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眼睛的男孩儿节选 三

(血色眼睛的男孩儿》第七章 )

(新加坡)詹姆斯

张英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盆底的水圈越来越小,船的速度越来越快,特洛特开始因这旋转而晕眩起来。突然,船向前一跃,头朝前地栽进那黑暗的大洞深处。水手和女孩如陀螺般旋转,但仍紧紧地搂在一起,他们从船上脱离出来,栽了下去——往下——再往下,直到大海最幽深处。

    一开始,他们如箭般下坠,但很快,他们的下落速度变缓。特洛特感觉到有只无形的手在她的左右,支撑着她,保护着她。她看不到任何东西,因为海水蒙住了她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视线,但她紧紧地抓住比尔船长的大衣,同时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她。所以他们逐渐地下沉、下沉,直至完全停止,随后开始再次上浮。

   

我们从巨轮残骸的一个豁口游了进去,慢慢地我们的眼睛适应了黑暗。

肖恩沿着一条长廊游。这是一个冰冷失落的世界,墙上和天花板上吸附着长满铁锈的触手。船舱的有些门开着,我们可以看到灰暗的船舱内东西四处浮动。格蕾丝失声尖叫。

“那是什么呀?”当一条面目可憎的鱼从我们的脚底下钻过时,她大声嚷了起来。

“像耗子一样有尾巴的鱼,”肖恩大笑。“你不去惊扰它,它也不会来打扰你。海底下肯定有各种各样的生物,蟹啦、海星啦、海葵啦……”

“我的妈呀!”维维安呻吟了一声,看着一个巨大无比的海绵状生物从身边漂过。

我们游进了一个大房间,房间的墙壁上积满了污垢和腐烂的东西。“你想游个泳吗,拉虎?”肖恩笑着问,“这儿有个挺不错的游泳池,隔壁还有一个墨西哥浴室。”

我凝视着幽暗的下方,看到了一个游泳池,磁砖上面覆盖着厚厚的污泥,周围是生锈的栏杆。当我想象着它曾经那般光鲜的模样时不由得心里直冒险寒气。

我们又沿着另一条通道游去,下了一截楼梯潜入幽冥的船舱深处。

“这些是三等舱,男乘客住在船首,女乘客住在船尾。”肖恩告诉我们。“只有有钱人才住上面的客舱。”

我们朝船舱的深处一点儿一点儿摸进去,直到肖恩推开一扇舱门,带我们进入一间狭小的房间。这里面有四张生锈的床铺,一边两张,全都是双叠床。四张床占去了大部分的空间,在两张叠床的中间靠墙位置摆放着一个积满污垢的洗脸盆。

蒙蒙仔细打量着四周。“实在是太小了。”她说,嘴里喷出的水泡惊动了一只海星。

肖恩点点头。“这个房间我们四个人住。当船开始下沉时,我们都在船的最底层,我们怎么来得及爬上这么多级楼梯跑到甲板上去呢?”他忧伤地叹了口气。“还远不止如此,他们仅仅为一半的乘客配备了救生艇,真是可耻!”

我端详着他那张忧戚的脸。“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没被淹死的?”我问他,“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够在水下呼吸、说话?”

肖恩的目光有些恍惚。“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1942年4月14日,星期天晚上,也是我在爱尔兰的妹妹的生日。我那只旧表显示我们是在20点12分撞上冰山的,二个半小时后,我们全都沉入海水。”他指着叠床的上铺说,“当海水罐满我们的小客舱时,我爬到了那上面,并随手把我的毛衣套在头上,没想到瞬间我就呼吸到了空气。慢慢地,一点儿点儿我就习惯在水底下呼吸了。

我们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蒙蒙颤巍巍地问:“这就是为什么你要我们抓牢毛衣的原因吧?”

“它有某种魔力,你们也都看到了吧。”肖恩说。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他,他说的每件事似乎都很怪诞。他的毛衣真有魔力吗?我不知道,我也不想松开毛衣看个究竟。

“这么说你不是鬼魂什么的喽?”格蕾丝问他,眼睛睁得大大的。

肖恩哈哈大笑。“我可不是什么鬼魂!”说完他又一脸的严肃,眼睛也紧张得眯了起来。“但有另一些……”

“我们现在该回家了吧?”我赶紧接过话头。我可不想听有关游荡在泰坦尼克号上鬼魂的故事。跟着肖恩潜到海底已经够令人胆颤心惊了。我想趁现在还来得及离开这儿,找到回家的路,回到我们安全的世界。

可没等他应答,一声巨响震透整个船舱——哐噹!

那是一种金属质感的声音,是在船体的另一边发出的巨大撞击声,就好比是这艘巨轮又一次撞上了冰山。

我们尖叫起来,一圈一圈的水泡四处乱舞。

接着又传来一声撞击声。一声,接着一声。

听上去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船身上砸开一条道来。

蒙蒙把肖恩的毛衣攥得更紧了。“会出什么事吗?”她低声问。

“是他们!”肖恩胆颤心惊地回答,害怕得两眼发红圆睁。“是泰坦尼克上的混小子……”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8年8月出版的《午夜惊魂系列·恐怖的游乐场·血色眼睛的男孩》 责任编辑 谢倩霓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