋风”,可他这会儿正不动声色地躲在炉灶边的木箱子里,屏着呼吸,任凭他们大喊大叫,他心里却有说不出的高兴,那神情活像扑克牌里的老K

    晚上,妈妈把他抱到床上,刚一转身去叫爸爸来对他道晚安,可他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坐到衣橱上面,眼睁睁地看着爸爸妈妈跑来跑去地叫他,一边心里直发笑。不过最糟糕的还是他在学校里。老师刚向他提过问题,接着又要问他什么问题了,刚还看见他来着,可眼睛一眨却不见了,再一看,发现他已经坐在五张课桌椅之外的同学中间了。他这是从课桌下面钻过去的。有时候干脆蹲在老师的讲台底下——这是老师在往黑板上写字的时候,他悄没声儿地跑到那里去的。他干什么事都神不知鬼不觉,连他的同学们都察觉不到,他们老是惊讶不已地互相问:旋风到底藏哪儿了?不过,这也正是他们觉得最有趣的事。

    不管是责骂还是惩罚都不顶事,他仍然要躲藏,就这样持续了好长一段日子。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渐渐少了,因为旋风觉得要找到一个新的躲藏的地方也越来越不容易。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花园或者学校里——随着岁月的流逝,大人们对他的躲藏之地都心中有数了。这期间,他在矮树丛里已经藏不住了,衣橱上他已爬不上去,连门后边他也站不下身了。他们一不见旋风,就从一个地方找到另一个地方,直到把他找到,这些藏身之处他们都熟悉。随后他们就趾高气扬地说:“出来,旋风,你又要挨耳光了。听见吗,你不要再藏了。”

    对此旋风觉得十分难过,并不是为挨耳光,挨了耳光最多是痛一下就没事了,主要是因为他不再知道一个能使他们找不到的秘密的躲藏处。他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打量着每一个抽屉,心里一边嘀咕道:“是呀,要是我老那么小有多好啊,我就可以躺在里面了!”他浮想联翩,直愣愣地望着每一个炉口,要是比煤球大不了多少那该多好啊。可是这些都是幻想,压根儿成不了事实。到后来他对这些想法完全绝望了,连烤苹果都觉得没味了。甚至有一回,一个杂货商想送给他糖果,他竟然说:“哦,讨厌的糖果!”他连碰都不碰一下。他成天只有一个愿望:重新把自己藏起来,永远不再让人看到或者发现——如果这个愿望实现了,那么他从此就心满意足了。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旋风独自一人坐在家里。父母都外出了,而他又不能到村子里的朋友家去,因为雨老是下个不停。旋风坐在窗前的一张椅子上,注视着外面的雨点落在水洼里而产生的一个个越来越大的水泡。这时他用油墨画了一张画,画上有一个太阳、一轮月亮和许多星星,许多人高兴地围在一起跳着圆圈舞。不过星星非常难画,因为它们有好多尖角;有时候画累了他就休息一会儿,观赏一下窗外的雨景。

    这时候,当他又一次抬头朝窗外打量时,发现院子门开了,好像有一个人进来了,可是看不到人影。院子里的狗跳了起来,想挣脱链子朝院子里的陌生人扑去;同时狺狺狂叫。可是,突然它又哀鸣起来,似乎挨了一棍,恐惧不安地缩到小茅屋里去了。

    旋风觉得这事儿好生奇怪,连忙嗖的一下窜到窗帘后面躲了起来,这样,他可以看到窗外,而自己却不易被人看到。可是他什么也没有看见。狗儿仍在茅屋里哀伤地叫着,外面仍下着大雨。旋风断定,院子里一定来了陌生人。

    过了一会儿,旋风仿佛看到有一张脸在外面窗玻璃前一晃而过。可是他使劲眨了眨眼睛,透过窗帘朝外面望去,除了看到发亮的玻璃和院中的大雨外,仍然什么也没有看见。“这事真奇怪,”旋风心想。“院子里有人,可又看不见。如果这人藏起来了,难道他比我藏得还要好吗。”

    这时候,通往房间的厨房门打开了。可是,他两眼由于紧张地张望而流出了泪水,所以他这会儿察看了一下也没能看见什么人进来。房门随后又慢慢地关上了,好像还有人按了一下门把手。“一定是有人进来了,”旋风心里想,“尽管我没有看到。好吧,既然这家伙能够躲起来,那么我也可以施展一下本领!”说干就干!旋风嗖的一下窜到大橱里面,把橱门紧紧地关上了。不过他知道,透过锁眼可以看到屋子里发生的一切。

    好长一段时间同刚才一样,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后来他发现,通往厨房的门慢慢地、轻轻地打开了。他眼睁睁地看着门把手被按了下去,然而他却没看到放在门把手上的那只手。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旋风大惊失色,心猛烈地跳动着,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这时房门又关上了,神秘的客人已经进了屋子,但是他仍然不见屋子四周有人影。突然,他听到屋子里有什么动静,他倾听着,有一个特别沙哑的粗嗓门儿在说:“哦,这座人的房子里多么暖和,多么干燥啊!这比森林里最上等的洞穴还要好得多!”

