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火影忍者之我是鸣人1

编辑:作文网 | 来源:初二作文

一个陡峭的悬崖之上,一个身穿橘色运动装的小鬼,正对着崖下的林海发呆,如果近处看的话,就会发现少年在自言自语的念着什么。[阅读文字版,请上爬书网]

良久,当山间风起的时候,少年稚嫩的脸庞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小九,好久不见呀。”

“吼,小鬼,你唤醒我做什么?”

少年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小九,你不记得了吗?”

“吼,我是九尾,不是什么小九。”一股滔天的怒气从少年体内,怒气所形成的冲击波截断了所有吹向少年的微风,“你再提那个名字,我就杀了你。”

“你做得到吗?”少年脸上灿烂的微笑,丝毫没有被那个声音中的杀气所惊吓,那笑容,仿佛是遇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朋友……

不知为何,少年体内发出的有如实质的气息缓缓地收敛回体内,“你醒了?”那个充满怒气的声音却突然变得悲凉、兴奋和带着丝丝不可置信的味道。

“是啊,好像睡了很久很久啊。小九,你的情况怎么样?”

“不是很好吧,我也迷失了太久了。”

“呵呵,我们共同努力吧。”

“当然了,只要你与我同在。”那个声音现在却出奇的温柔,温柔的仿佛隔世的恋人之间的侬语。

“呼~”我呼了口气,从那种空灵,仿若不存在天地之间的状态之中回醒过来,“不知是该庆幸呢?还是悲哀?这片荒芜之地居然也变得如此有趣,沧海桑田啊,同样,不知道是否物是人非了?”

“这身衣服真的很别扭啊,真不知道以前是如何穿下来的,而且我的人生好像也太悲惨了些吧。”

“鸣人吗?这个名字还算不错,那就让我一鸣惊人吧。”

……

“大叔,有没有长袍卖啊?”

“长袍,是这样的吗?”

“不是,是那种……”我努力地向对方表达着印象中长袍的款式样子,那是我以前常穿的衣服,貌似这个世界没有哎。

“小家伙,你说的是不是东方的那种丝质的长衣?”

“对,大叔,你这里有没有卖?”

“唉,小家伙,虽然不知道你从何得知的那种衣服,不过那样的衣服很难买到的,东方啊,离我们这里太遥远了。”

“是吗?”我沮丧的笑着。

“不过,我这里有种这样的长袍,你看看,合不合心意?”大叔这个店貌似好像很少有人来,对我好像太过热情了呀,不过也是啊,卖的都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哇,有人才怪。

“这东西,好像是西方的一种很高贵的职业才能穿的,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怎么样?”

“不错。”我摩挲着手中柔软的衣料,洁白的衣料,隐约的金边,貌似好像是魔法师的长袍哎,这个地方变得好奇怪啊,连这样的东西都有,“大叔,你有多少,我都要了。”

“喂,小鬼,你不是说笑吧,这东西可是很珍贵的,你有那么多钱吗?”

“给。”我扔给大叔一叠钞票,“衣服都拿来,我全要了。”最终,大叔只是拿出了三件,两件白色,一件红色。

换上白色的长袍,随手把那件粗糙的仿佛麻布的运动衣扔给大叔,这个地方变得丰富多彩了,可是貌似资源很是短缺啊,居然连棉布都这么少见,唉,抚恤金好像也花的差不多了,应该还够买一把武器的吧,这月只能咬咬牙过了,可恶啊。不过,一个月后,从忍者学校毕业的话,手头就应该可以宽松起来吧,在我的记忆中,忍者可是来钱很快的职业。

在去铁匠铺的路上,一个脸上有道疤的男人拦住了我,面容古怪的打量着我,让我心中不爽,“伊鲁卡老师,我脸上有花吗?”

“鸣人?!真的是你?!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了?!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我摇头,躲开伊鲁卡抓着我脑袋的大手,“伊鲁卡老师,以后不准随便摸我的脑袋。”

“为什么?”

