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看地图

(选自《小蝙蝠精旅行历险记》)

(德)安·佐·博登布格 著

安生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 安生:原名戴虹。1954年9月生于上海,1977年2月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德语系,毕业后就职于上海译文出版社。现为中国德国史研究会理事、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编审。曾翻译作品有:《工业化史》、《盖世太保史》(与人合译)、《太阳下的旗帜》、《避难所》、《两只小老鼠》、《小蝙蝠精旅行历险记》、《代号毒爪》、《俄罗斯童话选》、《灿烂的古希腊文明》等。

    春天,一个温暖的晚上,茉莉花散发着甜美的芬香,居民点的房屋沐浴在柔和、银色的月光中。

    市政厅大钟的长针正好指在12上。钟声响了起来:一,二……

    小蝙蝠精坐在栗子树的树梢上轻轻地数着钟声“七、八、九”,九点钟。这时候去看望他的朋友安东不算太早吧?安东的父母肯定又外出看电影或去朋友那儿了。他们几乎每个星期六都是这样的。

    幸好这样!小蝙蝠精想。因为只有这样,安东才有可能在晚上陪他进行许多冒险活动。比如在蝙蝠精日,把安东装扮成蝙蝠精,和他一起跳舞,而其他蝙蝠精居然没有察觉安东是个人。在跳舞时,当安娜现出一副亲密的样子,安东看上去多么滑稽啊!

    小蝙蝠精咯咯地笑。他穿着羊毛袜裤和两件斗篷——其中一件安东披着一定合适。他决定飞到安东的窗口去试探一下。

    安东房间的窗帘拉拢着,但小蝙蝠精发现一条缝隙,透过缝隙他可以窥视整个房间。

    他看见安东坐在地上,借着台灯的灯光埋头在看一张大地图。

    蝙蝠精用他长长的指甲敲击玻璃宙并将手围着嘴巴叫道:“我是吕迪格尔!

    安东起先吓了一跳,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但他抬头一看,立刻露出了笑容。他来到窗前,打开了窗子。

    “你好,”他说,“我以为是多罗特姨妈在敲窗呢。”

    蝙蝠精笑了。他爬进屋子,说:“今天你不必害怕多罗特姨妈。她已飞向一个乡村舞会。”

    “去跳舞?

    “不一定,也许她埋伏在一个地方,直到第一批客人回家。然后……”他发出沙哑的笑声。而安东看见了他的尖牙:锋利而尖锐。安东跟往常一样毛骨悚然。“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吸那些人的血。”小蝙蝠精高兴地接下去说,“上一次她吸得太多,结果酒精中毒,在棺材里躺了两夜。”

  “哇,”安东轻轻地说。亏得他完全想不起来,蝙蝠精——他最好的朋友——是靠吸血维持生命的。幸运的是,吕迪格尔每次都是吸饱了之后才上他这儿来。

    小蝙蝠精指着地图说:“做功课吗?

    “不是,”安东板着脸说,“今天下午我跟我爸爸妈妈到一个农庄去。这儿,就在这个荒凉偏僻的地方!

    他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小蝙蝠精弯下身去,念着地名:“小奥尔登比特尔。”

    “对啊,所以才叫穷乡僻壤嘛。”安东说,“我的爸爸妈妈要在那个农庄里休假一个星期!”

    “就他们俩?

    “我当然要一起去啦。我爸爸说,我们要好好地休息一下,远离大城市的嘈杂,呼吸农村的新鲜空气,散散步……”他在讲最后一句话时,声音变得非常暴躁,小蝙蝠精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至于那么糟糕吧。”蝙蝠精说。

    “就你知道!”安东叫起来,脸气得通红,“那里到处都是笨蛋,唠唠叨叨的家伙和狂嘶的马!现在没办法了!

    “也许你可以骑马呢?    “呸,骑马!骑耕马!

    “或者可以乘拖拉机。”

    “没劲!我想到任何一个可以真正休息一下的地方去休假。但是却要去小奥尔登比特尔

    他发怒地用手指点着地图。“你听听,旁边那个村子叫什么大奥尔登比特尔,死者比特尔,旧莫滕,新莫滕,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呢?

    他哭了,然后飞快地用手擦去眼泪,没让小蝙蝠精看见。他父母计划一个星期的休假,却连问都不问他一声!在一个荒芜的地区,挑选了一个农庄,居然还期望他会感到高兴!

    呵,他早已知道他们应该到哪里去!他们应该去一个真正的疗养地,那里有游泳池、大饭店、电影院、迪斯科舞厅!但是他们最后也没有考虑到他和他的需求。

    “我也许有个非常讨人喜欢的设想。”蝙蝠精说。

    “可我没有。”安东粗暴地说。

然后他呆住了。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你能将你的设想变为现实吗?”他问。

    “那当然。地名听起来有指望。那里好像有编蛹精,你也许能认识几个,如果你在夜幕降临之后经过死者比尔持的墓地!

    “我?”安东难以捉摸地说,接着又嘲笑地补充道,“我们!

    蝙蝠精显得莫名其妙的样子。

    “怎么是我们呢?

    “非常简单!”安东说,“你跟我一起去!跟你在一起,我将度过我一生中最愉快的假期!

    “但是……”蝙蝠精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你不要说了。难道你还有更好的设想?”安东大声叫道。

    “我是为了你。”

    “什么为了我呀,也是为了你么。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当然是啦。”

    “当你违反墓室禁令,带着你的棺材站在大街上时,不是我帮助了你吗?不是我把你藏在了我家的地下室里?

    “当然是。”

    “你看,你现在该为我做点什么事广

    蝙蝠精转过脸去,咬起指甲。“对我来说,这一切太突然了,”他哀怨地嘟哝着,“我们蝙蝠精不喜欢草率地作决定。”

    “这是谁说的?”安东嚷嚷着,“我爸爸妈妈下星期才走,因此我们有足够的时间静静地思考一切。比如,我们如何把你的棺材弄到小奥尔登比特尔去。”

    蝙蝠精吓了一跳。“如果我们半路上把它弄丢了呢?”他叫起来,“那我就要被毁了!

    “就是呀。所以我们必须把一切仔细地计划一下。我们也许能……”

    就在这时候,他们听到了房门的声音。

    “是我爸爸妈妈!”安东害怕地叫起来,“他们从来没有这么早回家的。”

    蝙蝠精一跳就跳到了窗台上,抖开了他的斗篷。

    “明天晚上再来!”安东对着他喊道,“我们要商谈许多其他的事情。”

(少年儿童出版社1998年8月出版,编辑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