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童话美学》

蒋风


 

主页

周晓波

    我最怕为人写序,尤其是学术著作。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所谓“不讨好”,不是计较得失,而是指很难完成“序”所应起的作用。我认为一部学术著作的“序”,既要对学术著作本身的学术价值作出公正而又客观的评价,又要写得生动活泼、引人入胜,为原著提升读者的阅读兴趣,真正起到导读的作用,实在是件难以“讨好”的难事。我自问学识有限,文笔笨拙,所以很怕承担这类“吃力”的事。

日前,晓波突然来电话问我:“最近忙不忙?”说实话,我如今离休在家,说忙也不算忙,说闲也不闲,手头也总有做不完的工作。我便问:“你要我做什么?”她就提出要我为她的新著《现代童话美学研究》写篇“序”。我听了这要求后,略微迟疑了一下,有点不忍心一口回绝。因为,她父亲诗人圣野是我相交半个多世纪的老友,而且晓波走上儿童文学研究的道路,当然有她家学渊源的原因,但我也可算是个引路人。早在十年动乱结束,恢复高考,晓波便以同等学历,凭自己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浙江师范学院(浙江师范大学前身)中文系就读。我不仅在她班上讲授《儿童文学》课程,而且还在课余成立了儿童文学兴趣小组,她就是小组里的积极分子。1982年1月,她中文本科毕业时,我已在浙江师范学院筹组了全国第一个儿童文学研究机构,她父亲希望女儿能留在儿童文学研究室工作,期望她将来能继承父业。经过我的一番努力,最终如愿以偿,她留校工作。二十多年来,我看着她一步一个脚印前进,经她自己刻苦努力奋斗,从助教到讲师、到副教授,而今已成为一位全国知名的儿童文学学者。每年都可以在专业报刊上读到她的新作和论文,还出版了《当代儿童文学面面观》等专著。是一位勤奋好学的中青年学者。如今又有新成果即将问世,要我写篇序,怎能忍心回绝。但在我怕写“序”的畏难情绪尚未完全打消前,我便说:那么,先看看书稿再说吧。第二天,她便将厚厚的一叠书稿送来了。我就认真地读了起来,且深深地为她所选的这个研究课题吸引住了。

童话是一种以幻想为特征的极具艺术魅力的文体,周扬曾说过,“丹麦出了一个安徒生,赢得了世界的、不是限于少年儿童的广大读者。”童话为何具有如此巨大的艺术魅力?这是一个具有美学意义的,值得我们文学研究工作深入研究的课题。

为了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曾读过不少专著,作过一些思考。例如,我曾拜读过童话作家洪汛涛先生的《童话艺术思考》。他明确提出,童话是美的,“童话总是和美结合在一起。爱美是童话的天性。很多读者是到童话中来寻找美的。很多读者是为了找到美才来读童话。童话学是儿童们的美学。童话作家是儿童的美学启蒙老师。”在他的另一部《童话学》中,他进一步强调:“童话,必须是美的。”它“应该包括其它文学艺术样式的美,并有它的特殊的独异的美。”对此,他还做了阐析:童话的美“是一种幻想美、夸张美、变形美,是一种超现实的文学美。”这些论述,使我对童话美学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但是,我还是感到不满足,想进一步了解:童话为什么必须是美的?童话美为什么独异于其它文学的美?独异在什么地方?童话美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这些问题不仅我相信有很多读者希望得到解答,有待于学术界作深入的研究和探讨,并希望有人写出一部《童话美学》的专著来。

童话美学是一种特殊的美学。它既从属于美学,是美学的一个分支,但它又不同于一般的美学。它与美学有共性,但它又有自己的个性,有它自己的特殊规律。近二十多年来,美学的专著出版了不少,但至今尚未有一部《童话美学》,这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当我拿到晓波的这部《现代童话美学研究》书稿时,就感到一阵惊喜,为她所作的开创性的事业拍手叫好。

晓波的这部专著,以美学为基础,以童话观念的演进及审美形成为背景,以古今中外著名童话创作为研究对象,将童话理论从美学的角度作了科学的概括,不仅试图在宏阔的童话发展史的视野中观照和把握童话美的本质,而且把握创作主体的审美过程,剖析童话作家的审美感受、审美想象、审美情感,从而进一步分析童话形象、童话叙事、童话结构、童话类型的美学特征,将童话审美构成概括为荒诞美、象征美、喜剧美、悲剧美等四大基本形态,并对童话创作的艺术流派和艺术个性作了相应的分析。最后用西方接受美学的观点,对童话审美价值的实现,作了简要阐析。全书为童话美学建构了一个较为系统的学科体系。这是周晓波女士多年来从事童话创作和研究的心血结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童话美学的一部开山之作。它的出版,为我国学术领域填补了一个空白。这是中国童话界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相信对关注这一方面的读者是会引起热烈反响的。

当然,任何一部理论著作都不可能一下子就达到尽善尽美的境地。路也是要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这部专著由于是初创之作,有某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也是可以理解的。例如,对童话风格美学的阐述,还是沿袭80年代的旧说,归纳为“热闹派”、“抒情派”、“民族派”,这样的分析是否有些笼统?事实上童话风格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已更绚丽多彩,远远无法用这样三个流派所能涵盖。根据著者的学养和丰富的教学科研经验,完全有能力做更科学、更全面、更新颖的分析概括。这可能与急于付梓有关。

晓波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学者,她把事业看作是至高无上的,每做一件工作,决不会半途而废。相信她在再版之时,定会弥补本书的不足之处,把这部专著以一个更新的面貌呈现在读者的面前。万事起头难,童话美学已有了一个良好的起头,还是让我们先为这个难得起头喝彩吧!

2001.2.10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