“因为我长大了。”可恶啊,记忆中好像好多家伙喜欢揉、捶、砸自己的脑袋,怪不得自己长得这么矮。

“是吗?”伊鲁卡突然变得怒容满面,“你居然知道自己长大了?啊,那村子后面的石壁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不是你涂鸦的?啊?别跑,鸣人你这个笨蛋,给我站住……”

该死,怎么忘记了,我正是在后山石壁上搞恶作剧,不小心失足落下碰到脑袋后才觉醒的啊,怪不得伊鲁卡老师的笑容那么诡异,呃,好像还很扭曲,逃跑之中,我回头望了一眼。

“喂,小鬼,出去,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可是……”

“没什么可是,快出去。”

武器作坊好像真的不是十二岁的少年能随便出入的啊,“喂,大叔,表情不用这么恐怖吧,你不认识我了?我上次还跟伊鲁卡老师来这里买过暗器、飞镖。”

“哦,是你啊。”

“大叔,我这次来,是伊鲁卡老师吩咐我来买把武器的,他有事不能前来。”看到大叔的表情缓和后,依然没有放我进去的打算,我只好祭起最后的武器,虽然这样会被伊鲁卡大声责骂,但是为了武器,拼了。

“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看。”

看到我掏出的钞票之后,大叔终于相信了,也许在他心中,一个小孩子如果没有大人的许可,是不可能带这么多钱上街的吧。

“可挑到满意的武器了?”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虽然嘴上说着,可是翻来覆去,却找不到满意的武器,这个武器作坊内的武器质量还是很不错的,只是除了飞镖、苦无之类的暗器,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刀类武器;对于追求速度的忍者来说,不管是长太刀还是短太刀,都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刀身很轻,这对我来说却是缺点。

就在要失望而归时,我瞥见角落里一把比普通的刀具厚了三四倍的刀,“大叔,就这把了。”

“喂,那把刀啊?是我从海边捡到的,也不知是从哪里漂流来的,捡到之后,还从没有人想要买这把刀,也难怪,这把刀的刀身是直的,不利于劈砍,不过砍柴的话,蛮好用的,你要这样的废刀做什么?”

看到大叔的神色由疑惑变成怀疑,我赶紧解释道:“大叔,伊鲁卡老师让我来买刀,是为了训练学员的力气用的,因此重一些的刀比较利于训练,所以……哈哈。”

“这样?你随便给点钱吧。”

“谢谢大叔。”交钱之后,我抱起‘砍柴刀’赶紧跑了出去,谁知道伊鲁卡什么时候跟踪而来,好死不死的,出门我就看到武器作坊对面正四处观望的伊鲁卡。

“哼。”躲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忍法,变身术。”

第二章

“火影大人。”

“怎么了,伊鲁卡?”

“鸣人有两天没到学院上课,我以为他生病了,于是道他家中,却发现这个。”伊鲁卡拿出一张便条,交给端坐着的满脸皱纹的老头,正是木叶村的三代火影。

三代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道:“伊鲁卡老师,如果找不到我,不用担心,我正在外面修行,为了一个月后能从忍者学院毕业,我打算进行刻苦的修炼,因此,请不要为我担心,一个月后,我会准时回来的。”

“呵呵,这个小家伙居然知道刻苦修炼了啊。”

“火影大人!”

“伊鲁卡啊,不用担心,从鸣人离开村子的那一刻,我就注意到他了,此时他正在村子后面的深林中进行修炼,我看你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真的吗?可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独自生活在深山野林是否太危险了?”

“放心吧,伊鲁卡,村子里可是有很多人在关注着他的。”

“是为了那个东西吗?”伊鲁卡的语气低沉起来。

“是啊,它对村子的伤害太深了,很多人并没有真的放弃对它的戒备。”三代幽幽的叹了口气。

“火影大人……”

“伊鲁卡,你的担心我明白,不管是为了四代的遗愿还是为了这个孩子,我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他的。”

“还有一件事,火影大人,鸣人好像从武器作坊内买了一把刀,难道他打算修炼武道吗?”