    这时一个尖嗓门儿回答道:“我说的没错吧?这里就是不一样。你再仔细瞧瞧,多么漂亮的床啊,你可以睡在沙发上,枕头和被子应有尽有!

    “瞧瞧!瞧瞧!”旋风藏在大橱里,惊奇不已地想。“看来不止一个,而是两个,他们偷偷潜入了我们家!可是又看不到这两个人。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他透过锁孔窥视着,连眼珠子都要鼓出来了。

    “哦,太棒了,这个窝对我来说可真是暖和极了,”那个粗嗓门儿又说道。“到了冬天我就用不着挨冻了。不过我们得先把这些坏蛋赶跑。”

    “这可是太容易了,”那个细嗓门儿说。“要是那个太大,那个先生和那个小孩回来的话,你干脆用你这个叫什么熊掌的玩意儿给他们头上一人来一下,把他们干掉得了。然后我们把他们埋在花园里,这整个房子不就归我们俩了吗。”

    哦,当躲在大橱里的旋风听到这一可怕的计划后,他简直是害怕极了,他恨不得从大橱里跳出来,跑到村子里,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妈妈。可是,他不能这样干。不等他跑出房门,那两个看不见的不速之客就会把他杀死。何况他又看不见他们,只要他一打开橱门,他们倒会马上发现他。于是,他决定在大橱里耐心地等下去,也许会有机会逃脱,然后再去报告爸爸妈妈。

    “是啊,你说这种话,”那个粗嗓门儿很不高兴地说,“听起来倒是很容易:用熊掌给他们头上来一下,然后完蛋了。可是这还是得由我来干!也许不等我动手,那个先生就先结我一枪,把我打死了。”

    “你真不够聪明!”细嗓门儿嘲讽道,“他根本就看不到你,怎么会朝你开枪呢?!是啊,要是我们没有魔帽那就糟了!不过,从小矮人那儿把魔帽偷来,这还是我出的好主意!

    “就算你聪明,”粗嗓门儿生气地说,“可是没有我你一事无成,主要的事情还是得由我来干!尽管这个魔帽非常有用,可是戴在头上热得要命,让我浑身发痒;现在我得挠一下痒了!

  旋风透过锁孔聚精会神地窥视着。起先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后来看到一个像一撮头发样的东西,可是这玩意儿马上又消失了。这时候有件东西掉到了地上——哦,瞧!屋中央站着一只熊,这只熊非常大,头快碰到屋顶了;他正在用他那巨大的熊掌挠自己的脑袋。旋风一看吓了一大跳,差点儿没昏过去。他还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可怕的野兽呢!这当儿,只见他打了个哈欠,嘴巴里露出几只结实有力的大牙和一只又红又厚的舌头;旋风立刻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了。他在大橱里紧紧抓住一件大衣,不使自己吓得摔倒。

    不过还好,他还能听到外面的动静;这时候只听到那个尖嗓门儿又说话了:“你把魔帽揭去了,那么我也把它摘掉。反正这些人天黑以前是肯定不会回来的,我们还可以睡一会儿呢。喂——老熊,你看看,我把魔帽放这儿桌上了;要是那个主人和主妇回来的话,你一伸爪子就能够着。”

    “很好!”老熊说。接着,旋风听到老熊倒在沙发上发出的扑通声。“现在我要好好地睡一会儿,为那只拳头养足力气。”

    旋风好奇心又上来了,按不住自己,又趴在锁孔上看了起来。这时候,他看见躺着老熊的沙发边上有一只通红通红的狐狸,长着一副三角脸,两只眼睛碧绿碧绿的,一条尾巴摆来摆去。

    “老熊,请你别打呼唱,”这只狐狸说道。“要不,那些人回来的话,我就听不到他们的动静了。”

    “我就是要打呼嗜,怎么样!”老熊粗暴地说。“我要睡得好,那么就非打呼噜不可。你坐到窗户边上去,好生注意着——快给我过去!

    老熊说着,在沙发上翻了一个身;旋风心里想:这只沙发要让他睡塌了。这时呼噜声大作,连墙壁都给震得摇晃起来,玻璃窗也发出了哐啷哐啷的声响。

    “等着瞧吧,你这个该死的老熊!”旋风在大橱里气愤地想。“你尽管把你那又脏又湿的皮毛靠在我妈妈洁白漂亮的沙发靠垫上,把它们全都弄脏吧:等着瞧,我会逮住你的!”他这样想着,一边紧紧地盯着那两个放在离大橱很近的桌子上的魔帽。

    可是,要拿到它们却很不容易,因为一方面橱门是在中间;另一方面狐狸就守在那里,从他两只狡猾而又明亮的眼睛来看,是很难逃过他的注意力的。

    狐狸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十分警觉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与此同时,他还常常朝窗外看一眼,每看一眼,旋风心里就直发颤,生怕爸爸妈妈正好这时候回来。可是,狐狸每次又都平静地从窗户前走开了。有一回,狐狸甚至还企图打开通往厨房的门,可是他没能成功;因为他个儿矮小,力气也不够大,这件事得由老熊来干才行。

    狐狸在屋子里东瞧瞧,西望望,最后他发现一堵墙上安着一面大立镜,他对这玩意儿很感兴趣,因为狐狸是一种非常爱虚荣的动物,常常自命清高,孤芳自赏。这会儿,他站在大立镜前,就像旋风在学校里站在全班面前背诵一段诗歌时那样严肃,只见他一只爪子放在胸前,另一只爪子抚摩着他那一撮漂亮的小胡子,一边得意洋洋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眨眼睛,一边大声说道:“哦,多么漂亮的狐狸呀!哦,多么聪明的狐狸哟!我太喜欢你了!我爱你,狐狸小姐!

    说完,他一只爪子按在心口上,朝镜子深深地鞠了一躬,惹得旋风在大橱里憋不住直笑;尽管他马上用大衣捂住嘴,不让笑声传出去,可是,狐狸的尖耳朵还是听到了点儿动静。他猛地转过身去,嗖的一下跳到大橱跟前。

  旋风在大橱里边使劲拉住橱门,狐狸在外面用爪子拨门,可是他个儿长得不够高,够不着门锁。他又立刻跳到酣睡着的老熊面前,一边摇晃他,一边叫道:“喂,老熊,我觉得大橱里面有人!

    老熊仍然在打呼噜。看样子,他是不会轻易醒过来的。狐狸使劲摇他,一边不停地喊叫。旋风发现,沙发边上的狐狸这时没在注意大橱,而是面对着熟睡的老熊,于是他轻轻打开橱门,伸手朝桌上够去——嗖的一下,把那两只魔帽一把抓了过来。

    他把一只魔帽塞进口袋,把另一只戴在头上。一,二,三!——变!随后他再也看不见自己,看不见自己的手,看不见身体,看不见脚,就连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也看不见了——他消失了,不见了:他捏住自己的鼻子使劲拧了一下,还好,还觉得痛,就是什么都看不见,看不见捏鼻子的手,也看不见鼻尖儿,眼珠子挤命往下斜也不管用!这事儿简直奇怪极了,这只魔帽!

    狐狸连推带喊,总算把老熊弄醒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狐狸?”老熊困倦地问。“难道那些我要干掉的人已经来了?

    “我觉得,大橱里有—个人,老熊!”狐狸忐忑不安地说。

    “那么去对他说,让他出来,”老熊说。“待会儿我一定用爪子抓他!

    “我开不开橱门!”狐狸说。

    “你真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狐狸,”老熊说。“那么好吧,我只好起来了。”他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坐起来。

    旋风已经察觉,他们要察看大橱了,于是赶紧从大橱里溜了出去——他戴着魔帽,他们是绝对看不到他的——三秒钟后,他已经坐在橱顶上了。上橱顶这是他过去捉迷藏时练出的拿手好戏。

    老熊睁着两只睡眼惺忪、红通通的小眼打量着大橱。“狐狸!”他气呼呼地说。“你胡说八道个什么!橱门不是敞开着吗!”

    狐狸也不高兴地打量着老熊。“你把自己的烂眼睛擦擦吧,老熊!”他回答说。“我刚才摆弄来摆弄去,怎么也够不到橱门。”

    “你说我什么眼睛?”老熊气愤地吼叫道,一边有力地给了狐狸一巴掌。

    狐狸恼羞成怒地一步跳了过去,看到橱门真的大开着,于是吃惊地叫道:“奇怪,真奇怪!橱门怎么开开了!”

    “你瞧,狐狸,”老熊得意扬扬地说,“到底谁是烂眼睛,是我还是你?好吧,让我们再看看,大橱里面是不是有人;但愿这点你说对了。”

    老熊说着,站了起来,用他那两只大熊掌在大橱里那些漂亮的衣服间翻来翻去。老熊的利掌在森林中都锐不可挡,更不要说这些衣服了。老熊在衣服堆里又撕又扯,所有的衣服一经他的利掌触摸都立刻变成了碎布条。旋风肺都要气炸了,他知道,这些衣服值好多好多钱呢。他听到带子、挂襻“噼噼啪啪”断裂的声响……爸爸的雨伞就挂在大橱边上,熊的头几乎齐橱顶一般高了……旋风赶紧抓起雨伞使出浑身的力气往老熊的脑袋上打去……

    “啪”的一声,雨伞正好打在老熊头上。可是老熊的脑袋像是用铁做成的,他用爪子摸了摸,喊道:“狐狸,我觉得气候不对呀,怎么有蚊子啊!

    狐狸这时惊诧不已地叫了起来:“老熊,屋子里有小偷,我们的魔帽被偷走了!

    老熊转过身去,恼怒地叫道:“你今天怎么老是胡说八道,狐狸?先是把我吵醒,说橱门关着——可是它明明是开着的。然后嘛,你又说大橱里有人——可是里面根本就没人。这会儿你甚至说房间里有小偷了——可是我怎么没看见他!

    “老熊!”狐狸说。“要是小偷现在正在大橱里怎么办?

  “可是大橱里没有人!”老熊说。

  “要是他偷走了魔帽呢?”狐狸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