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幽灵节选 一

选自车站幽灵 第一章)

(新加坡)詹姆斯

张英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真想知道这东西干嘛用?”贾斯帕·水问。

“我想知道这是谁系在那儿的?”克卢尼·普和挠了挠头皮说。

恰宜妮·来朝四周看看,显得十分好奇,眼睛放射着光彩:“我想知道这根绳子伸向哪儿呢?”

他们在谈论什么?我来告诉你吧。我名叫阿什利·劳,我最最要好的朋友叫艾德琳·斯迪克。我们每天在同一个车站见面、上学。这儿也是我们常常见到我们的朋友恰宜妮、贾斯帕和克卢尼的地方。大家都十岁,而且在同一个班学习。

不过,你不知道哦,我们还住在同一个新的住宅小区。小区周围还有许多闲置的土地,这一区域,一到下雨,就显得格外阴暗朦胧,感觉非常阴森。

甚至连我们的公交车站也是新建的,与一块开阔的野地相接壤,那野地里长满了野草和密密的树林。

公交车站一切如常,可是有一天,情况异常……非常异常……就是从那时起,我们的恐惧经历开始了!

有人在公交车站的雨棚柱子上系了一根红色的绳子。

而且这根绳子一直延伸、进入了那块野地!

“这简直不可思议。” 艾德琳说,她就喜欢神秘莫测的东西。

克卢尼附和着说:“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有人在公交车站系一根绳子,为什么这根绳子又延伸进入到那块野地?我很想知道绳子的那一头有什么?

公交车进站时,我们还在热烈地讨论。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们下了公交车,发现那根红绳子仍然绑在车站柱子上。

艾德琳查看了一下手表,说:“时间还不晚,我们干嘛不沿着这根红绳子走,看看到底去了哪里?

当初我们要是没听她的话,就好喽…….

当初要是我们下车直接回家,就好喽……

“但是,我们不能去那儿,我的鞋子全新的,我不想把鞋子弄脏。”贾斯帕不赞成去。

我嘲笑他:“别傻了,我们要做的仅仅是爬过排水沟,就能搞清楚这根绳子延伸至哪儿。”

“我们要做的就是这些,” 艾德琳坚持着,板着脸,对贾斯帕说:“就这样定了。”

克卢尼用肘子轻轻推了一下贾斯帕:“反正,你是学校跳远冠军,这么一段排水沟,你可以轻而易举地跳过去。”

“但是,如果沟那边尽是泥泞、肮脏,怎么办?” 贾斯帕认真地问:“我妈妈会杀了我。”

克卢尼对他摇摇头:“别像个女孩子似的,犹犹豫豫,走吧。”

克卢尼爬进了排水沟。

排水沟比较浅,很容易过,混凝土浇制的台阶使我们轻轻松松地登上沟的另一边。不过,贾斯帕就喜欢与众不同!他先起跑,然后一跃跳过了排水沟,干净利索地在沟的另一边着地。我们循着红绳子,拨开高高的野草前行。

“在这儿系绳子,肯定有原因。”恰宜妮皱起了眉。

我们朝野地中心前进,我听到脚边细小的杂音吓得不敢动,原来是一条黑色巨型蜥蜴,立刻消失在蓬乱的草丛中。

最后,我们走到了红绳子的末端,绳子系在一颗高高的细树干上,树根周围寸草不长,地面已经被清理过,铺满了落叶和枯树枝。

附近的一切都静止了,唯有一群愤怒的巨型蚂蚁列队离我们而去。

“这儿什么也没有,为什么有人要在这棵树上系一根绳子呢?”克卢尼问,朝我看看。

“这肯定是个符号,”我猜想。

“但是,什么东西的符号呢?阿什利?”艾德琳问我。

我们站在那儿,朝四周看,思索着。

突然,我全身哆嗦。

一阵妖风吹寒了我整个身躯。

“这儿太阴森诡异。”恰宜妮说着抓紧了我的手。

地面上的落叶跳跃着、飞舞着,高高的草丛呈波浪型摇摆、倒伏。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艾德琳悄悄地问。

没人回答。

艾德琳哆嗦着,眼睛睁得大大地,声音极度地紧张和空洞:“我感觉有人或是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我们。”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8年8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凶猛的鱼王·车站幽灵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