“这个啊?”三代摩挲着下巴,让开了身子,他身后的一个水晶球顿时呈现在伊鲁卡眼前,透过水晶球光滑的球面,可以隐约看到一个少年正在努力地练习着几种基础的忍术。

“这……”

“对于鸣人,我也是很担心的,至于你说的武道?我可不这样认为哦,这个孩子有着很惊人的天赋,以前我们都被他体内的那东西所蒙蔽了,或许,他会开创一种新的忍术吧。”

“开创新的忍术?”伊鲁卡惊讶的望着三代,可是三代却好像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神情恍惚的望着窗外的木叶村发呆。伊鲁卡不知道三代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也听人说起过,三代火影曾经有个非常天才的弟子,那个被寄予厚望的弟子后来却叛出了木叶……

“鸣人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开创新的忍术?在没有任何人指导、教育之下,仅凭借书中的理论知识吗?昨天鸣人好像还在历代火影大人的石像上搞恶作剧,他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变化?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如此改变呢?但愿不会是……”伊鲁卡满是心事的退出了三代火影的办公室,望着渐落的夕阳,他的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

一个月后,我重新回到了忍者学院,伴随着的是伊鲁卡老师的大声怒吼,“鸣人,你这个大笨蛋,你居然逃课一个月,你知道不知道,明天就是毕业考试了。”

“知道啊。”

“知道,知道你还不声不响的逃课一个多月,你的成绩本来就是班上最差的了,难道你想重读一年吗?”

“不想。”

“你这个大笨蛋。”伊鲁卡老师貌似对我不轻不重的态度没有办法,“下面我们进行变身术的复习考试,不及格的给我去操场跑一百圈,跑不够,不许吃饭。”

“不是吧!”

“老师?为什么啊?”

“为什么鸣人犯错,总是要连累我们啊?”

“嚷嚷什么,快出来站成一排,考试!”

“第一个,春野樱。”

“到。”

……“嗯,不错,春野樱同学完成的非常不错,鸣人你要好好学着点,第二个,宇智波佐助。”

“也非常不错,好了,鸣人,到你了。”

“来了,来了,不就是变身术吗?谁不会呀。”

“你这个大笨蛋,给我认真一点。”

台上我在表演,下面的学生细声私语起来,“鸣人这家伙,平时每到这个时候,不是总是搞怪的吗?今天怎么转性了?”

“那家伙,居然穿着一身睡衣跑来上课,真是太逊了。”春野樱表情十分的不忿。

“鸣人,加油。”这是害羞的雏田。

“这个家伙,总是搞出一摊子麻烦。”

“哼!”扑克脸佐助。

“好了,大家都完成的不错,希望大家不要骄傲,继续努力,明天就是毕业考试了,大家回去早早准备吧,对了,鸣人,等下,你到我办公室来下。”

“耶!下课了……”

“喂,雏田。”

“啊?!”

被我喊住的雏田满脸通红的走了过来,双手紧张不安的揉搓着衣角,却是我感到上课时老是有个人在看我,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不会注意,没想到是平时害羞内向的雏田,“雏田,我现在的样子很奇怪吗?”

“没,没,没有……”

不是吧,不就是说几句话吗,至于这么紧张吗?而且,雏田好像还是日向家族的大小姐哎,看着可爱的雏田紧张的小脸通红,平时有些诡异的白色瞳仁也变得水汪汪的,“这个丫头,不会是在暗恋我吧。”雏田平时虽然内向害羞,但是与人说话交流好像没有这么紧张不安啊。

“雏田,下午有空吗?”

“啊!”

没想到听我说完这句话后,雏田本来就红彤彤的小脸,直接变得通红,好像还有加深的趋势,身子也摇摇晃晃的,一副站立不稳的样子,从这些异常中,我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日向雏田真的在暗恋我矮。

“怎么,没有空吗?”

“不,我……有……”

“鸣人,你赶紧滚到我的办公室来。”

被打扰了泡妞的我自然没啥好心情,而伊鲁卡老师的火气好像也格外的大,狠狠的训了我一顿,告诉了我一些明天要注意的事项,然后一脸怒色、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喂,老师,伊鲁卡老师的火气今天好像格外的大哎,发生什么事了?不会被甩了吧?”

“你不知道吗?”

“这个,我最近一个月没有来上课。”

“是这样啊,伊鲁卡的好朋友,水木老师,好像做出了危害村子的事,水木已经被关起来了,伊鲁卡老师好像一直在为此奔走,唉,水木老师平时是个很好的人啊,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吗?”谁知道呢,知道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后,我安心的走出忍者学校,明天就要毕业,开始忍者的生活了,真是有些期待呢。

推荐阅读: